×
淘心話

愛情寄生蟲

文/黎智英

畫山似山、畫水似水,是畫匠之功,也是藝術創作。不過,無論藝術品的山水多似山、多似水,那也不再是山,不再是水,而是畫家感情的表達。

山水僅是藝術的反射點,在藝術的光芒下是否面目朦朧並不重要。藝術是感情的表達,不是形式。山水的具體形式卻不是藝術的目的。

科學追求的是真理的頓悟,藝術追求的是美的感動;是什麼種類的科學、什麼形式的藝術,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們追求的目標。

有些人便以愛情為藝術。老張與我同年,我和他是老相識(不敢說是朋友,否則被老婆懷疑和他同流合污,便一世也水洗不清了)。他的女朋友輪流轉,幾乎全都長得好漂亮,但他又好像全不在乎。他愛上的顯然是愛情,而不是那些女人。

他與愛情談戀愛,那些女人僅是激發他的愛情的反射點。他的愛情早已昇華,超乎與女朋友接觸的現實層次,進入愛情天國的理想世界。對他來說這才是真實的愛情。
失去一個女人,他會跑來找我陪他。他說話不多,但傷心的神情都刻畫在臉上,跟平時快樂似神仙的他判若兩人。那個時候,他看似一個失去靈感的藝術家多於一個失去愛情的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