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在受邀行列

文╱‭ ‬Wurstie


這世界上,就有像我跟丈夫這樣直腦筋的兒童,真摯地以為結婚跟公證可以畫上等號。兩個人傻楞地開口跟家人說要結婚的消息,換來眾多的瞬間白眼。為求家庭和諧,我們各退一步互相妥協,決定舉辦小型婚禮。但,小要小到多小才是你眼中的小型婚禮,同時又是我可以接受的小型婚禮?最後定型在五桌,五桌是親朋好友全部加起來只有五桌,恰恰好五十人。我們包下了一家小的山間餐廳,度過了一個溫馨的下午。當下,我跟丈夫自認皆大歡喜。我們終於結束這些多餘的儀式,放鬆地享受兩人生活。

兩天後,我接到一封毀滅我好心情的電子郵件,開頭標題就是:絕交!
絕交?為什麼要絕交?信裡面鉅細靡遺地把我的邪惡罪狀明細條列,噢,我對你如此這般真情意,我對你不離不棄,我跟你多年友誼到今天,你結婚竟然不用邀請我?
嘿!我的好朋友。第一、你應該也清楚我經費有限導致人數有限;第二、如果你對我情真,不管我怎樣待你,你也不會跟我絕交;第三、如果輪得到你抱怨,我已經可以預見會有更多絕交信函慢慢湧到我的信箱裡。
當然,這只是我心中的OS,我還是溫柔的回覆了這封郵件,因為我可以體會那種眾人皆在我獨漏的遺憾。我為此也感到抱歉,早在擬定人選的時候我就已經預見這樣的遺憾,但卻苦於沒有時間一一致電給眾人。也怕的是,在結婚前打去,說漏了消息,最後換回的還是電話中苦苦怨懟或是不請自來。所以索性就混混沌沌地讓它過去,將來再處理。我太清楚,不管怎麼做都有人不高興,不管是請五十個人還是請五百個。我結婚的時候二十三歲,想來我從幼稚園到現在還把握住的人脈少說都要千人,更不要提丈夫那邊加加總總(現在想到還是覺得偏頭痛)。

人選的取捨,是很傷人,因為顯得很真實。真實地看到遠近親疏地分別,真實地瞭解了自己分量的輕重,更真實地感受到這個擇選人心中的真意。我在擬定清單的時候,其實是憑著直覺寫出名字的。是想著,我希望這個人能來,陪著我出嫁。但也就因為是這麼單純的方式,其實說明了最單純的心。但,又有誰體諒新人也只是想要簡簡單單的結婚,也只是想要在結婚的那天盡量不違背自己心意的選取自己希望觀禮的人們,而不是企圖在結婚這天對自己的朋友劃界線。不管能不能出席,新人希望的,也不過就是一句你的真心祝福!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