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致施明德先生的一封信

文/大腳

圖說:願同志運動不再被任何人利用。圖引自於維基百科,作者為Atinncnu。

施先生,你好,

今天早上看到你直言建議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女士公開承認自己性傾向的新聞,關於此事,我有些想法跟心得想和你討論、分享,無論你看不看得到這篇文章,也無論你願不願意看這篇文章,都希望你不要介意。

你特別召開記者會呼籲民進黨主席,同時爭取民進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蔡英文女士公開承認自己的性傾向,你說:「如果蔡英文直接表態,我一定支持她」,還提到:「性向就像財產一樣,應當要公布,要當國家領導人,就沒有個人隱私。」我對我國法律不甚瞭解,關於選罷法有沒有規定只要有意參選總統大選的民眾,就有義務向大眾說明自己性傾向一事,就留給法律界的專家跟你討論,今天,我只是想要以一位女同志的身分跟你分享身為同性戀者在台灣這塊土地今日所擁有的生活。

進入社會前,大人總跟我們說我們擁有的同性情誼是暫時的,那是因為我們還處於叛逆的青春期,我們對於自己的身體、對於「性」有很多的好奇,等我們長大我們就會「好了」,我不知道對那些大人來說我現在算是好了沒,我只覺得我現在很好,我擁有很甜蜜的感情生活,我的女朋友跟我非常相愛。但有很多同志朋友沒有「好了」,狀況糟到他們只能用結束自己的生命來解脫自己。

進入社會後,我看到身邊的異性戀朋友一個一個結婚、生孩子,享受勞基法中的異性戀福利條款,我只能默默與女朋友緊緊地手牽著手,在沒有任何一位證人、朋友跟我們說恭喜的情況下,相互承諾會陪伴對方一輩子。我還是覺得我的生命很美好,因為我有一個全心全意愛我的人,她信任我、陪伴我,在我成功的時候讚美我,在我失敗的時候撫慰我,就算我在夜深人靜的時刻對於未來勢必會孤苦無依感到膽怯跟害怕,只要看到她,我就願意更勇敢、更努力。

過了三十歲,每當母親在電視上看到新生寶寶、驚呼好可愛的時候,我總是想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的家人知道我是女同志,他們在接受、瞭解之餘,還是不免感到很惋惜,因為這個社會還是以看到「不正常人」的眼光看待同性戀者,他們仍然愛我,但是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像破了一個洞,只要同性戀的污名繼續存在於這個社會、這片土地,這個洞就不會被填滿。與家人關係的洞延伸到我心裡的洞,每當我的老父老母單獨一個人在家而我跟女朋友正在約會時,我心中就會充滿內疚感,心裡的洞也就像真的傷口般撕扯,好痛。因為有如此的體認,我努力參與公共事務,生活只要遇到看起來值得信任的人就會跟他們表明我的性傾向,就是希望能夠用我的身體衝撞出一些裂縫,讓異性戀霸權能夠鬆動,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或許這樣,有一天我的家人就不會再被社會影響、不會再感受到遺憾。

社會上還有很多為同志運動努力的朋友們,無論他們在產業界或是社福界,每一個人都花盡心思嘗試用自己的方法推廣同志平等人權議題,有前輩、有後進,我們四散各地,卻也萬眾一心。但是,我們不會要求任何一個人向全國的民眾表明自己的性傾向,因為我們都知道這是多麼不公平的一件事,也因為我們都曾經歷過那樣的苦痛,我們不忍心。

所以,施先生,請你記得,「直接表態,我一定支持她」這句話,請你等到你的女兒出櫃的時候摟著她跟她說,因為從不關心台灣同志運動的你,現在沒有如此發言的權力。

以上,
願同志運動不再被任何人利用。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