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慾望‧越南】之二十五:瘋狂主廚

文/Miss J

她身上應該是裝了某種可散發出告白劑的裝置,每個人都想跟她講些有的沒的事情,不分男女、不論是剛認識或認識很久。

前陣子由於感到無聊、開始在facebook上隨意搜尋住在胡志明的人,再看相片決定要不要發送要求加入好友,她因此認識了義大利人M。

但因為M已婚、她也就把這人放在一旁沒去連絡,而M前幾天忽然開始跟她聊天。

這人是某知名五星級飯店的主廚,她先前還莫名其妙地去那家餐廳吃了一頓1,500台幣的香檳brunch buffet。當M一說他是這家飯店主廚,她馬上就說”Ur restaurant is god-damned expensive.”,對方馬上噗哧笑出來。

原本只是在談吃的、她只是想問問那裡有沒有賣scone,結果M開始講起他和他老婆之所以可以維持多年美滿婚姻的秘訣,就是…找其他夫妻玩交換伴侶或是找個年輕男人玩3P。

由於這話題講得欲罷不能,M於是邀請她去他的餐廳吃飯,繼續這有趣的話題。

這是她第一次和主廚吃飯,嚴格說是主廚幫她配菜、坐在旁邊跟她聊天、經理一面戰戰兢兢地問她是否一切都好。

這人真的是個瘋子,瘋狂程度和她的法籍越南人T有得拚。
(T的故事請見【慾望‧越南】之十六:Vietnam banana punch)

故事一:
M在尋找性伴侶的網站上認識了全胡志明願意玩交換伴侶遊戲的夫妻,某次三對夫妻碰面喝酒、喝醉之後開始調情,之後一起開房間準備party。
其中某挪威丈夫因為去買酒比較晚到達,到的時候剛好看到某西班牙丈夫在和其瑞典老婆作,忽然惱了起來說”Why u fuck my wife?”、作勢要揍這西班牙人。

“I fucked her too, u can hit me.” M打圓場。
“Oh, I’m ok with u.” 挪威人繼續要扁西班牙人。

於是整個房間被這兩人砸爛、甚至到驚動公安來關切的程度,一群衣著像雞的西方女人和頭破血流的西方男人一起被扭送到警局。

故事二:
某次M夫妻找了另一對夫妻,到一家知名的日式餐廳Sushi bar。明明只是吃壽司、喝點小酒,結果居然在包廂作了起來。
當其中一個柬埔寨老婆蹲在日式桌子下幫M口交的時候,服務員忽然衝進來,結結巴巴地用越南腔英文說”Sir, what is this?”。
(其實應該是想問”What’re u doing”吧?)

想不到這包廂有攝影機,攝影機拍下的畫面在一樓的大液晶螢幕即時播出,於是絡繹不絕的客戶便看到這胡志明市的知名主廚上演活春宮。

故事三:
M夫妻和一對韓國夫妻約了要見面…算是交換伴侶前的interview,但韓國夫妻英文太爛、只能讀寫而無法聽說。

四人尷尬地在咖啡廳靜坐了將近45分鐘後,韓國丈夫忽然拿出預先寫好的字卡”So now we’re going to fuck?”,看到這字卡、M夫妻無法克制地笑出來。因為M夫妻的失控惹惱了韓國丈夫,韓國丈夫氣憤地用韓文大罵了起來…但當然不知道在罵甚麼,這次會面當然也就破局了。

東西很好吃、但M說的各種荒誕故事娛樂性太高,遠遠壓過美味的義大利菜帶來的愉悅感。

到最後,M說這是他第一次跟個應該是不可能參加這種evil private party的人說這些事情,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跟她說。

“Please come to visit me here sometimes or go out and have a drink.”
對於一個娛樂了她整晚還請她吃高級義大利料理的人來說,這句話還真是又謙卑又客套啊!

【慾望‧越南】之一:意想不到的新生活

【慾望‧越南】之二:—Fantôme

【慾望‧越南】之三:—到底是男人在意、還是女人比較在意?

【慾望‧越南】之四:六度以內的人際網絡

【慾望‧越南】之五:Free SPA service

【慾望‧越南】之六:人格分裂

【慾望‧越南】之七:Difficult to say no

【慾望‧越南】之八:Ecchi

【慾望‧越南】之九:該減肥了

【慾望‧越南】之十:A片君

【慾望‧越南】之十一:愛情是一種主權宣示

【慾望‧越南】之十二:War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