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誰說T不可能會是bi?

文/ 陳洛葳

如果說,在女女的情欲凝視之間,T相對於婆,是那個較有陽剛氣質的、主動的,被倚靠的,在床上床下都是提供服務的一方,那麼有沒有一種可能,當這個陽剛女人一轉身,眼光望向一名男子之際,瞬間開始產生了某種化學變化?她或許照見了自己有意識或無意識隱藏的另一個自己,或許不必然是陰柔或女性化,但很有可能,是與女人的欲望關係中極端不同的另一種質地。當 T在愛欲一個男人的時候,她,會是一個怎樣的女人?而,一個也愛男人的T,她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去愛一個女人呢?

我想認識認同為T的妳,當妳愛上一個女人的時候。

我更想認識不只是T的妳,當妳也會對男人有感覺的時候。

我是阿法,認同了十年的女同志,

現在選擇雙性戀作為我的標籤,因為想對自己誠實。

所以,妳在哪裡?我想認識妳。

2009年新年,我在KKcity徵友版上留下這些文字。

才沒過了三、四個小時,我接到了一通電話,三、四個MSN的留言,全都是朋友或朋友的朋友,輾轉看到我的po文,好奇地跑來打聽是怎麼一回事。這證明了兩件 事,第一,拉子圈果然很小,六個人之內一定可以在這錯綜複雜的人際網中,找到那條牽連彼此關係線,妳在圈內幹了什麼好事壞事,不出幾天,絕對路人皆知。第二,我的徵友文章確實引人注目,有些微駭人聽聞的效果。

「真的有雙性戀T這回事嗎?不太可能吧……」拉子友人Y首先發出質疑。她認為T和 愛男人這件事,理應是互斥的磁極,「T自己就已經在扮演男人了,怎麼還會愛上另一個男人?這機率太低了吧……-而且通常會說自己是T的人,在欲望對象通常就已經是滿明確的了才對,否則她應該會說自己是『不分』啊!」

若按照她的邏輯,Bi 和T這兩個名詞的確有點衝突弔詭,如果說,在女女的情欲凝視之間,T相對於婆,可能是那個較有陽剛氣質的、主動的,被倚靠的,在床上床下都是提供服務的一方,那麼有沒有一種可能,當這個陽剛女人一轉身,眼光望向一名男子之際,瞬間開始產生了某種化學變化?她或許照見了自己有意識或無意識隱藏的另一個自己, 或許不必然是陰柔或女性化,但很有可能,是與女人的欲望關係中極端不同的另一種質地。當T在愛欲一個男人的時候,她,會是一個怎樣的女人?而,一個也愛男人的T,她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去愛一個女人呢?

帶著這樣的好奇,我曾經和一些雙性戀女生討論過這個話題,大家似乎都覺得不無可能,但都不知 道她們到底身藏何處?至少我所能觸及的人際圈中,以及圈內口耳相傳的人脈裡,從未有人認識真正的bi T。「真正的」bi T?不要抓我語病,我並不打算在此把任何雙性戀僵化歸類,當然,也不會冒險下一套封閉性定義。重點是,當事人得認同自己是T,也是bi,至於何謂T何謂 bi,也是「妳說了算」的自由心證,沒有夠不夠格的問題。於是我想,那麼不如來做點小小的實驗吧!看看會收到什麼樣的回應?

接下的一週,出乎意料的,我的信箱湧進了數十封信。我決定從中挑選幾篇有趣的回文保持聯絡,當然,我希望可以見見她們的廬山真面目。這些回文令我非常驚訝,最後這篇小涼在bi版po的自剖文章更讓我眼睛一亮。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