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往往包含原諒

文╱貝莉

要當好姊妹,必定要喜歡不同類型的男生。

不知曾幾何時,這已經是女生做朋友的「潛規則」,也許是年紀大了些,知道有些地方不要觸碰挑戰,我們都知道姊妹比男人重要,但女人戀愛時,卻容易瞎了眼。

共同喜歡上同一個男生,能夠再做朋友的人有幾位?

我有一個水瓶座女性好友,證明她可以做到。雖然曾經因為飛到國外唸書,在外地同時承受自己的好友愛上男友,一個人在異鄉痛哭難受幾年後,那背叛她的女生過得很不好,回來跟我的女性朋友道歉,當時我們周遭的人都很反對她們往來,可是,我的好友選擇了原諒,她的理由很簡單,她說:「她也為了愛他痛的遍體鱗傷,付出了很多代價,沒必要拿我們這麼多年的情誼來交換。」

也許,是因為朋友過著幸福生活,所以有這樣的度量。但這幾年,她們真的感情比之前更好,通過考驗的姊妹情誼,反而更漫長。

我另一位女性朋友,也曾遇過類似的事情,但她經歷過的是「隱瞞」。她常駐在美國工作時,在台灣的未婚夫,心底其實有些煩惱,對兩人的感情有些懷疑、想法,沒有對女性友人說,反而去跟她公司的主管講,公司的主管當時以為男生只是過度想念女友,所以,答應男生幫他隱瞞心底話,結果,這隱瞞,竟造成女生跟男生分手的導火線,最後兩人分開了,女生經歷了最難過的分手,比較另我意外的是,中間的過程中,她沒有怪罪那位主管。

她說,她當然其中有不諒解,女性主管也一直跟她道歉,她想了想,兩個人一起共同度過這麼多時光,主管對她來說亦師亦友,之後她們還是維持很好的友誼,甚至中間女生在工作過程中有度過低潮,主管還冷靜地幫她分析,甚至在她工作失常時,包容了她那塊地方,主管後來跳出來成立新公司,人手不足時,女生也友情跨刀幫忙。

為什麼我會講到這兩件事情呢?
那是因為我突然想到了「原諒」。

女人的友情很有趣,我們多數會輕易地在感情中原諒戀人對我們的傷害,可是有時候原諒朋友居然比原諒那個傷害妳的男人還難。

「她明明知道我討厭A女,為什麼還要跟她做朋友?」
「我不原諒她,因為她告訴別人我的祕密,她攻擊傷害我。」
「她真的很過分,為什麼都不站在我這邊?」
「是她男朋友自己愛一直跟我講話,有種管住男友不要來鬧我啊!」
「想當初她心情不好時,我一直陪著她,如今是什麼?不就是『真心換絕情』。」
「她也不想想當年也是在當小三,如今有什麼道德標準說我?」

好多好多,女生要翻臉的小細節太多了,上面還是比較有「理由」的翻臉,我聽過更多更小的,可好奇怪,同樣是「愛」,這些理由放在男朋友身上,可能是哄兩下之後就回去,可是女生朋友卻可以搞到老死不相往來。

然後就這樣輕易地散了,其實最後這些話語都是從朋友那邊捕風捉影來的話,兩個人有面對面談過嗎?沒人知道。
因為當兩個朋友已經不願意面對面,或者是聽到別人說的,就確信是當事人自己說的時候,友情有可能就開始薄弱如紙了。等到哪天真的開始想要跟對方聯絡時,彼此的關係或許就換了套,當時那樣的情誼已經多了許多雜質,偏偏友情跟愛情不同,總是少了很多盲目碰撞的傻氣。

不過除了翻臉,其實,我覺得最令人感慨的友情隕落是「放棄」。

昨晚好友生日,我們幾位朋友相聚,提起某位舊友。每個人都有些唏噓感嘆。她,曾經很美好,漂亮、聰明、有趣、貼心,只是某天,有個齒輪脫勾了,她的生活開始失序,她討厭生命中的一切,她一喝酒就開始傷害別人並且全然忘記,她不想為生活努力,她老是在抱怨,她的家庭、她的成長過程、她悲泣的戀愛過程、她生命沒有夢想……。

聽到朋友都累了倦了,聽到朋友都不知道該遠離還是如何?而她心裡只覺得是朋友們不夠義氣。

只是……,其實不是那樣的,每個人在生命中,都有很多我們戲稱為「壞掉」的時候,在人生的低潮中,朋友可以給予慰藉,但能走出來的只有自己,所以有時候,朋友不是放棄你,只是希望給你一個距離,讓你可以看清自身,可以走出來,只是那是一個轉念,就像許多智者們說的,所有的低潮,只是為了讓我們過了之後可以有更美好的成長,只是當心裡都只是負面思考時,這些都是屁話。

於是,在黑洞中,我們忘記原諒,而學不會原諒,我們就失去了更多。我們會失去愛情、友情,會失去世界的愛。

我想,所謂的姊妹情誼,不是受不起考驗,姊妹情誼,是要受的起考驗,才珍貴。有人說,因為一直會被背叛,所以不想在與人深交。不過,學騎車都會跌倒,吃燒餅也會掉芝麻,走在路上也有可能被鳥糞打到……難道要因為這樣,不騎車、不吃燒餅、不走路嗎?

我現在反而覺得,經歷過「原諒」的感情更可貴,有些事情的確無法放下,可是有些原諒能讓彼此更好。
就像我們與家人之間,是度過了多少的原諒,才能如此緊密。當然,原諒,是要放在,懂得珍惜「原諒」的人身上。

不過很多事情請不要輕易放棄,如果你真的覺得那個人是如此重要,那麼就用同理心,去彼此對待,沒人必要對你好,而你覺得你對他的好,有時候,不盡然是他全都想要的。
 

貝莉的facebook

貝莉新書《真愛是種信仰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