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都什麼時候了,妳怎麼還在哭?

Share

文/密絲飄

一個朋友失戀。

失戀有什麼了不起,這是我會說的話,也是她會說的話,無怪乎我們是朋友。男人走了,日子還是要過的,表面上看起來一切如常,最多是我們聚會的頻率勤了些,最多是她刷卡帳單上的數字高了些……她不會哭給我看,我也不耐煩看人家哭,我們不同星座、不同工作、不同高矮胖瘦,但在這一方面卻從來都有志一同。

直到有天晚上她突然敲我MSN。

她:「幹,我一直夢到他跟那個女人!」
我:「剛剛嗎?」
她:「不是,是這幾天我只要睡著就會夢到!」
我:「……他最近有打電話給妳?」
她:「不是,是我自己手賤,前兩天我點他的FB,發現他把照片換成他跟那個女人的合照!」

然後呢?

每晚夢見自己的男人跟小三甜甜蜜蜜,甚至羞辱自己、在自己面前親熱,用不著多描述,每個人都能體會這有多麼崩潰。可是不同之處是,如果說愛情是鬼打牆,那麼,有些人打的是「為什麼他不愛我」那一面牆,而另外有些人打的是「為什麼我還愛他」那一面,前者把問題放在對方身上,為什麼他不愛我、為什麼他看不到我的好,後者把問題放在自己身上,為什麼我還愛他、為什麼我無法得到他。

我這個朋友無疑是後者,她一邊痛苦、一邊忍痛解剖自己的痛苦,她知道惡夢的爆炸是來自於是她看到了男人跟小三的合照,而點火的,是手賤的自己。

我一直覺得後者特別幸運,也特別辛苦。幸運之處是,妳相信自己是解決這一切問題的根源,妳只要搞定自己,一切好辦,而辛苦之處是,用不著別人來為難妳,妳就一直在為難自己。

相信自己可以解決一切,是這一種人的自信,以及自虐,
尤其是,當你的理智和感情背道而馳的時候。

理智告訴妳「哭沒個屁用」,但眼淚就是一直掉;
理智告訴妳「生活還是要過」,但妳的身體完全沒力氣離開被窩;
在這種時候,妳是不可能輕易放過自己的,妳不可能覺得「我正在失戀耶,墮落也是應該的」,妳討厭自己被自己以外的人、或事物控制,那才是真正讓妳感覺全盤皆輸的傷痛。

我自己是這樣的人,所以非常深刻體會到,失控的感覺,其實十分驚恐,因為這一類人,就是靠著「不論如何,至少還擁有自己」的信念,才能對抗失去的恐懼。可是偏偏在緊要關頭,妳失去了控制權,妳叫身體吃,但它吐出來,妳叫身體睡,但它失眠,妳像一個魂體分離的人,腦子想一套,身體做一套,妳希望它們合而為一,團結對抗外敵,但他們其中之一卻和外敵暗通款曲,與其說妳恨那個傷害妳的男人,不如說妳恨自己,恨自己明知道他不值得,為什麼還是無法放棄。

當然朋友會安慰妳,可是那種幾近哄騙的溫柔口吻讓妳覺得自己更失敗。
誰跟妳說,笑一個,笑一個然後呢?
當然妳的淚水都滿到眼頭,可是哭讓妳覺得自己是弱者。
不值得哭,不值得哭,誰要看妳哭?
當然妳會同情自己,這一切是何苦?
可是,這都什麼時候了,光關在房間裡顧影自憐,到底還想不想站起來,驕傲地活下去?

聽 A-mei的〈都什麼時候了〉,很覺得這就是這類人失戀、或失意時的寫照。

妳不需要安慰,那種言不及義的鼓勵,解決不了妳的問題;
妳不需要放空,放空對妳而言是不戰而逃,比戰敗更跌股;
朋友幫不了妳,誰都幫不了妳,妳也不想要別人幫手,因為妳想自救,當妳自己能夠解決自己的問題,妳才能找回自己的自信和自尊,重新相信自己是有未來的。

妳在腦內和自己對話,像開一場辯論會,唯一的對手,就是妳自己,如果說失戀是一顆閉鎖式青春痘,為了挖出最底下的膿,整塊皮膚都被妳挖得血淋潰爛,為了要得到最後的共識,妳下手絕不容情,狠狠的挖、狠狠的鬥,哪裡是痛腳,就往哪裡捅。

妳尋找的是一種明白。
明白了問題在哪裡,而後妳才能甘願,而後妳才能重新開始。

他為什麼能讓妳傷心,是因為妳愛他,是因為妳選擇了他,妳終於逼得自己承認,是妳選錯了,是妳智慧不夠,是妳挖了個坑給自己跳,一切一切,與人無尤,妳才能省下恨別人的力氣,咬著牙爬起來。

然後,置之死地而後生。

Blog http://www.wretch.cc/blog/fangwoman
Fb http://www.facebook.com/fangwoman0513
新書《女人都是詐騙集團?》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97817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