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每顆星球上的人都在戀愛–兩性專家

Share

文/H

西元2011年。42吋的Led電視螢幕裡。

「讓我們歡迎兩性專家-凌可人小姐來到我們的節目裡…」當我工作的場合,轉變成了我晚上常收看的談話性節目攝影棚內時,最令我不習慣的一點,應該就是「兩性專家」這個頭銜,出現在我的名字前面。

仔細想想,我這二十八個年頭的生活當中,所謂的「戀愛次數」,也不過就是那數得出來的四次,其中可能還有一次,是我在上節目時,為了增加說服力勉強加上去的,而最重要的一次,就是那一段長達三年的戀愛,也是因為在這段戀愛裡頭,我被當時的男朋友甩掉之後,我將全部的悲傷利用部落格發洩,意外的得到了大量的瀏覽人數,才造就了我今天的生活模式-出書,上節目,被冠上「兩性專家」四處演講等等。

「可人,針對我們今天的案例,妳有甚麼好的建議可以提供嗎?」主持人訪問了一名素人來賓之後,緊接著詢問我的意見,說實話,這種被劈腿,然後受到感情傷害的人,還能有甚麼好建議可以給?!

「我想…要儘快走出陰霾,勇敢的面對下一段戀情,絕對是不二的法則…妳一定可以辦到的…一定可以擁有更美麗的戀愛…」我自己心裡有數,這種言論,通常只是在考驗來賓的文字能力,考驗不同的來賓,可以怎麼樣將一樣的話,說成不一樣的組合,這樣節目的時間,才有辦法被填充。

「說得太棒了…我們謝謝可人老師,今天的節目到此為止,千萬不要忘了,下個月的一號,可人老師在XX大學的演講廳,所舉辦的『愛情講座』,可人老師將會讓妳一窺愛情的真相,告訴妳,男孩子和女孩子在愛情中,應該用甚麼樣的態度,面對每一段不同的關係……」

坐在電視機前的沙發上,我心知肚明,我所作的一切事情,就只是為了主持人最後一段話的露出,因為這樣一來,不但可以幫助我提升知名度,還可以幫助我宣傳我的「愛情講座」,最後,就會對我已經出版的書有幫助。

這一連串的商業行為,雖然不是我喜歡作的事情,但是可以讓自己寫的書,得到越來越多人的共鳴,那麼將這些行為當作是某種代價,也不為過吧。我總是這麼催眠著自己。

我的名字,叫做凌可人。今年二十八歲。雙魚座,O型血。小時候我對自己的名字並不是很喜歡,原因出在最後一個字-「人」。說起來很可笑,不過那當然是小孩子才會在意的地方,只因為當時流行著某部卡通,裡面會提到各種外星人,諸如賽亞人,那美人等…調皮的小男生就會在這種無聊的地方上作文章。

「她的眼睛好大,好像外星人喔…」

「她是呀…是從凌可星球上來的呀,所以才會叫做凌可人…」現在回想起來,這個講得出這種邏輯的男生,真可以說是想像力豐富,如果我現在遇到了這樣的男人,搞不好,我會很喜歡也不一定。

…不…搞不好,我會很不喜歡…在看完了自己上的電視節目之後,我並不會急著窩在電腦前面,撰寫我的新書,或是準備我的講稿,對我而言,夜晚是最迷人的時光,尤其是天氣晴朗的黑夜。我已經習慣將幾年前葉憲民送我的望遠鏡打開,對準窗外那六十度角仰望可及的星空,一顆星,一顆星的尋著。

「妳看…這一顆就是凌可星…」葉憲民聽過我說的童年往事,交往的那幾年裡面,總是喜歡拿這件事情來開我玩笑。

「最好是這樣…那是怎樣?!難道說這顆星球上的人都長得像我一樣嗎?你說呀,凌可星人有甚麼樣的特質呢??你說呀…」

「這顆星球呢…因為空氣稀薄,所以他們習慣用力吸氣,因此鼻子會比較挺…妳看…」憲民會在這個時候摸摸我的臉。「然後呢…又因為空氣稀薄,景象看起來都會比較模糊一些,為了看清楚這些事物,他們會用力的睜大眼睛,所以眼睛會比較大……哈哈………」記憶中,葉憲民每每說到這裡就掰不下去了。

然而,我也不想再回想了……畢竟,不管從甚麼角度,我都沒辦法接受,葉憲民這個人,可以在我回憶裡扮演浪漫的情人,但是在最後也扮演甩掉我的壞人。

相關文章

兩年前,我和葉憲民分手了,但是他留給我的生活習慣,或是說日常興趣,卻沒有因此而抹去,天文系畢業的他不但送給了我一台望遠鏡,還同時帶領我進入探索「外星人」的世界,我想,對於那些讀者來說,他們很難想像所謂的「兩性專家」凌可人,竟然是個「不明飛行物體迷」。

「可人,要集中精神…集中精神和意志力呼喚外星人,他們就會接受到訊息,進而從另外一個時空切換到我們這個時空來…就在我們人腦的頭蓋骨,雙眉之間的位置,有個細微的孔,透過這個孔,就可以發射出意志力,也因此,古今中外的大災難現場,或是大災難前夕,都會拍到幽浮的照片,那就是因為大批人同時發射出求救的意志,連絡到了外星人……」這是葉憲民從許多關於外星生物的書籍上整合出來的理論,但,我也認同。

有時候,我會對著窗外,手拿著相機,閉上雙眼,專心的呼喚外星人,只求幽浮出現的那一瞬間,我可以清晰的拍下,總覺得,如果可以拍攝得到這樣的相片,那麼我人生裡面的某個部分,就得到完整了。

在這個晴朗的夜晚,在我看完了星星之後,我依舊做起同樣的動作。靜默了十秒,二十秒,三十秒之後,我設定的智慧型手機鈴聲忽然響起,把我給嚇了一大跳。

「喂…」我說。

「可人,是我…」電話那頭的聲音十分的熟悉,那是我在和葉憲民分手的半年之後,除了部落格流量大幅提升之外的另外一個人生中的驚喜。

「阿漢?你不是晚上有會嗎?」阿漢是我的男朋友-某個製作公司的節目製作人,剛才的節目通告,就是他安排的。

「推掉了…想見妳,所以打了電話給妳…」

「…這麼貼心?不會是作了甚麼壞事吧?」我笑著。

「想太多,妳想吃消夜嗎?我去接妳?」

「好呀…你多久到?三十分鐘?一個小時?」通常從阿漢家裡過來我住的地方需要花費三十分鐘左右,從他的公司過來的話,則需要一個小時。

「三十…秒……」我還來不及對這個答案感到驚訝,我的門口,就傳來了電鈴聲。

「等等…我開個門……」我一手拿著手機,一邊跑到玄關處開門,而這突如其來的訪客不是阿漢還會是誰…?!

「你怎麼這麼快…」我話沒說完,阿漢的嘴唇就貼了上來,而這也是他吸引我的地方,除了熱情之外,還有不時會出現的浪漫驚喜。

在他的強吻之下,我好不容易可以微微地將他推開。

「不是要吃消…」然而就在我的話還沒結束之前,嘴唇,就又再一次地被阿漢的熱吻吞噬。這是我在失戀之後,上天給我的寶貝…我總是這麼想著……只不過沒想到,我今天晚上沒有呼喚到外星人,卻把我的愛人給叫了來……

 又或許,就在我接吻的當下,幽浮正從我窗前不情願的飄過也不一定……

本文摘自《每顆星球上的人都在戀愛》/H

Advertisement
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