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一邊分手,一邊上床

文/彭浩翔

你好,彭先生。

 

是的,這就是我和他的現狀,我們一邊在談分手,一邊還會上床。說說我們倆的事情吧,希望彭先生你從男人的角度給我些建議。

 

……我和B走到了一起。在一起不到一個月我們就上床了。我真的不知道那時是怎麼想的,就好像受了蠱惑一般。但是,這件事我到現在都不後悔。因為當時,我沒有一點猶豫,也沒覺得這是多十惡不赦,就是很順其自然,兩個人都想,感情也到了,水到渠成。我不知道這樣形容對不對,也許只是一時激情。可這種激情我和其他男人,包括我前男友都沒有過。

 

好,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交往。交往的時間愈長,我就愈愛他,覺得他什麼都好。可是他卻愈來愈忙,是真的很忙,因為在同一個公司,所以我知道他忙的程度。我們真正能在一起的時間愈來愈少,而且自從我們真正交往之後,就很少在公開場合約會,每次都是中午下班了,我們回到我家,一起吃午飯,然後分享彼此的身體,之後各自上班,在公司也裝得不是很熟悉,大部分約會內容都是如此,也有其他的約會內容,不過比較少。最多的就是上床、上床、上床⋯⋯而且,他愈忙,愈沒空理我,我就愈想去煩他,我承認,有時候我是真的挺黏人的,這點很不好,他也很煩。可是我有時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總是給他打電話,發簡訊啊。不回我就一遍一遍的發,很煩人,是吧?哎∼∼∼,也許就是這樣,他漸漸不愛我了。這中間的過程我就不多說了,總之是很傷人。傷人傷己。__說說我們現在吧,現在我們談到了分手。可能兩個人都累了,分手我提過,他也提過。這次是他提的,很堅決。可是我很捨不得。而且他現在又喜歡上了別的女孩,不過他說我們分手和這個女孩沒有關係,他也不會和這個女孩走到一起,現在只是好朋友而已。我也沒把我們的事情和這個女孩連在一起,因為我知道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和任何人都沒關係。可是,我今天看到了他寫的日記,言談中就是很喜歡那個女孩的意思,好像現在他的快樂只有那個女孩可以給,而那個女孩給他的回覆也說明他們在曖昧。

不過這只是小小的讓我傷心了一下,我知道最主要的還是要解決我和他之間的問題。現在我們說分手,說是暫時分開幾個月,大家都冷靜冷靜。剛開始確實很難過,不過過了幾天覺得好很多,離開他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前兩天,他又給了我希望。我們在電話裡談過很多次,他有時候說得很堅決,就是要分開了,有時候又說還是冷靜一下,也許過段時間我們就好了,大家就都能重新來過了。我真的不知道他要幹嘛!他不愛我了,這是肯定的,我知道,我也不傻。而就在昨天、前天,我們又上床了!我知道自己是在犯賤,也不是只有他一個男人,還有很好的男人在等我。也許是我太固執了。今天,我又在他忙瘋的時候,不合時宜的給他打電話,聊這件事。他說,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了,至少現在不可能,也許過一段時間你問我,還可以在一起吧。他到底想幹嘛,一邊很堅決,一邊處處留餘地。想拿我當備胎?!他說過的很多話,我都不知道該不該信。彭先生,道理我都懂,我應該堅決離開這個男人,不讓他再傷害我了。我知道,我明白,我都懂,可是,我不想。我想要的幸福、快樂都在這個人裡。我可以和朋友很開心的笑、很盡情的玩,可是,我腦子裡滿滿的依然是他。我不想走出來,不想和他沒關係。彭先生,你能否從你男人的角度給我些意見,怎麼樣能和他重新來過。

 

寫得很亂,像流水帳,也不知道彭先生能不能看明白,也許有的地方很主觀。不過,還是希望彭先生幫幫我。

去北海道釣魚

 

 

..............................................

親愛的去北海道釣魚:
如你所說,你的文筆思緒確實有點凌亂,恍如流水帳,甚至你說到你跟他又重新開始上床,我都不知道你說在前天還是昨天呢?又或者前天和昨天都有?我不知道。

 

其實我覺得有關你這段糾纏的愛,都可以用一個很簡單的,或是說更男人角度去思考,如何簡單?換個詞彙就可以了,就像電腦按個指令繁轉簡那樣簡單。

 

做電影這一行壓力很大,因此每個人的減壓方式都不同。我認識一位導演叫爾冬陞,他的減壓方法是去潛水;演員杜汶澤則喜歡到市場買條鯇魚,然後回家用心烹煮;獎門人(註)曾志偉的減壓方法是打高爾夫。而你這位B很明顯也是個大忙人,而他的減壓方法很簡單,和不少男性一樣,就是射精。

 

請原諒我用這種直白方式去看待你那段感情,但既然你想求一個男性角度,我就得以最坦白的方式告訴你事實。

 

在他那忙碌的生命裡,明顯容不下你,也容不下你所認知和追求的那種愛。因為你的愛情中,包含了要跟你到郊外或公眾場合約會。但對B來說,約會只有一個終極目標,那就是為了減壓,要減壓就得射精。而跟你到郊外的初次約會,其實不過是鋪陳這個射精活動的一段前戲罷。對你來說,被射精並不是你對愛情的最主要追求之目的與歸宿,因此你們開始產生分歧,你希望得到關懷,但這卻不是他希望或能夠提供的東西。事情都清楚不過啦,你說你了解他忙,但他再忙,也有閒暇跟別的女生曖昧一番,那幹嘛他不把時間留給你?這是連腦殘族都能回答的問題啊。當然,你也不用羨慕這曖昧女生,因為這種纏綿曖昧,也可能是他為達致下個射精目標的例行手續而已。

 

那麼,他為啥還願意繼續跟你上床?因為多一個地方射精,就意味多一處可供減壓,鐵打的營、流水的兵,服務至上,來者不拒,何樂而不為?再忙也找到兩處減壓,在男性同儕眼中,這個B真是牛B。

 

 

「我們不能在一起,至少現在是不可能了,也許過段時間你問我,還可以在一起吧。」

 

這段說話是什麼意思?你都沒看懂。你嘗試於午夜十二時,在客廳中點上一根蠟燭,然後把這本書舉起,放到你眼前三呎的距離,然後把左右眼珠向眉心靠攏聚焦,就像看那些3D立體畫般凝視這段說話,就能看出他心裡的台詞:

 

「我們現在不可能一起了,因為我已經找到別個地方去射精,至少現在是不可能了,畢竟是男人嘛,一滴精十滴血,一天射不了多少。也許過一段時間你問我,正好我在外面射厭了,射剩了,射歪了,還可以在一起再射一射吧。」

 

翻譯成白話就是這樣!在這個人身上是無法找到幸福和快樂,即使你繼續一邊跟他談分手,一邊跟他上多少次床。被一個不愛你的人在你體內射精,不會讓你感到更快樂和幸福,因為他真的沒時間在床上以外的地方,滿足你其他需要。

 

原諒我在這封回信中,老是用很粗鄙的詞彙去討論你這段糾結「苦戀」,但其實這段讓你思緒不清,纏繞心靈的朦朧痛愛,說到底也不過是那兩個字,因此換個詞彙套上去,意思完全一樣,但事情就頓時變得清晰不過了,還有什麼好不捨呢?

 

趕緊出外跟朋友很開心的笑、很盡情的玩吧。去北海道釣魚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要是在旅途中,碰上不錯的男生,有可能發展的話,不妨直接問他:「唉,要是跟你在一起,除了射精外,你到底還有啥會讓我感到幸福和快樂嗎?」

    
註:由曾志偉主持的「獎門人」系列是香港無線大熱綜藝遊戲節目,節目邀請當紅藝人上來玩遊戲,爭奪獎金,但風格以「惡搞」來吸引觀眾。
        
本文摘錄自 彭浩翔新書 《愛的地下教育》,圓神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