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不應該……

文╱小左

他不應該這麼貼心,他不應該這麼窩心,他不應該在送妳回家之後,下一秒馬上撥電話說很想妳。

他絕對是個用心的人,他總是知道妳需要什麼,他總是清楚妳在想什麼。
當妳注意到他之前,他已經注意妳很久了。
當妳想著用什麼藉口與他談話時,他已走到妳身邊打招呼。
而在妳準備愛上他以前,他會搶先來愛上妳。
於是,在妳思念他的每一刻之前,他早早已經開始想念妳。

他不應該對妳無微不至,他不應該總是隨傳隨到,他不應該像個時間管理大師似的,居然可以把時間切割的這麼完美。

他肯定是個有條有理的人,他總是會適時出現,而且適時離開。
妳要留他一整夜,他可以一整夜都陪妳。
妳只留他一整夜,他向妳保證天亮就走。
妳不留他一整夜,他也聽著妳的指示,隨時閃人。
妳漸漸沉迷對他喚來喚去,妳彷彿擁有愛情的絕對權力。只是妳還沒意識到,其實來去自如,僅是他的一種天性。

他不應該給妳希望,他不應該給妳機會,他不應該像個編劇一樣,把妳的未來寫進了他的童話故事。

妳發現他是個有兩段愛情疊合的人,而妳是比較後開始的那一段。
關於另一個女人,他表示他沒有刻意隱瞞,只是沒有提起的必要。
關於另一個女人,他解釋那已是藕斷絲連,所以沒有談論的需要。
關於另一個女人,他發誓妳才是他的真愛,甚至愛妳已無可救藥。
他把你們的未來畫成了一喜餅,既香甜又圓滿。縱使妳有所疑惑,但仍然選擇相信,因為這是妳唯一的選擇。而唯一的選擇,是否還可以算是選擇?總之,妳已身陷泥沼,妳救不了自己,只有他可能救得了妳。

他不應該不守承諾,他不應該忽然失蹤,他不應該事後還像個受害者一般,把所有責任都歸到妳身上。

如雷極的某一瞬間,他變成了失蹤人口,妳遍尋不著,妳聯絡不上。
當妳在苦思著要如何找到他之前,他已經找到如何讓妳找不到的方法。
他總是可以快妳一步,無論是開始、停頓、分合,甚至是結束。

妳只是想要再留他一夜,然而,最終陪妳的,究竟只剩下漫漫長夜。
他是個有兩段愛情疊合的人,而妳是屬於陪襯的那一段。
關於另一個女人,他最終並沒有離開她。
當妳身陷泥沼時,妳救不了自己,而他,可能從沒有想過要救妳。

妳說,妳這輩子都將攬著臭名,這輩子都將擺脫不了指指點點。
而他,誰又知道他害慘了妳,誰又會去追究他?誰又會記得他?
這事已經過了十多年,大概也只剩下妳還記得他。
也許,不是記得,更精準的說法是——忘不掉。

愛情的型態眾多,妳或許只是剛好遇到了一個不屬於主流的型態。

人生,不勝唏噓的情事還很多。
該與不該,愛情最怕遇見他不應該。
他的不應該,也變成了妳的不應該,後來,你們的一切都成了不該。

妳說,如果當時沒有把孩子打掉的話,現在大概都已經讀『小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