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每顆星球上的人都在戀愛:呼喚

文/H

距離阿漢求婚的那天晚上,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三不五時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都會因為想起那天的事情而嘴角泛笑意。
   

對於最喜歡星星的我而言,能夠在星空下得到這麼大的一個禮物,真的可以算是人生中最棒的時刻。這幾年工作的順遂,加上感情的美滿,常常讓我很容易感傷,我希望時間可以停留在這個時刻長久一點,讓我幸福的能量更飽滿一些。

只不過眼前我得要先解決明天的難關才是重點-那場籌備了多時的演講。
  

「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水星。大家好,這是我今天演講的題目。我是-凌可人……我會這麼形容男性與女性,自然是來自於我的觀察。一方面兩性是互補的,另外一方面人們卻喜歡追求與自己雷同的另一半。比方說,很多大眼睛的男人,會去追求大眼睛的女人…業務型的男人會去追求同樣活潑的女生,如果你要問我是尋找同質性的人比較好,還是互補型的人比較好,我會說…互補型的情侶才會天長地久,因為…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水星,每個人都在地球上尋找自己的另一半……」看著自己的講稿,腦海中不自覺地浮現出阿漢的臉。的確,阿漢和我是互補型的,他活潑而擅於社交,反應靈敏幽默感也好,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不起眼的我會相對的產生光芒,沉默的我也會被他逗得充滿樂趣,雖然在生活裡面很多事情的觀點不盡相同,但我認為,這樣的差異才是情侶相處要去克服的重點。
  

「傳說,最原始的人類降臨地球的時候,各自有著兩顆頭,兩對眼睛,兩個鼻子,兩隻嘴巴,甚至有著四隻手,四條腿,就連性器官都有著男女兩種集合於一身,緊接著天空在此時出現了雷電,劈開了每個人類,至此世界上就出現了男人與女人兩種性別,而每個男人與女人,也都各自分別在追尋原本屬於自己的另一半,有些人在意雙唇有沒有密合,有些人在意兩對眼睛有沒有對稱,有些人關心性器合不合,然而更多的人注意的是,原本的兩顆心相不相容……」看著自己打的這段話,我卻想起了葉憲民,因為,這是當時在看星星的時候,他告訴我的故事,當年我還因為他說出性暗示的話語,讓我一度認為這個形容十分下流。沒想到物過境遷以後,我卻打算在自己的演講稿當中,放進他說的小故事,藉以在提到關鍵字的時候,想要博得現場觀眾的一些些掌聲。
   

說真話,其實我不是真的已經徹底了解,愛情究竟追求的是甚麼……??找一個人,可以非常了解自己,可以隨時愛護自己?或者是找一個人,可以隨時欣賞自己,自己也可以隨時檢驗對方?在愛情的世界裡,我明明就還是一個低年級的學生,卻因為出了幾本書,硬要強裝自己已經是戀愛中的老學究。

甚麼對我來說,才是最好的,才是我最在乎的,在這個功利主義的社會裡面,我質問過自己不下百次,答案,卻似乎沒有一次是相同的。
   

發呆之餘,那個上禮拜從阿漢手上接過來的戒指盒映入眼簾,我順手將它打了開來,璀璨的光芒,就這樣映入了眼中。
   

美嗎??我不自覺地自己問著自己,這應該是每個女人追求的物品,在我真實的得到了之後,我卻又習慣性的問起自己。
   

不知怎地,我把眼神移到了窗邊的望遠鏡,接著便不由自主走到旁邊,開始眺往起那幾萬光年外的星空。
   

好美……!!怎麼,我還是喜歡看這些星星,勝過了那顆鑽石??難道說,葉憲民給我的影響太大,使得我一直無法接受其他的想法。
  

「外星人其實並不是存在很遠的星空外,他們的技術,讓他們可以作到其實就在人們的身邊,但是妳無法看到他們,原因是,他們存在和我們同樣的地點,但是不同的空間,因此妳可以發現幽浮出現的時候,會是一閃一滅,原因就在於他們是來回穿梭在不同的空間裡面,這個技術,人類還無法達到,也就是說,當妳在呼喚外星人的時候,也不一定要對著很遠的地方呼喊,就算是靜靜的在自己的房間內發射著這樣的腦波,外星人也是會感受到的……」
  

「外星人會談戀愛嗎?」我問。
  

「怎麼這樣問……??」
  

「如果外星人可以感受得到腦波的話,談戀愛的時候不就可以知道對方在想甚麼,這樣的話雙方就很容易溝通,也就更不容易吵架了吧…」
  

「這個不需要外星人才可以做到,我就可以做到…」
  

「你最好是可以…那我問你,我現在在想甚麼?」我沒好氣地。
  

「妳呀…妳現在在想說,我會說妳在想甚麼?」
  

「廢話…」
  

「說對了吧……」葉憲民很會說這種話,雖然沒意義,可是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卻有聊不完的話題,尤其是這種「玄談」,我認為幾乎是我們交往的時候,最值得回味的部分了。
   

不得不承認這個前男友給我的影響很大,也不得不承認我在當下,又興起了呼喚外星人的念頭。於是我放下了鑽戒盒,倚在窗邊,閉起了眼睛,心裡面不停的默念著那幾個字。
  

「我是地球人凌可人,如果有外星人聽到,請你來找我…」
  

「我是地球人凌可人,如果有外星人聽到,請你來找我…」

同樣的舉動,這幾年來在我的房間內出現了不下數十次,相同的過程,相同的結果。十秒,二十秒,三十秒的時間靜靜地走過,大約過了一分半鐘的時間以後,我俏皮的睜開了眼睛,苦笑了一下。
  

「這個生活習慣,不知道會不會到老了我都還在繼續呼喚呢……??」我回了頭,正打算走離窗邊的時候,倏地從我的耳後傳出了一道巨響,聲音又尖又快,以我自己生理時鐘的估計,大概只有一秒。
  

「咻……」隨著聲音的消逝,我快速回頭,眼睛還能看到的大概就只有一絲絲的餘光,那是像一道閃電從天而降打入地面時,最後殘留在空中的微弱光線。然而那道光的最後目的地,大約是在離我家一百公尺處的地點,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個地方是住宅區,不是空地。
   

我緊張的探出了頭,四處張望,奇怪的是好像沒有別的人聽到這聲巨響而出門窺探,閃電出現的時間又短又快,如果不是我在那一瞬間特別敏感,我想我可能也只會認為是自己的感官出了甚麼問題。
   

我好奇的披了件外衣就往樓下跑,然後朝著閃電打下的方位移動。沿途中我依舊沒有看到半個人影,就像是沒有人因為這件事情而感到驚訝似的。
   

也不知道走了多遠,我認為已經超出了我看到閃電的範圍,因此我停下了腳步,只不過,這麼一路走來,我都沒有看到任何一棟因為閃電而有所損毀的建築物,一想到明天下午還要面對的講座,我收起了心底的好奇心,決定回到套房內,好好的將演講稿念熟。

   

只是錯覺吧……我想。

本文摘自《每顆星球上的人都在戀愛》/H

很難定位這個傢伙……曾任阿貴網站創意總監,寫腳本,寫歌,出阿貴唱片,做阿貴電影。也曾創造了台灣第一本數位雜誌『酷樂誌』,寫RAP,做互動頁面。創造了內地最火的兩本數碼雜誌『me愛美麗』『wo男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