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把妹達人之誘惑藝術》歡迎光臨邁阿密

文/謎男Mystery

「我正在放縱我的人性,」我說。

我深吸一口大麻,再鄭重其事地遞給坐在旁邊的金髮妹(沒有看著她)。她接走之後我繼續說,「我可以跟你們這麼說,毫無疑問,我──」暫停片刻,「是努力拚來的。兄弟,對吧?」我向最信任的僚機Lovedrop微笑道。

「謎男,你說得一點也沒錯,」Lovedrop說,「今年一定是個大好年。」他舉起一杯巧克力蛋白奶昔喝了一口。

「我只是活在當下,」我誇張地做了個橫掃周遭的手勢,「宇宙自己會展開。我是說,就像數學。真是太神奇了。」我的黑色直髮向後紮成馬尾,稜角分明的臉孔露出著迷的表情。

身邊的金髮妹戴著我註冊商標的黑色絨毛帽。今晚稍早我用來當作鎖定道具的。她戴起來嫌太大,看起來非常可愛。她有杏仁形的嫵媚眼睛跟寬廣的斯拉夫人五官──是我最愛的型。她對我微笑。搞定了。我對她已經下了好幾個小時的功夫,現在剛到建立舒適感的階段。

「這組沙發好像《摩登家庭》的道具喔!」另一個黑色長直髮的女孩子說。她穿著雞尾酒綠色的洋裝,畫了黑色眼影。「不過我喜歡這條地毯。清洗起來一定很花錢吧。」

我們四個人──Lovedrop、兩個女孩、跟我──坐在白色長毛地毯上放鬆。我們周圍靠牆擺設的是未來風格的白皮革沙發。一切都是白的。價值一萬四千美元的訂製窗簾是白的,屋內各處巨大前衛的塑膠燈組是白的,連寵物狗都是白的。

我們的熟人「耗子」坐在附近的角落一張玻璃桌邊。他正在用簽帳卡壓碎桌面上的幾顆藍色小藥丸。耗子濕潤的嘴唇露出一絲萎靡鬆弛的微笑。

「嘿,LD,」他口齒不清地抱怨,「你要這些藥嗎?」

Lovedrop傻笑著,「你還沒嗑夠嗎?你的口水都快要滴到桌上了。」

女孩們竊笑。

「意思是不囉?」耗子仍然油腔滑調地笑,彷彿在說,我知道你想要。

投影機在房間遠處牆上播放著音樂影片,現在是一首生猛有勁的嘻哈。Lovedrop起身開始隨著音樂跳舞,沐浴在投影機的變幻光線中。「我喜歡這首歌,」他說,我知道這不算說謊。這不是他會真的坐下來用耳機聆聽的歌,但是很適合跟女孩子跳舞。

褐髮妹站起來開始跟他一起跳。「這房子是你們的嗎?」她問,長毛地毯在腳下感覺超柔軟。所有條件搭配得剛剛好:音樂節奏,投影機燈光,舞蹈,笑聲,空氣中的煙霧。他一手叉腰,另一手在空中劃圈,好像揮舞套索。

「嘿,謎男,」Lovedrop說,「還記得在拉斯維加斯,馬修.麥康納那個雞舞嗎?」他開始像雞一樣拍動雙臂。

「我才不管馬修.麥康納,你現在是在邁阿密,」耗子說,「喂,LD,你跳那種舞看起來很像新好男孩。」他低聲竊笑,舔舔嘴唇。

「幸好我只學到他們的爛舞步,」Lovedrop說,「同時你卻學到他們的山羊鬍,就長在你臉的正中央。」

「哇,」褐髮妹說。她對Lovedrop微笑,把頭髮撥到耳後。

耗子縮回他的未來沙發上,委屈地伸手撫胸。「LD,我受傷了。」他用哀怨的聲音說。「你竟然說這種話。我可以為你兩肋插刀的說。」他聽起來真的很難過,太厲害了。

耗子暫停一下,再次進逼。「LD,你知道我們就像親兄弟的感情,不是嗎?你們所有人,對我都是兄弟。我愛你們大家。」

褐髮妹開著玩笑,「『我愛你』應該是女生先說的。」她隨著音樂來回甩動頭髮,綠色小耳環隨之搖晃。

「你真的認識馬修.麥康納嗎?」金髮妹把大麻遞給我時問道。她摸摸臉頰,然後用手指撥頭髮。

「沒有啦,」我優雅地拿著菸捲說。我的指甲剛塗成黑色,搭配我的腳趾。我暫停下來吸一口。「只在賭城見過他一次。一家小夜店裡。不是柑橘,但是在那附近。我看到他在跳雞舞。」

兩女異口同聲說,「什麼是雞舞?」然後她們相視竊笑。

Lovedrop解釋:「那是麥康納釣女人用的。是他的招式。」

金髮妹搖搖頭。「馬修.麥康納才不需要耍絕招釣女人。他好帥。」

「我看穿了他的計畫,」我繼續說,「至少那一晚如此。但是我猜他以前一定用過那一招。」我吸了最後一口,直接在玻璃桌面上按熄菸捲,繼續說,「我

剛進那家賭城夜店就看到他,正在跳詭異的雞舞,當然反應很熱烈。麥康納拍動雙臂半蹲著走路,上下點頭。醉到不行──」

「他在吸引注意!」Lovedrop說。

我改用陰謀的語氣繼續說:「他們開始互相評論他看起來多好笑,然後問,『那是誰呀?』後來終於有人說,『咦,那是馬修.麥康納!』於是消息傳開了。」

我用特定韻律講話,眼中閃著入迷的光芒。「麥康納很快就引起大家竊竊私語,『他是那個電影明星』跟『他好像在跟誰誰誰拍拖?』他的價值展示深入了每個人的腦中。大家都在看他、談論他,全場都為他興奮。」

我暫停下來攤開雙手,說:「確實有效。他開始跟一個女人跳雞舞。他超過了一點分寸,違反了一些社交禮儀,不過是故意的。我很確定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突然拿出一個塑膠眼球,舉高讓大家看見。然後我把它丟到空中消失不見,引起一陣驚嘆。我笑道,「麥康納用自己的方式,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全體大笑。「你有跟他說話嗎?」金髮妹問。

「呃,我跟他講了一會兒。」我說,「他跟我追過同一個女孩,名叫賈姬,我們也聊到各自的狗…」(註:提起賈姬這個女人,我就觸動了金髮妹心裡的吸引力開關:我已經通過其他女人的預選。)

金髮妹捏捏我瘦削的手臂,「你們知道今晚我路過的時候,謎男跟我說什麼嗎?他假裝好奇地望著我,然後說『你有沒有在黃金馬桶拉過屎?』」

褐髮妹的下巴差點掉下來。「妳說真的嗎?」她問。

金髮妹竊笑。她抹抹脣膏然後說,「起初我也不相信:他的開場白竟然是這句!然後他重複:『我剛說,妳有沒有在黃金馬桶拉過屎?真是享受!』」

兩個女孩哄然大笑,褐髮妹看著我說,「歐買尬!如果你這樣跟我搭訕,我絕對不會跟你講話!」

金髮妹答腔,「…有誰會這樣說話?」

親愛的,當然沒人這樣說話,我心想,他們想討好妳的時候就不會。這就是重點。我堅持相信應該要盡快從潛在追求者中自我失格。這樣似乎比較容易搭訕。

金髮妹開始玩弄她皮包上的吊飾,然後說,「不過我們對你們很好奇。我們以為你們是樂團之類的人。你們是嗎?」

褐髮妹說,「是啊,說真的,你們是做哪一行的?你們說的把妹達人是真的嗎?」

也難怪她們會好奇啦。我們的房子「邁阿密計畫」是位於椰子園、面積五千四百平方呎的豪宅。看起來像現代藝術品,全白,有稜角,周圍是茂密的植栽。我們的車道活像名貴汽車經銷商,停滿了各型賓士、白色賓利,跟耗子那輛時髦特製輪圈的黑色凌志。除了凌志之外,每輛價值都超過十萬美元。我們並沒有用把妹賺來的錢買這些車──只是我們在邁阿密有新的不法門路。

「從某方面來說,是真的,」Lovedrop坦承,「我們開研討會傳授認識別人的社交技巧。我們稱之為求愛藝術。我們幫男人學習怎麼跟女人講話。」他暫停一下之後說,「我們只是希望別人像我們一樣開心,因為酒吧裡有很多男人完全不知所措。」

金髮妹點頭同意。「那當然了。夜店裡的大多數男人都是窩囊廢!說真的,你們是我們整晚碰到講話最有趣的人了。」她真漂亮,我看著她暗忖,讓我想起我的前女友。

「是啊,」褐髮妹附和,「你們絕對是最有趣的。」

「對,」Lovedrop假裝驕傲地說,「其他傢伙都嫉妒你們,因為你們可以跟我們一起混。」

褐髮妹大笑。「歐買尬,你們真是太自大了。」她搖搖頭。

「喔,對了,」我突然說,「你們想看看我幫潮流頻道拍的東西嗎?」我掏出我的iPhone,開始播影片,交給金髮妹。我就出現在她眼前的電視上,像大咖似的接受訪問。整晚我一直向她腦中灌輸我的價值展示。就像檢查表似的仔細:

名氣潮流頻道影片。搞定。

注意力焦點?馬修麥康納的故事,大家都很專心聽。搞定。

預選?我跟美女交往過。搞定。

男性領袖?「你有心理準備嗎?我可是部落領袖。」搞定。

強烈認同?紮根慣例,搞定。化身,搞定。

社交地位?「我想讓你們認識我的酷朋友。」介紹Lovedrop,搞定。
 

金髮妹立刻說,「世界最強的把妹達人,這段影片是這麼說的。」她抬頭看看我。

我說,「是啊,妳有心理準備嗎?」我的蒼白皮膚映著投影機燈光彷彿有種吸血鬼的魅力,讓人想起我晝伏夜出的生活方式。「看來,有人認為我是世界最強的把妹達人!很扯吧?」我假裝詫異地說。

金髮妹嘲笑地哼了一聲。「才怪。今晚是我把你的,而且你很容易上鉤。」

「人們自信過剩的時候才會用容易這個字眼,」我回答,「但是美貌不稀奇。南灘的模特兒滿街都是。我個人是偏好缺點較多、有個性的女人,所以我才喜歡妳。這叫做缺陷美。」我嚴肅地向她點頭,繼續說,「你是我們一掛的。我看得出來。姑且不論性別差異。妳像我們所有人一樣具備人性。」

耗子捲起一張壹元鈔票當作吸管,向前俯身到面前的玻璃桌上吸掉一大排藍色粉末。他尖刺狀的黑髮抹了太多髮膠而閃亮。「嘿,LD,」他說,「你們該看看我的模特兒作品照。你知道嗎,我可是個專業模特兒。以前我的身材很不錯。比你更瘦更壯。」

「你可以恢復那樣,」Lovedrop說,又喝了口蛋白質奶昔,「我幾個月前搬到這裡時也很胖。」

「真的?」褐髮妹捏捏他的二頭肌問,「你現在看起來不錯啊。」

「妳說真的嗎?」他驕傲地秀出肌肉。

「當然,」她竊笑道,「你很壯。」

「現在我有自信了。」Lovedrop笑得像個小男孩說。接著他似乎認命地說,「唉,好吧,你們可以抱一下……」他翻翻白眼看看別處,向她張開雙臂,大大擁抱她一下。他用力抱緊她,暫停片刻。他本來要說「妳味道好香」,但是感覺她變僵硬了點,決定謹慎為上,他說,「好吧,只能這樣,趕快放開。」接著推開她再轉身離開。

Lovedrop心想,我會繼續試探她的舒適程度,看看今晚能進展到哪裡。沒什麼大不了。我退回來等稍後再繼續升高…

這時,大家都聽見模糊的斷裂聲,然後遠處傳來像女人的呻吟聲。

大家都愣住了。

「什麼聲音?」褐髮妹問道。
「什麼聲音?」Lovedrop說。

他們又聽到了,清晰的巴掌聲加上女人呻吟聲,然後又一次。聽起來好像她被打屁股了。

「是強尼啦,」耗子說,「他跟那個空姐在房裡。」

褐髮妹抬起一邊眉毛。

「這裡住的都是什麼人?」金髮妹問。

妳問太多了,我心想。

「強尼只是租屋的房客,」Lovedrop說,「他在市區另有自己的房子。他是個好人。不過喜歡玩綑綁。」接著他開玩笑,「妳真該看看他另一個家的地牢!」

「等一下,」褐髮妹態度保守地說,「你是說那邊有座皮鞭跟鐵鏈之類的地牢?」

「不是啦,」我說,「他在這裡只有一間臥室。她有時候會過來,他們喜歡玩打屁股。」我口氣很篤定、誠懇,司空見慣。

我最好趕快收尾,我想。不然鬥牛士又要打赤膊走出來了。「喔!」我突然說,「我想起來了,你們有沒有看過Google Earth功能?」我想,胡說八道可以擾亂理智。

「有啊,」金髮妹說,「你們不是在酒吧提過嗎?」

「歐買尬,妳一定要看看,」我假裝熱心說,「那是最神奇的玩意了。我已經用Google Earth飛越整個邁阿密。來吧,我用投影機放給你們看。」我站起來,顯得又高又瘦,抓住她的手。我看起來像湯米.李(美國搖滾歌星),我用多年實驗創造出這個形象。她看看褐髮妹,兩個人交換個眼色。

Lovedrop轉向褐髮妹,「我帶妳參觀這棟房子,」他提議。

「呃,」她說,「我想跟我朋友在一起。不要見怪。」她撿起她的高跟鞋開始穿上。

該死,Lovedrop暗忖。

下方傳來另一個巴掌聲,然後呻吟聲。

我牽著金髮妹的手,兩個女孩跟著我走過蓬鬆的白地毯,上了白色大理石階梯,經過不鏽鋼廚房,繞過撞球檯,進入我的臥室,上了訂做的白色加州加長型大床。

Lovedrop又停留了一會兒,耗子從桌上吸掉另一排藍色粉末。現在我如果要跟上去,就會顯得太猴急了,他心想,我必須等待。希望她會覺得無聊。或許我該直接把她扛到肩上。窗外開始露出黎明的微光。

「對了,」耗子說,「有人來電通知你明天要跟律師開會。我忘了告訴你,你今天電話沒開,他們打了辦公室專線。你們被告了。」

另一個巴掌聲傳來,然後呻吟聲。

「你確定不想吸嗎?」耗子口齒不清地說,舉起鈔票吸管傻笑。他眼神有點渙散,嘴角開始滴下唾液,流進後街男孩式的山羊鬍裡。他一直笑,茫然盯著遠方。

Lovedrop拿走他手裡的鈔票。「給我,」他說。

■謎男的十大提示

1)養成為了練習而主動搭訕的習慣。別抱什麼預先的期望,過程中放輕鬆。

2)接近的時候,記得要保持微笑與人交際。

3)展開對話的時候身體放鬆,向後仰,不要貼上去。慢慢把話講清楚。光這樣就能讓你的技巧改善三倍。

4)健談一點,真的,傳達出強烈的魅力。談談男女關係跟神祕話題,多用幽默感與情緒性、感官性的描述。熱情是會傳染的。

5)別說討好她的話,例如吹噓你的工作、馬子或朋友。應該間接偶爾地用故事細節展示你的價值。如果她察覺你是在討好她,她會認定你是低價值。

6)不要一副鄭重其事的樣子。詼諧有趣一點,隨機應變,但是不要配合她。就把她當八歲姪女一樣對她。

7)當你跟她相處、而她有機會把到你時,再向她顯示你逐漸增加的興趣。她必須認知她是憑個人魅力真正贏得你的心。

8)興趣指標與無興趣指標要均衡運用。對話中兩者都要進行,當你跟她展開肢體接觸也一樣。這樣很有效。

9)戴個配件讓別人有藉口主動跟你搭訕,例如帽子,或是戒指、項鍊之類的。準備好一個有趣的故事,好應付別人問起的時刻。

10)讓自己的人生豐富一點。上健身房保持良好身材,持續改善你的穿著打扮。培養你的女性友人圈。辦些派對,努力經營你的社交圈,要讓女人想像加入你的酷生活會是怎樣的一回事。

把妹術語解釋:
*預選(Preselection)
當女人看到你已經獲得其他女人的認同,就能觸動她被吸引的開關。即使「其他女人」不在現場或根本不存在也能用,例如不經意提起你的正妹前女友。

 

本文摘自《把妹達人之誘惑藝術》大辣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