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怎麼可能忘了跟妳上過床

「你…真的忘記了嗎?」筱玲摒住呼吸等他回答。

阿達淺淺的笑了。

「再怎麼說,我們都曾經那麼熟…怎麼可能忘了跟妳上過床?」
「那你剛剛是…」

話都還沒說完,筱玲在冷空氣中質問的手勢,被阿達牢牢的握住。

「妳還是一樣這麼怕冷。」

阿達邊說邊把筱玲的手藏進自己的口袋中,聽到他這樣說,筱玲覺得自己心裡的一個破洞被修補好了。

原來自己沒有這麼容易被忘記。

「進屋子裡去吧~妳的手太冰了。」阿達用一種命令的語氣,不給商量的餘地,半拖著筱玲避開在一樓起居室的大家,從後門上到了二樓的房間。

一進到房間,阿達就以一連串綿密的吻向筱玲進攻,接著老練的要脫去她身上厚重的衣物。

「等等,你現在是要…」被吻得意亂情迷的筱玲,抓住阿達稍稍停頓的空檔邊喘著氣發問。
「妳隨時可以喊停…..」阿達溫柔的回答她,但一雙手依然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恣意遊走。

「隨時可以喊停?!」
「隨時可以喊停?!」
「隨時可以喊停?!」

阿達的這句話不停在筱玲腦海中迴盪,而且越來越大聲…..

「我根本沒有說可以開始呀!!」

筱玲不知哪來的力氣,一把將阿達推開,並且忍不住破口大罵。

阿達狼狽地跌坐在地上,一臉錯愕。

一肚子無名火的筱玲還想多罵他兩句,卻瞥見他驚人的生理反應。

「哈哈哈~」

這眼前的景象實在太荒謬,筱玲忍不住放聲大笑,整理好自己後,她頭也不回的離開房間,回到一樓的起居室加入還在聊天的大家。

經過這一夜的折騰,筱玲終於懂了

對阿達這樣的男人來說,上床就像野狗撒尿,只要看到電線桿他隨時可以上。

而不管是大學時代的那一次,還是剛剛沒有完事的這一次,

經過這一夜的折騰,筱玲也終於懂了

對阿達來說,自己不過就是剛好在身邊,離他最近的電線桿罷了。

多年前因為自己對阿達動情了,所以一切就發生了。

但現在的她面對阿達是無風無雨也無晴,心理上既沒感情、生理上也沒性衝動。

萬萬不可能因為阿達那一句「怎麼可能忘了跟妳上過床」,又再跟他上了一次床。

如果,女人怎樣都學不會男人上床的隨性。
那麼,至少可以縱容、放大自己的忘性。
至於,阿達到底是不是真的記得跟筱玲上過床呢~
說真的,都幾歲的人了,關於陳年往事呀~
誰記得誰痛苦。

Tags : 女人心事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