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慾望‧越南】之二十九:第一段東南亞情緣:故事的結束

文/MISS J

從清邁回台灣之後,她的心態有某種程度的改變…變得沒那都市化、或者說沒那麼物質;雖然日後還是因為回歸現實生活,體內那個受了三十年社會化教養的她、終究戰勝了那一面。(故事前半部請見【慾望‧越南】之二十七:第一段東南亞情緣:故事的開始【慾望‧越南】之二十八:第一段東南亞情緣:故事的發展)

當時的她覺得愛可以很簡單,光是在野外看星星吃烤魚、兩人在旅館玩拼字遊戲、或者無止盡的性愛,就可以滿足她的身心靈。

她也忘不了每次兩情繾捲之際,P都會在她耳邊說”I’ve never had enough u.”

距離是愛情的兩面刃,地理上距離帶來美感、但也不可避免地帶來了懷疑誤解與爭執;但更糟的是心靈、背景與文化上的距離。

P的生活、工作與成長背景很單純,他家境貧困、還得出家一陣子才有錢上大學。

她不是這麼物質的人、也不怎麼在乎學歷背景,但這樣的他無法了解她的工作、也無法她的煩惱是甚麼;每晚當他問她好不好時,她要怎麼解釋提案提不過、案子想不出來或者寫年度案的痛苦?

而當她試圖解釋她的父母靠買賣股票維生,她光是解釋「股市」概念就解釋半天、但P仍舊一頭霧水。

P一直要她到清邁生活,她反問對方…她在那裡該靠甚麼維生、P對於他倆未來的計畫是甚麼?

P只說的出”save money”。

她當時甚至想過去考領隊執照、不啻為一條出路,當她告訴P這個想法時,P開心了起來。

但她當下忽然覺得,對方是個大自己一輪的男人,還要自己設想擬定這一切?

也由於P的直接、單純以及對於情緒的不加隱藏,在某次因她告知隔天無法上線聊天,P情緒化地說…還是分手好了。

“Ok. That’s it.”
因為她最討厭吵架時拿分手當武器的人了。

後記:
當她到越南之後,還告訴P她換了號碼、人在越南。對方不定時會傳個簡訊告訴她還愛著她,或者生日時祝她生日快樂。

【慾望‧越南】之一:意想不到的新生活

【慾望‧越南】之二:—Fantôme

【慾望‧越南】之三:—到底是男人在意、還是女人比較在意?

【慾望‧越南】之四:六度以內的人際網絡

【慾望‧越南】之五:Free SPA service

【慾望‧越南】之六:人格分裂

【慾望‧越南】之七:Difficult to say no

【慾望‧越南】之八:Ecchi

【慾望‧越南】之九:該減肥了

【慾望‧越南】之十:A片君

【慾望‧越南】之十一:愛情是一種主權宣示

【慾望‧越南】之十二:Warning

【慾望‧越南】之十三:BJ的異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