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表白 VS. 上床

文╱小左

關於的看法,或許因為每個人的背景和經驗不同,而導致於觀察與思維的方式也不盡相同。

有人覺得表白和上床是兩回事。前者是精神的事,後者是肉體的事。既然都說明了是兩回事,兩者之間就沒有什麼必然的公式,除了都可能需要一些攻勢和招數,但究竟還是黑白分明的兩樣事。

有人卻認為表白和上床是一回事。可以是精神到肉體的事,也可以是肉體到精神的事。這一回事是指一連串的事,就像燒烤店的烤肉串一般,里肌肉和蔥段一定相互搭配才美味,而烤肉串倒底先串里肌肉或蔥段,卻不是重點之所在。

也有人覺得表白和上床是承受風險的事。前者承受的是療傷的風險,而後者承受的是療養的風險。總是有人正期待開始的戀情,卻隨著表白之後,馬上宣告壽終正 寢,所以說表白所承受的是療傷的風險。而關於療養的風險,是因為有人上床後沒隔幾天,就必須去泌尿科掛急診了,輕微的,吃藥打針就好,嚴重的,就要住院療 養了。

有人覺得表白和上床是風度的事。表白被拒絕的一方,如何敞開心胸接受失敗的事實,如何讓彼此關係一如往昔,如何不從表白失敗變成婊人家,這都是風度的問 題。而上床似乎更需要風度了,因為不同的場景總有著相同的對話:「啊怎麼都是我在動?啊怎麼你都只是躺著而已?啊怎麼你自己不會把腳抬起來?啊你很重耶知 不知道?」

有人覺得表白和上床是兩種氣的事。表白是勇氣的事,上床是力氣的事。表白就像一場戰爭,需要抱著必死的決心去征戰,所以需要莫大甚至莫名的勇氣;而上床如同一場運動賽事,而且從熱身賽到冠軍戰,完全沒有中場喝茶的時間,這絕對需要花費許多力氣。

有人覺得表白和上床是清不清醒的事。表白一定要腦袋清醒,如果可以,最好腦袋全部淨空,好讓自己假如最後不幸,被對方打槍了,可以喝得比較多,醉得比較慢。但上床最好有點微醺,腦袋最好有點微暈,讓腦狀態處於有些輕飄飄的感覺,聽說這樣會使彼此性愛更加愉悅。

有人覺得表白和上床是關於前後的事。表白需要留個後路,譬如說多準備幾個要表白的名單,數量有時候也是一種表白的致勝關鍵;而上床通常習慣有段前戲,官方說法這是一種性愛的禮貌,但事實上,只是要讓對方不認為我們如此猴急。

表白和上床的說法,或許因為背景和經驗不同,每個人注意的地方也不盡相同。
但不盡相同的盡頭,卻總會遇見相同的結論。
白,可能會白表,但床,絕不會白上。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