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傷停時間

Share

文╱艾莉

「傷停時間」Additional Time,是足球比賽裡特有的規則。這條規則最初的名稱是「injure time」。「injure」這個英文單字有「毀壞」、「傷害」的意思。

在足球比賽中,場地寬廣、球隊戰術實行耗時,加上除了中場休息外沒有暫停時間。不能避免地,會有些被「毀壞」掉的時間,因此,裁判有權在比賽結束之後,另行加上他所計算到,被「毀壞」掉的時間,也就是「額外的」時間讓比賽繼續進行。這些被「毀壞」掉的細瑣時間,包括球員犯規、自由球、球出界、踢角球、裁判給球員警告或是紅黃牌等等‭…..‬當然這其中也包括了球員被「傷害」時(不管是假裝受傷還是真的受傷),醫療人員進場分析球員受傷程度的時間。

人生多像是一場球賽,而戀愛難道不是?
並不是夠努力練習,就可以贏得比賽,並不是夠專注愛人,就可以修成正果。
很多時候就是差了那「臨門一腳」,差了那一點點運氣。
阿根廷「足球金童」馬拉度納在隱瞞了19年之後,才終於承認「上帝之手」根本只是他這平凡人犯規的「手撥球」動作,不但上帝被無故蒙冤,連當年的對手英格蘭,也只能咬著牙說是他運氣好。
那是馬拉度納的運氣,卻是英格蘭的晦氣。

我很喜歡「傷停時間」這四個字表面上中文的意義:「我受傷了,我需要停下腳步來,給自己一段時間好好的休養。」
「傷停時間」允許我們沈溺,它告訴我們可以不必總是堅強開朗,在這段時間裡,即使自顧自的往自己傷口不停灑鹽,都是可以被接受的行為,因為我們很脆弱,因為我們受傷了。
多麼理直氣壯的「傷停時間」,朋友總是關心妳、陪伴妳,而且不論選擇大吃大喝或身形消瘦,端看妳自己的決定。
在這段任性的時間,我們大可不相信愛情,視真愛如糞土。

但問題來了,足球比賽的「傷停時間」是裁判給的,而在戀愛這場比賽裡,總是球員兼裁判的我們,該怎麼決定「傷停時間」的長短?或者該怎麼知道到底自己需不需要「傷停時間」呢?
我覺得姑且不論長短,只要是認真的付出過感情,照說都是該有段「傷停時間」的吧?
戀愛「傷停時間」的長短跟足球比賽截然不同,據說一場精彩的球賽應該是沒有「傷停時間」的,但如果是一場夠精彩的戀愛,「傷停時間」恐怕不會太短。
戀愛的「傷停時間」結束前不見得會有徵兆,而且常常來得很突然。
有時前一夜還哭濕了枕頭,但隔天跟那人擦身而過卻是無波無動,除了尷尬,心中再無任何多餘的情緒。‭ ‬這時我們才驚覺自己已經結束了「傷停時間」,開始發動「擇偶雷達」尋覓下一個可能幸福的對象。

有人說「治療失戀最好的方式,就是再去談一場戀愛。」那些在旁人眼中一段感情接著一段發生的,也許只是奉行這個「療法」,對他們來說新戀情的開始,也是屬於「傷停時間」的一部份,他們用新戀人的吻止血,用新戀人的愛療癒舊傷。
而堅持要傷心到底,不停拉長「傷停時間」的人,個性上有某種潔癖,非黑即白,非要把心中的舊情拔除到一乾二淨才肯開始。
說實在的,未免太為難了身旁的親友。

我們都經歷過那種以為再也沒辦法多活一天了,以為再也沒辦法去愛上什麼人了的苦痛。但是,後來,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久了、遠了、淡了,我們還是活了下來,而那些不願意再去回想,害怕自己會再經歷的傷痛,都變成了模模糊糊的記憶,只在偶爾跟朋友聊起時,讓我們的眉心擠出了深深的皺紋,並且落下幾滴清淚。

「傷停時間」短了,被嫌隨便。長了,被嫌太軟弱,還可能陷入懶得談戀愛的情緒中。
不短不長,足以哀悼又不至於錯失新戀情,才是最完美、剛剛好的「傷停時間」。

Advertisement
艾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