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原來大家都知道他們上過床

文/艾莉

連續假期的第一晚,一群年輕人正在城市近郊山區的別墅裡喧鬧著。

每個人的視線,都緊盯著在地板上轉動著的酒瓶。酒瓶的速度因為地面摩擦力漸漸變慢,每個人的掌心跟著越拍越快、越拍越紅,男生的嗓子越扯越開,女生不是抿著嘴忍著笑意,就是跟著瞎High。

「停!停!停!停!」班上的點子王小凱扯開嗓門帶頭大喊著,眾人的聲音整齊劃破山區的靜默。

他們是一群大學同學,今天是畢業三年以來第一次的聚會,別墅是班代表阿方家的。吃過披薩烤雞,加上幾杯黃湯下肚後,大家早就找回了當年的熟悉感,交換過近況,聽聽每個人吐吐生活、工作、感情上的苦水後,突然有人建議來玩遊戲。

「既然要玩就玩大一點的,什麼『誰是殺手』實在太無趣了…..」
小凱一聽到有人建議玩遊戲,他全身的血液立刻沸騰了起來,馬上登高一呼。
「來玩『真心話大冒險』吧~」
小凱話才講完,別墅內立刻充滿雄性動物興奮的低吼。
「幸好,人性總是比較想聽八卦的…..」小凱看著現場的同學們興奮的臉,心裡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他喜歡玩遊戲,他更常帶頭玩遊戲,但是,他不喜歡玩「誰是殺手」這個遊戲。
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只要他一抽到「殺手」都會立刻被猜出來。所以,他害怕玩這個遊戲,他對這個遊戲沒有把握。

小凱是個活潑好動的大男孩,他總是精力旺盛,永遠笑容燦爛。

他是家裡的獨生子,爸媽終日為事業忙碌,總是對他說:「你要乖乖的,爸爸媽媽這麼忙。都是為了讓你過好日子。」他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接受了這個說法。

因為不想回到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家,所以他從小就集黨結社。

還好他天生是個容易開心的孩子,同伴的陪伴抒解他的孤單,但卻也讓他在很小的年紀時,就學會看人臉色,這卻也讓他有時顯得過於滑頭。

他學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融入一個團體成為核心人物,總是搶著帶領大家玩團體遊戲,當遊戲主持人雖然不能參與,但卻能保證絕對不會被整,這是小凱心中的打算。總是要等到他搞清楚遊戲狀況,有把握可以贏的時候,他才會下場一起玩。

常有人說「認真就輸了」,但小凱在玩遊戲的時候,卻總是特別認真。

但話說回來「真心話大冒險」算不算得上是一個遊戲呢?當然算是,有懲罰、有人在旁邊看笑話,這絕對算得上是個最殘忍的遊戲。

「等一下不知道可以整到誰?」小凱幸災樂禍的想著。
酒瓶終於緩緩的停下,最後停在浪子阿達面前,在場的人臉上都浮現了詭譎的笑意。
「太好~」小凱心想。
這不是老天爺特意的安排嗎?在場還會有誰比阿達有更勁爆的隱私,可以引起大家興趣的?

「咳咳~」他刻意的清了清嗓,當起了遊戲主持人。
「真心話?大冒險?」
「真心話呀~有什麼好怕的?」阿達聳了聳肩說。
「好!那…… 在場有幾個人跟你上過床?」又是一陣歡聲雷動~
這句話一問出口,他得意的跟周遭的人擊掌大笑。
「你是說男生還是女生?」阿達懶洋洋的反問,更讓大家High到了最高點。
「說!說!說!」
小凱帶動大家逼問著阿達時,突然覺得筱玲臉色不太對勁。
「沒半個~」阿達一貫蠻不在乎的樣子。
一時之間別墅內安靜的可怕。
「屁啦~你是誰?浪子阿達耶~寧可錯上、不可放過耶~」小凱首先發難。

其它人也跟著七嘴八舌,紛紛開始扳著手指算起跟他傳過的曖昧對象。
「真的沒有呀~」

阿達坦蕩蕩的看著在場每一個人,當他的眼神跟小凱對上的那一瞬間,小凱回想起一件塵封已久的記憶。

天呀~他和筱玲上過床!
天呀~難怪剛剛自己問出那個問題時,筱玲的臉色瞬間慘白。
小凱好內疚,覺得自己好慘忍。

大二那年阿達跟筱玲因為一起選修日文走得很近,在那個空氣中總是浮動著荷爾蒙的年紀,同學們當然耳語過他們倆人的緋聞,但是,好像一直沒有更確定的情況出現,當新鮮感消失後,同學們八卦的話題之中,也就不再提到他們倆人了。

直到那一天…………
小凱提議看螢火蟲,浩浩蕩蕩約了一大群人,自己卻在出發當天因為發高燒失約了。
瘋了一整夜卻依然精神抖擻,打算嗑完早餐再解散的一群人,打電話吵醒已經退燒的小凱要他買單賠罪。睡眼惺忪的小凱正在空蕩蕩的街道上選擇早餐店時,撞見了一大早從阿達宿舍出來的筱玲。

筱玲沒有看見他,但他卻在那一瞬間心碎,他其實從大一開始一直喜歡筱玲,但卻從來不敢表白。當大家在談論筱玲跟阿達的曖昧時,他常在心裡祈禱,希望不是真的。

Tags : 女人心事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