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你,不愛我

文/瑪麗

剛掛完電話,我就感到一陣開心,好像前一秒的絕望已不存在,電話裡我們並沒有太多甜言蜜語,只是簡單的詢問:「你在做什麼?待會要吃什麼?」等等之類平淡無奇的對話,但光是這樣就已經徹底療癒了我。短暫的治療。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已經太難去追溯,等我有天驚醒自己居然有這麼強烈的疑心病時,已經無藥可救,我總是懷疑你下一步就要離開我,懷疑你一轉身就會發現轉角處的那個女孩,才是你的真命天女,懷疑你看穿我性格中扭曲醜陋的心機,害怕你發現,原來我始終不曾間斷的懷疑你,然後,你跟我說對不起,你要離開我了。
   

畢竟,有誰能夠接受自己的感情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拷問審視?
   

我知道,所以我藏得很努力,我也理解這是我的問題,我不能毫無止境的向你索求那摸不著的安全感,病因來自於我的心,因此就算任性的跟你要再多止痛藥,也只是短暫的舒緩,但救不了我,救不了我,同時也殺死了愛情。
   

這個結論我用很多次的失敗才得到,所以這一次,絕不能重蹈覆轍。
   

電話響起,你走到外頭去接聽,回來後我問你剛剛電話那頭是誰,得到了答案也不再去進一步的追問確認,甚至像以前一樣討著要看通話紀錄。
   

當我們週末愜意的在外頭到處逛逛,你收到車友興奮的來電說有新玩意兒,再不快一點就錯過了,你知道我對車沒興趣,叫我先在誠品看本喜歡的書,一兩個小時後你就回來跟我吃晚餐,我也不會再任性的要當跟屁蟲,硬是參與對方的每一個生活。
   

Tags : 女人心事
瑪麗
萌系怪怪美少女無里頭另類觀點,渴望愛情卻又沒自信的小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