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可悲的男人們

文/陶晶瑩

前加州州長阿諾和女管家偷情產子,IMF國際貨幣基金主席范恩性侵飯店女僕,這兩件讓國際譁然的醜聞,的確讓我徹底了解男人的可悲。
    

台語有句粗俗的俚語,意思是說當小頭硬起來,大頭也楞了。白一點的意思就是龜頭一充血,大腦就不運作了。
    

這句話用在這兩位絕對會被稱為「國際知名」或「世界級具影響力人士」身上,恰如其分。
    

大腦科學說,男人是視覺性動物。於是,女人就傻傻地以為,只要顧好自己的花容月貌,或是維持少女時的窈窕,枕邊人應該就會死守誓約、不離不棄。
    

但是,大多的事件證明,外遇對象不見得比正宮妖嬌美麗、婀娜多姿;甚至,經過全身上下三百六十度的PK,還是無一處能勝出,那麼男人究竟是怎麼了?他們到底要的是什麼?
    

阿諾的醜聞爆發後,辦公室的同事們拿著阿諾老婆與女管家的照片品頭論足,「他老婆很正啊!」、「對啊!很OK的!」,說這些話的全都是男生,於是我趁機問兩位男士,那既然如此,你們男人,到底要什麼?
    

這兩位小男生因為與我相識多年,於是便毫無忌憚地講起真心話:「妳知道,也許他老婆雖然正,但是很ㄍㄧㄥ,可能做愛就那幾個姿勢,叫她口交也不肯⋯⋯」在我下巴還沒掉下來前,另一位小狼狗又補充:「對啊,可能阿諾還可以趁老婆在客廳的時候,叫管家在廚房蹲下來,妳知道,嘿嘿⋯⋯多刺激啊⋯⋯。」
    

於是,我又得到了兩條線索:性,和刺激的性。
    

所以,從這篇文章一開始,提到的便是性,也不需要有太多的問號,男人純粹就是為了性。
    

涉世未深的男人情有可原,智商不高的男人可以理解,但是這兩位傑出人士栽在自己不可控制的慾望上,未免太匪夷所思。
    

其實,如果去問癡情、深情、又專一的男人,如果給他們一次機會,可以和一個絕世美女上床,而且保證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妳想,答案會是什麼?
    

所以,我說男人可悲,因為他們的老大不是大腦,而是老二。
    

自古以來,有多少這種例子,讓男人一世英名毀於一旦,還好寫詩的也是男人,可以用一句「英雄難過美人關」美化一切;甚至在各國政壇仍是以男性為多數的天下,男人可以用「辦事能力與私德無關」,來保護既得利益。我真的很想吐口痰!試問,如果你認為馬英九很會治國、還投了他一票,可是後來發現他睡了你老婆,你仍然會挺他嗎?
    

男人已經夠可悲了,那麼,女人呢?
    

女人若不能狠踹劈腿男,再吸乾外遇老公的財產,那妳就真的很可悲了!

 

本文出自ELLE雜誌6月號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