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姊妹戲牆:消滅同性戀

Share

文/張娟芬

Advertisement

英美俚語形容同性戀者是「躲在衣櫃裡」(in the closet),這個說法其實相當傳神。

異性戀霸權對付同性戀的辦法,就是把他關進櫃子裡。第一步,是運用各種檢查制度封殺同性戀,禁止同性成婚、養育後代,甚至在都市更新的過程中抹去同性戀的集體歷史。第二步,是對異性戀定義從寬、對同性戀定義從嚴,以「同性愛」的煙幕彈來模糊焦點,使眾人對同性戀視而不見。第三步,是為同性戀添加「男人婆」、「娘娘腔」等污名,把同性戀與「痛苦」、「犯罪」劃上等號。在異性戀霸權之下,同志處境就是衣櫃處境。

消滅同性戀

在我們的社會裡,異性戀像空氣一樣的無所不在,男女配對是最基本的原則。例如:在童話故事裡,小公主親吻一隻青蛙使牠變成王子,王子親吻了睡美人和白雪公主,娶了灰姑娘,還使人魚公主傷心變成泡沫;在民間傳說裡,梁山伯配祝英台,牛郎與織女;在經典文學裡則有羅密歐與茱麗葉、賈寶玉和林黛玉……。在這些故事裡,雙方的身世、性格與邂逅情節可以千變萬化,唯一不變的,就是男女配對的基本原則。

這些童話、民間傳說與經典文學絕對不只是文字而已。它們廣為流傳、家喻戶曉,已經成為社會生活的一部份,甚至沈澱為集體記憶的一部份。王子與公主的快樂結局不知激發過多少小女孩與小男孩的(異性戀)戀愛夢,而悲劇收場的才子佳人,更讓(異性戀的)愛情平添一分淒美。這些故事裡其實並不是完全沒有同性戀的成份,比如說許多同志論述都指出《梁山伯與祝英台》是台灣第一部同志電影,因為當祝英台著男裝和梁山伯一同讀書的時候,他們之間已經醞釀發展著男同性戀的情誼,至少對梁山伯來說,他欣賞愛戀的是祝英台這個男人。而拍成電影以後,銀幕上明明就是兩位女演員(凌波、樂蒂)在互訴愛意!又如《紅樓夢》裡面,也明明白白的寫著賈寶玉與一名戲子的同性戀關係。

但是這些同性戀的痕跡,在異性戀霸權下都是不算數的,頂多只被當作「趣聞」,「有此一說」。同性戀幾乎是整個的蒸發消失了——沒有人人皆知的同性戀童話或者同性戀愛情經典,也沒有公開的同性戀伴侶、同性戀家庭;同性戀者彷彿從來不曾在這個社會裡存在過。

真的不曾存在過嗎?很長一段時間,國民黨的政治人物一致否認有「二二八事件」,他們甚至說二二八「只不過是三個數字,沒有特殊意義」。直到出土的史料逐漸累積、在野民主運動的果實逐漸成熟,官方才漸漸鬆口,一點一點把關於二二八的官方資料吐出來。以二二八事件為前車之鑑,我們有十足的理由懷疑:同性戀絕對不是不存在,只是被查禁、被消音,在眾聲喧嘩中被滅了「口」。

本文出自《姊妹戲牆》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張娟芬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