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害怕你一離開,從此不會再回來

文/艾莉
因為他說想一個人靜靜,看到這樣的訊息傳過來時,妳落下的淚居然也乖巧的靜悄悄。
但妳必須壓抑住自己的情緒,繼續幫他處理許多後續的雜事。
妳受不了了,妳說,其實妳快要爆炸了。

妳的男人突然遭逢了事業上的重大挫敗,當初,為了這個可能功成名就的機會,他連可以和妳在同一個城市裡生活,這樣踏實、微小的幸福都捨棄了。
妳原以為遠距離已經夠苦了,沒想到巨變發生的當下,他對妳說:「想去流浪一整年,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也就沒有人可以找得到我…」
居然,他還要離開一整年。
他說這是他給自己而立之年的洗禮。

但妳無力反對,因為妳知道他的人生走到今天,經歷了太多的苦難,背負了太多別人的期許,總是在完成別人的計畫,而犧牲了自己的年華。
就算他真的出走了,第一個舉雙手贊成的人,恐怕還是妳。
更何況他是邀約了妳一起跟他走的,但是妳辦不到。
辦不到的妳從被告知的那天起,情緒就整個被拖垮了。
妳被現實絆住,被自己的不夠勇敢絆住,妳從來不是個害怕逐夢的人,卻被接踵而來的遲疑打敗。
妳只能焦急的困在原地擔心,擔心他人生地不熟,擔心他沒準備好就上路,擔心外面的世界並不如他想像的那樣友善。
妳還擔心自己,擔心妳和他之間。
「他不要我了。」
他說出的每個字句,在妳聽來都只有這樣的意思。
那幾天妳夜夜哭得像是新生嬰兒,漲紅了臉、使盡全身的力氣,只是哭喊著,他不要妳了。關在自己一方小小的密室裡,沒有讓人聽見。
妳不敢說、不敢問,但妳真的好想說、好想問問…
那我呢?
那我們呢?
妳說自己從小就害怕會是被留下、被遺忘的那個。不管是分隊玩遊戲或比賽,妳都害怕。
即使現在的妳在團體中,已經不那麼容易被忽略了,但,妳還是害怕。
然而妳是個懂事的好女人,妳明白他的失落鬱卒,萬萬不能再多加任何自己的不安在他肩上,他承受的已經太多。
於是妳忍耐他突然拉開距離的冷淡,他失去暖意的語調,他變得不耐煩、也不再總是記得給妳遠方的關懷了。
他徹底躲進自己的洞穴,並且用顆大石頭把洞口封住,拒絕外界的干擾。
躲進洞穴的男人,變得陌生。
他不再是那個總是張開雙臂擁妳入懷的男人。
他不再是那個睡前總要道晚安,醒來立刻說早安的男人。
妳的心因為習慣依賴的那一角被抽離,從那天開始失去平衡,但日子照舊在軌道上行進著,沒有人看出妳情緒上的波動。
包括他。
妳留給他平靜的數日,卻縱容自己被遺棄的錯覺瘋狂地失控。
妳不敢對他說的話千千萬萬句,但最終只有一種害怕。
「我害怕你一離開,從此不會再回來。」
在他逐漸平復情緒的以後,這還是妳始終沒有開口對他說出的那句話。

Tags : hot issue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