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再勉強找一雙小鞋

文/張娟芬

「她很扮演男性的角色,例如說非常照顧別人,負責接送,堅持付帳,如果我堅持要付的話,她就覺得我太強勢,有損她的大T主義。」玟君在描述她的女友給我聽。她說到「大T主義」的時候微微笑了一下,我聽起來覺得「大T主義」這四個字在她說來是含著某種遊戲、好玩的成分,混雜著甜蜜與困惑,但是不太像控訴。然後玟君繼續說,「她比較不會撒嬌,如果我稱讚她很美她會不高興,她希望我說她很帥。」

「那她穿女裝嗎?」我問。

「她穿T恤牛仔褲,但是也不是很男性化。她不喜歡穿襯衫,因為她現在頭髮削很短,雖然她長得很秀氣,可是如果穿襯衫就會真的很像男生。她也不能忍受人家把她當成男生。總之她就是一個……」玟君稍微停頓以後,擲出一個堅定的答案:「一個T就對了。」

「她就是一個T就對了。」我反覆玩味這句話。玟君的女友扮演男性的角色可是又不能忍受人家真的把她錯認為男生。而玟君的結論是,她就是一個T。

T自成一個範疇,不屬於女性,也不屬於男性。T就是T。T有T的養成過程,包括青春期的摸索與T吧的同儕教育,不同的T有不同的取徑;但是「條條大路通羅馬」,不管是學吉他、學攝影,還是學耍寶、學耍帥,T們最後都無比自然的匯流到這裡,自成一類。

小時候,小風偷穿爸爸的西裝,覺得很好玩。當然有時穿了看起來並不怎麼樣,可是就會動腦筋想說要怎麼配才好看。她也偷穿過媽媽的衣服,可是一穿∣∣哇!怎麼那麼難看!她覺得:「天哪,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只此一次,就成絕響。高中的時候男女合校,她國中時期的女女戀情都陷入低潮,於是她動了念頭:「山不轉路轉!」試試看喜歡男生好了。剛好有一個男孩子很喜歡她,約她出去,她就答應了。

「我想就學一點女生的事情好了。」我說:「學什麼?」她眼珠溜溜一轉:「鞋子穿小一點啊!」我哈哈大笑:「鞋子大小很難勉強啊!」「是看樣式。號碼一樣可是比較尖,看起來就比較小啊。」「還有呢?」「不要那麼耍寶嘛。閉嘴啊,不要那麼多話。因為我如果太耍寶的話,他們的風光都被我佔去了,他們就會討厭我。可是如果一個很耍寶的人又很T的話,搞不好就會被人家喜歡喔,那是我後來生存的方式。又找到出路了。」她ㄏㄧ ㄏㄧ的笑著。

好。鞋子選好了,該配衣服了。小風打開衣櫃想了很久,突然覺得自己在幹嘛?她一櫃子的襯衫牛仔褲運動服,根本不能配那種鞋。「在我出門之前,服裝的問題跑出來,讓我『大夢初醒』,就是這四個字,『大夢初醒』。我這樣有比較開心嗎?沒有。我有喜歡這個男的嗎?沒有!以前我要出去跟女生約會也會挑衣服,可是現在我完全不知道為了什麼在挑衣服。我就覺得夠了。就不去,把那人放鳥。以後我就不再做這種蠢事了,真的實在太蠢了。」

上大學以後,小風接觸了「女研社」。「我身邊的人都是一些很怪的人,很離譜,每天都笑得很開心,世界完全不一樣。我第一次走進女研社,聽到有人說:『欸!一個T耶!』我才知道我這樣叫做T。」

現在小風進入職場工作,也想過是不是應該有正式一點的衣服,而所謂正式,對女人來說就是套裝吧。小風以前是田徑選手,脫離運動員生涯以後胖了些,說到逛百貨公司看套裝,她露出一種「噢,拜託」的神情。當然,她仍然維持她雄壯威武的T風格,從我旁觀者的眼光看來,虎背熊腰的小風這樣很自然,會是一個有行情的T。她已不再是當年那個穿爸爸衣服的小孩,反而對爸爸的穿著有很多意見:「我會跟他說:你現在身材還很好,不要這樣穿,現在流行的是……;好像自己不能穿就要幫他設計。」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