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被需要的錯覺是沾滿蜜糖的鴉片

 文/艾莉

被需要的錯覺是沾滿蜜糖的鴉片,讓人奮不顧身陷在一段關係中,慢慢成癮無法自拔。半夜兩點的手機鈴聲驚醒沈睡的她,即使腦子還昏昏沈沈的,她也清楚地知道是誰在線路那頭殷切的等著她。他今天已經打了一整天的電話了,但女孩一通也沒接。

這不是男孩最後一次來糾纏,也應該不會是她最後一次回應。

當年男孩對她一見鍾情並展開熱烈追求,兩人在一起不到三個月,她提出了第一次的分手。「我根本不喜歡他,是因為大家都說我如果跟他在一起,他會變得更好,所以才跟他在一起的…」22歲的年紀聳了聳肩就輕易想擺脫這段關係,但男孩放不了手。沮喪的他用拳頭撞向牆壁發洩哀傷、用煙蒂燙手印記對她的愛。輾轉聽說男孩慘狀的她來到了他面前,一身是傷的他抬起頭,張著佈滿血絲的雙眼看著眼前的女孩,以為是幻覺。

「真的是妳嗎?」男孩連聲音都支離破碎。

怎麼會有人這麼需要她?怎麼會有人失去了她就連命都不要了?怎麼自己是這樣重要到可以主宰別人的生命呢?她從來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是如此的巨大。

當年父母離異時,身為獨生女的她被兩方推來推去,沒有人出面爭取她的撫養權。導致她總覺得自己是多餘的、是被厭惡的。從來沒有人像男孩這樣強烈地需要過她。女孩輕輕地把他擁入懷中柔聲撫慰著,而自己心中那個總是躲在角落窣瑟的小女孩也同時被療癒了。

他們又在一起了,又過了三個月,女孩又不行了。

她覺得自己根本不喜歡他,她只是需要那種強烈被需要的感覺。她需要那樣的鴉片來壓抑強大的不安全感來襲時的無助。

當初是因為別人覺得應該要在一起而跟他在一起,現在是因為需要被需要而再在一起。

他們之間不停的分分合合,看似脆弱卻又有著密不可分的依存關係。

面對響個不停的鈴聲,終於,女孩按下通話鍵不耐煩的說:「你到底想幹嘛!?」

「請問是Sherry小姐嗎~」居然不是他,女孩心裡浮現了一點點失望的感覺。

「你哪位?」她依舊沒好氣的回應

「我這裡是北投分局,你認識一位林志強先生嗎?」分局?出事了?!

「認識…」她覺得眼前一片漆黑,身邊的空氣瞬間被抽空,她連一口都呼吸不到…

「他酒後騎車撞上了路樹,正在急救中,我們還沒聯絡上他的家人,但他手機的撥打記錄都是妳的號碼,所以我們只好通知妳…」

女孩想起自己三天前又提分手時,男孩漲紅了臉大聲對自己哭喊著:

「妳為什麼又要分手,我不要分手,我不想分手,我不能沒有妳呀~妳不信嗎?我可以為妳死呀~」

電話一丟女孩衝出了門,邊放聲大哭邊在心裡狂吼。

「他不能死!誰准他死?!他死了,誰還會像他那麼需要我?」

Tags : hot issue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