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裸婚Part3

文/介末

大學畢業後,我進入一家網路公司。那時它歸屬於高科技產業,占據了一片寸草不生的郊區。

和我同住一間員工宿舍的同事長我幾歲,胸大腿長,眼亮膚白,只是牙齒大、長而參差,這讓她的臉看上去像個佛手。

總的來說,這是個可愛的女孩兒,想嫁人的時候除外。

她常常抱著吉他彈撥,彈著彈著就哭了,問我她為什麼嫁不出去。我不知如何是好,但我又不能娶她。

某天半夜,一條黑影沉默的站在屋子中央,我幾乎被嚇得魂飛魄散。

拉開燈,我看見佛手拿著一把鋒利的剪子。她突然對我嫣然一笑,然後一把抓住自己的長髮,喀嚓就是一剪。

還沒等我從震驚的狀態中恢復過來,她已經把頭髮剪成鳳梨葉狀,短短的朝四面放射著。

「妳瘋了?」我上前搶她的剪刀。

她嘿嘿的笑,「再嫁不出我就去做尼姑。」

我知道她的故事:與一個青梅竹馬的男生苦戀多少年,最後對方另覓新歡,她竹籃打水一場空。

她反反覆覆的講這個故事,並說自己一定要結婚。彷彿結婚就是報了仇。

那個時候,從公司回到宿舍需要經過一片又一片漆黑的麥田與苗圃。佛手每天都在淩晨兩點左右穿著裙子,獨自穿行在颯颯作響的黑色葉片與枝條之間,眼睛明亮,神情激動,像《聊齋》裡的女鬼。她說她泡在辦公室電腦上用QQ「釣魚」。那時QQ剛剛興起,使用人群相當整齊,並不像現在這樣魚龍混雜,她立志要在上面找到一個丈夫。

我一半諷刺一半擔心的問她怕不怕回來的時候被按在麥地裡強姦?

她只是嘿嘿一笑。她無所畏懼。

佛手那年大概二十五六。就像大馬哈魚到了某個時期一定要迴游產卵一樣,為此不惜葬身熊腹。女人在此時也被生育的本能催逼得心急如焚。

佛手的舉動讓我驚恐不已。我以為女人到了這個時候仍然嫁不出去就只剩下發瘋這條路可走。

我不能容忍自己這樣可憐。

我要我的人生一路順風。

◆◆◆

換個角度看,世界會不同。

如果只是從結婚對象的角度來打量豬,即便最挑剔的姑娘似乎也找不到拒絕他的理由。身高學歷家庭工作,幾乎樣樣屬於中上水準;如果把眼睛忽略不計,臉部也算凸凹有致。他沒車沒房,但當時的社會還不像今日這麼現實,因此我的功利主義還保留著相當純樸的性質;再說,要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

再笨的姑娘也知道這是個機會。況且我當時急於穩定後方出去看看天下──沒有什麼比結婚更加方便現成的解決辦法了。

我們又走在一起。
並不是因為我魅力巨大,他有他的故事。

「我曾經為她製作了一本舉世無雙的詩集,用的是半透明的白紙,像蝴蝶的翅膀,上面細細的壓了花紋,裡面印的都是她的詩,我親自排版。」他說。

「我寫了無數情書;站在她宿舍樓下一等就是幾個小時,她的同學告訴我她正在洗襪子請稍安勿躁;第一次去香港我買了幾千塊的香水和衣服給她,花掉了我全部薪水。」他說。

後來他幫她去美國,之後就是個老派故事:她甩了他。

或許從頭到尾,她利用他。

「我再也不會那麼傻,我成熟了。」豬信誓旦旦,「我要結婚。」

最好的結婚對象應該是個無知的女人,不會讓人水深火熱的陷進去──那時候的豬打定了主意要更愛自己一些。

豬邀我逛街,是為了幫他挑全套的衣服鞋襪。「這是為了考驗妳對我是否有耐心。」豬說。

豬從香港給我帶回的禮物是一件藍色的無袖棉T恤,價值九塊港幣。他要測試我是否安貧樂道。

豬要給我買一部新手機,只是因為「現在談戀愛都送女朋友手機」。

我的文章他從來不看,我遲到了幾分鐘他都要抱怨。

一切都是按照計畫進行的。

按照計畫找一個女人,按照計畫考察,如果通過考察的話,按照計畫獎勵。

◆◆◆

甚至連接吻也是按照計畫進行的。

送我回去的時候,我轉身走進黑漆漆的院子。他伸手攔住我,我面對他,他的嘴唇儀式化的落在我的額頭上。

很濕。

我很詫異,此時此地並沒有適合接吻的情緒。

豬在賣弄。他以自己的年齡優勢與性別優勢在戀愛中主導。為此,他沾沾自喜。

一個吻表明我們的關係更進一步,儘管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加起來還沒超過二十四小時。

此後我們的約會變得非常簡單:見面,找個僻靜所在,然後他抓住我的手塞進他的褲子。

在這方面我知之甚少。
我以為這是最正常的男女關係。

我們每天通電話,有時候寫電子郵件。每週大概約會三至四次,每次的節目是吃飯、看電影、散步、把手塞進褲子裡。不約會的時候他發來Flash,比如一隻無尾熊舉著橫幅出現,橫幅上寫著「I Love You」。

「喔,」我想,「他愛我。」心裡會跳一下。

我們應該算是戀愛了。儘管豬因為生病不能赴約的時候我很快樂的打著羽毛球。

「男友病了都不去看看嗎?」同事提醒。
「哦?應該去嗎?」我很疑惑。

同事疑惑而責備的看著我,我也疑惑而責備的看著他。

他大概是怪我冷血,而我則怪他多事。

我坐上公車去探望豬,既然人們說男友生病就應該如此。

「男友」這個詞聽起來很陌生。
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

探望的結果還不是坐在他狹窄的小屋裡把手塞進褲子,而豬的父母就在一牆之隔的隔壁。
 

 

本文出自《裸婚》方智出版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