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失戀33天– 6月29日 星期三 晴‧大風  

文/鮑鯨鯨

半夜三點,我還是毫無睡意,也沒有動力,只是那樣坐著,不過腦子裡卻是萬馬過境翻江倒海。  

坐在人生突然停頓下來的這一個時間點上,我回望往昔,展望未來,竟發現,若是此刻死了,那麼,「失敗」這個字眼,不是「關於我」這個故事的開始,也不是結束,而是我這個故事的全部。

愈想愈絕望,我翻出之前他留在我這裡的一小瓶伏特加,兌著溫開水一口氣喝下去,趁著酒勁還沒瀰漫前,臥倒在床上。

迷迷糊糊勉強睡著了,但是噩夢不斷,而且睡得很輕淺。早上醒來時,第一次頓悟到睡覺居然也是一件耗體力的事,到了上班時間,我就像一條海參一樣,拖著漫長無邊的陰影,

緩慢而鬱卒的滑進公司裡。 

大老王把萎靡的我叫進辦公室裡,橫著甩過來一個檔案夾,「開始跟這個案子。」我打開看看,是一個高級婚禮企畫。

「王總,你知道我失戀了吧?」
大老王十根手指忙個不停的玩著魔術方塊,「王總,你知道我失戀了吧?」
「知道你還讓我跟婚禮企畫的案子?」
「公事私事分的清楚嗎?新郎是你那對象嗎?」
「我要是企畫成一腥風血雨的婚禮怎麼辦?」
「那也沒事。我有個哥們兒是從事殯葬業的,回頭直接把你介紹到他那兒去。」 
「……」

看完一對新人的資料,我心情更是盪到谷底。我現在需要的是酒,是睡眠,是有個人跑過來真誠地對我說,這世界真的很糟糕,你遭遇的悲慘根本是九牛一毛。

我需要那對狗男女給我一個解釋,我需要讓自己不會一碰就碎,隨時都會痛哭失聲。

我現在最不能看到的,就是一對戀人遠距離戀愛一帆風順之後準備結婚,而我還要負責出主意。

可是,我現在卻必須做這樣的一件事。

準新郎叫魏依然,小開鑽石男,家境完美無缺,又肯談那麼久戀愛不分心,猜想樣貌應該好不到那裡去。

準新娘叫李可,小康家境,畢業自大專院校,應該是個聰明女生。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