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失戀33天–7月2日 星期六 熱

文/鮑鯨鯨

此刻是凌晨四點,我渾渾噩噩的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看著牆壁,目不轉睛。

總有這樣的一刻,我只想跪地大哭,嚎啕不已,小心翼翼走完每一步,卻偏偏做錯了關於他的這道選擇題。我恨這個不入戲的對手,明明我們能演一齣好戲,做一個happy ending,但他卻偏偏要逼我精神分裂,滿懷陰暗,人物性格複雜到值得捧回一尊奧斯卡獎盃。

還記得他剛愛上我沒多久,還在熱戀期的時候,多少次他被我的刻薄擊倒,捧腹大笑之後說:丫頭,你真是我的開心果。

有時候他也會好奇地問,是什麼樣的心境,才能讓我言詞這樣劍走偏鋒的刻薄。

我一直沒來得及告訴他,這還需要什麼樣的心境?像我這樣的女生,胸前無大物,姿色也平平,若愛上一個人,要靠什麼讓他來記得我?美麗的女生,一個眼神、一個笑,就能令他們神魂顛倒。但我只有仔細揣測,努力令說出的話語,一擊即中你。

我那上進的刻薄,曾經打動過他,此時又變作了雙刃劍,在結尾時刺向我。

我就那樣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那通電話傷到了我,也刺破了這幾天我不肯承認的一個微弱的夢,我輕聲說疼,但連四周的空氣都統統保持沉默。

我可以追過去破口大駡,或者雙膝跪地挽留他。但是,我被我龐大的自尊剝奪了一切反抗的權利,我努力告訴自己,若有一日,他不再愛你,那麼你這個人,楚楚可 憐也是錯,生氣勃發也是錯,你和他在一個地球上同呼吸共命運都是錯,或許可以為他死?哈,那更是讓他午夜夢迴時破口大罵的一個錯。
不知不覺,我們走到了這裡,除了留個瀟灑背影離開,做什麼,都只會呈現出一個漏洞百出的姿態。

我看向身邊,恍惚間,覺得那沙發旁,他坐過的痕跡還在,洗手間裡,還有他那把備用的牙刷,鏡框裡,兩個人的合影永不過期,笑的那麼燦爛。

我知道,世上的某處,一定正在進行著更悲壯的生離死別,但是,此刻的我,一個人,四處皆是回憶,因而處處都在凌遲我,這樣的極刑,更可怕。

一直坐到凌晨六點,我洗了個澡,然後出發去了公司,我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安然無恙。

剛坐下沒多久,王小賤也來了,僵硬的看了我一眼,算是打了招呼,然後坐在自己位置上,打開電腦,戴上耳機,開始做與世隔絕狀。

我覺得心中的某個地方,滯悶的好像俄羅斯方塊快要堵到頂端了。

渾渾噩噩撐過中午,倦意開始一點一滴地侵蝕我的意志,不是睏意,而是無邊的軟弱無力,剛想要跟大老王請個病假的時候,魏依然打來電話,說李可有些新想法,想要和我談一談。他明天要出差,所以只有今天下午有時間。

我只能說好,然後收拾好資料準備出發,這時,王小賤突然站起來,說是要和我一起去。

我無比驚訝,不知道他又要怎樣用冷暴力折磨我,王小賤帶著一副晚娘臉孔跟我說,大老王讓我和你一起做這案子。

我只好一路沉默地與王小賤,去某個出了名奢華昂貴的SPA會所,見那位時時有新想法的芭比新娘。

李可穿著浴袍,拉著她那位穿著西裝、好脾氣的先生,坐在我們面前,眼睫毛上下翻飛,拿出一個小本子,開始嗶嗶嗶嗶語速飛快地說道:「我最近參考了好多資料呢,其實也是做功課了,對不對?我替你省了好多事哦,黃小姐。」

我愣了一秒鐘,然後說:「嘿,謝謝您了。」

「我想要那種,即夢幻又知性的婚禮,我不想讓別人覺得我只是一個運氣好的女孩,找到了世界上最適合我的人,然後又順理成章的結了婚。雖然都沒錯啦,但是你知道嗎?哎呀,你是女孩子你肯定知道,這樣太簡單了,對吧?都沒有任何期待感。」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