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裸婚part4

文/介末

「我就是為了結婚才和妳交往的,如果不想結婚,那我們就不要再浪費彼此的時間。」豬的語氣像一把小鎚子,像敲釘子一樣確鑿的敲著每個字,敲得我太陽穴生疼。

彷彿是我的魂附了他的身,借他的嘴說出了我心裡的話。

我突然暴怒,摔門出去。

心裡想是一回事,說出來是另外一回事;從自己嘴裡說出來是一回事,從別人嘴裡說出來是另外一回事。

我暗地裡希望他有另外的理由,比如:他愛我,愛得發瘋,不結婚毋寧死。

後來我道了歉,我不能無理取鬧。
兩個想結婚的人湊到一起不好嗎?事半功倍,志同道合。
我說服了自己。

想要「達成」的欲望不斷促使我們說服著自己。

木夏說為了廣告費她甚至能在四十分鐘之內愛上任何一個客戶。

「妳必須努力發掘對方的優點,放大優點,接著妳就會喜歡這個人。」

木夏的生意做得很出色。

喜歡誰都不太難,如果你打定主意喜歡他。
愛上誰都不太難,如果你打定主意愛上他。
我們努力的相愛,為了將來要結婚。
結婚之前當然要先相愛,這難道有錯嗎?
我們都是規規矩矩的好人,我們按照好人的標準要求著自己。

下雨的時候我提醒他記得帶傘,天冷的時候他把衣服脫下來披在我身上。
看上去也像情侶的樣子。
但一切都是例行公事,因為心裡的感覺是兩樣的。

就像小說或電影,戀人們應該這麼做。我們像盟國一樣遵守著戀愛的各種準則,對於一切都給予正向的解釋。

麻木是老實,壓抑是深沉,懦弱是謹慎,貪婪是上進,幼稚是單純,浮躁是活潑,刻薄是幽默,邋遢是不拘小節,虛張聲勢是充滿自信,毫無審美是樸實無華……

到最後我們相信,再也找不到比對方更完美的人。

我們確定我們是相愛了。
我們確定我們當然應該結婚。

◆◆◆

鑽戒是有的,玫瑰也是有的,甚至送到了辦公室。同事圍住我鼓掌說好浪漫。
我很得意,但也僅僅是得意。

「不管是跳槽還是升遷,左手無名指戴上戒指就有說服力得多,外企老闆們很看重這點的。」豬說。

「我們不必再常常到外面吃飯。我可以省下一大筆坐車錢,現在光是送妳回去每天都至少要花三十塊。」他繼續說。

「兩個人生活在一起的成本比各自生活更低。我們可以合用一床被子,一張床,一口鍋。」

時值夏末,我們站在北大校園裡的小石拱橋上。晚風帶著荷香溫厚的穿過身體與頭髮,人彷彿浸在又緩又暖的河流裡,路燈下的垂柳鼓動著明亮的黃綠色波浪,一切都是透明的,流動的,一切都在蕩漾。

我仰著臉,等待著微醺的感覺;聽完他的話,卻像嚼了一嘴的沙。

就像存心要演一齣好戲的名伶,卻偏巧遇到一名木訥拙劣的演員同台出演,我急火攻心,大發雷霆,我恨眼前這個男人毀掉了我值得吹噓一生的浪漫夜晚。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