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像樣的不倫人妻(下)

文/江國香織

翌晨,是個秋高氣爽的晴天。天空猶如剛洗過般清澄高亮,空氣沁涼,吸起來很舒服。   

「早啊,昨晚睡得好嗎?」   

瓊斯道早安時,美彌子坐在窗邊,茫然地望著窗外。棉被已經折好了,收在房間的角落。書桌上收音機音量,調到幾乎聽不到的程度,因此瓊斯明白,美彌子小心翼翼地不想吵醒他。   

「早安。」   

美彌子轉身向瓊斯道早安,臉龐猶如小孩般有點腫腫的。   

「這個房間,夜晚和早上的景象截然不同啊。」   

「這樣啊?」   

這是瓊斯早就知道的事,但他帶著某種謙遜如此說。   

「對啊。昨晚我完全沒注意到,真的好乾淨好清新。該怎麼形容呢?像禪寺一樣。」  

美彌子覺得穿著睡衣的瓊斯很有男人味,不好意思一直盯著他看,所以說話時視線對在他的頭部,但內心依然不禁讚嘆,這個人穿睡衣真好看。然後,突然很努力要想起浩穿睡衣的模樣。因為她認為應該這麼做。幸好順利想起來了,美彌子也鬆了一口氣。暗暗地在心裡說,不要緊的,我也很喜歡浩穿睡衣的模樣。  

「我去做早餐,妳稍等一下哦。」  

瓊斯這麼說,但美彌子婉拒了。   

「不用了,真的不用麻煩,因為我得回去了。」   

話一出口才意識到,在這裡過夜打擾人家,現在說什麼「不用麻煩」實在太過分也太奇怪了,因此又改說:  

「對不起,給你添了很多麻煩。」 

「不會不會。」瓊斯微笑說。「一點都不麻煩。歡迎妳隨時再來玩喲。我是習慣不鎖門的。」   

美彌子報以感謝的微笑,拎著手提袋站起身。 

「不過,妳真的不吃早餐嗎?完全不費事哦,我一下子就做好了。因為只有貝果和奶油起司。我早餐一直都只吃這個。」

美彌子已經穿上鞋子了。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真的得回去了。」  

儘管自己也覺得很矛盾,但美彌子現在就是想早點回家。結果變成早上回家啊。一想到這裡,不禁驚訝於自己的大膽。打開門,瞇起眼睛看向朝陽。想起剛才聽到收音機的八點整點報時,浩應該已經去上班了(他每天早上八點整準時出門上班)。下了鐵樓梯,走在住家與出租公寓林立的街道,往自己的家走去(完全沒注意到,穿著睡衣的瓊斯站在欄杆邊目送她離去的背影)。身體感到奇妙地輕盈,但雙腳有點無力,搖搖晃晃地走著,心想,昨晚我說不定真的發燒了。手上拿著傘覺得很尷尬,但願不要碰到熟人  

理所當然的,家一如往常矗立在那裡。美彌子走進大門,登上階梯,打開玄關門的鎖。但進門一看,意識到一切都和昨天不同了。即便進入眼簾的東西都和昨天相同:白色陶製的壺形傘架、左邊的小窗、高到天花板部分鑲有鏡子的鞋櫃門、牆上的銅版畫(畫的是馬戲團的大象,美彌子很喜歡)。明明都是看慣的東西,但這一切卻明顯感到疏離而陌生。彷彿,在拒絕美彌子。

太荒謬了。  

美彌子在內心說,故意踩響腳步聲進入自己的家。打開客廳的窗戶,讓新鮮空氣換掉室內凝濁的空氣。昨晚被扔向牆壁的書,以攤開的形式落在牆角,客廳的正中央,浩的潮濕襪子與手帕捲成一團扔在地上。即便如此,這一切看起來也都和昨天不同了,甚至牆壁、家具、窗戶、窗簾,或是美彌子不久前才插的白色鬱金香,都顯得如此陌生。  

廚房還是老樣子。餐桌上依然擺著昨天為晚餐準備的麻質餐墊與碗筷(這真的是昨晚才發生的事嗎?這些餐具都是考慮菜色精心挑選搭配的),旁邊有個杯壁內側些許泛白的玻璃杯,可能是浩今天早上喝牛奶的杯子。然後她發現,昨晚做的菜全被倒進垃圾桶。甚至西式肉餅,都連耐熱玻璃器皿一起扔掉。美彌子想了一下,把它撿起來,只將變硬的肉扔掉,將玻璃器皿清洗乾淨。突然想到自己從昨天中午到現在滴食未進,但不覺得餓。以堪稱機械性的動作清洗碗盤後,接著刷洗水槽,連地板都擦了。步上二樓,打開所有的窗戶,將凌亂的床──浩昨夜可能輾轉難眠吧──收拾整齊。然後脫掉身上的衣服,全部扔進洗衣機,美彌子開始淋浴。

家,依然顯得疏離而陌生。甚至自己三坪大的房間,看起來都截然不同了。淋浴後,換上乾淨衣服的美彌子,也非得承認自己確實有點慌了。我被這個家討厭了嗎?不過,有可能只是一晚,一切就完全變了嗎? 

Tags : 女人心事
方智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