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37度半的失戀症候

文/塔鐵‧紅

失戀症候群發作的方式有兩種。一種像是高燒40度,成天以淚洗面,聽到悲歌就不能自己,足不出戶或是抓到人就大倒苦水,燒個幾天、幾週,幾個月已經是極限。另一種,只燒37度半,看起來正常,摸起來微溫,生活似乎依舊,但,微燒卻持續不退,總是在人生關鍵時刻突然發作。

剛上大學的我,站在公用電話前面,話筒裡傳來的是:「上了大學妳有妳的新生活,應該要好好感受,我們就先分開一陣子吧。」掛上藍色的話筒,我沒有哭,只是覺得心裡空了一塊,卻又沉甸甸的有點喘不過氣。我慢慢的走回寢室,一如往常,只是認真的思索著:一陣子是多久?

 

那通電話後的我,一樣上課下課翹課,去社團,練籃球,同學們說的笑話,我還是很捧場,連誼我還是認真熱場。朋友問起男朋友的事,我還能掛著淡淡的微笑,說:「我們暫時分開一陣子。」朋友說:「妳好冷靜理智喔。」我還是依舊笑著。

 

分開的那一陣子,身邊的追求著來來去去,談的來的也有,但,總是無法進一步,我不知道我在等,我在等「一陣子」過去。而,半年後,我看到他的新女友,我知道那一陣子永遠不會過去了。我想:在愛情裡面或許在乎的越少,贏面越大。我不想再等人了,我接受了一個等我半年的人。這樣,我就不會受傷了吧!

 

但,我傷了他。我從來沒有愛過他,只是我回頭的時候他剛好等在那。不是愛情,很快的我膩了、厭了,對他的挽回我只想逃,狠狠的甩開,不留情面。因為,我不想要說出:「我們暫時分開一陣子。」這樣偽善的話。

 

傷了無辜的人,我以為我痊癒了。但,我等的人曾經在情書上寫過的:「愛情,是這世界上少數不是一分耕耘,就能有一分收穫的事。所以,這事就不是我們該強求的,是老天爺該管的事。」這一段話,他只是想為自己脫罪,而在我的人生持續發酵,我愛情的天枰總是失衡,向其他的任何東西傾斜。

 

男友失業,朋友失戀,先陪朋友。男友車禍,弟弟闖禍,處理弟弟先。甚至,在有論及婚嫁的男友的情況下,我接受了長期外派對岸的工作。親情、事業、有情都排在愛情的前面,既然不能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我當然先去耕耘會有收穫的田。人之常情不是嗎?

 

數年後的今天,我的愛情天秤,依舊傾斜;37度半的失戀症候,持續微燒。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