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失戀33天–7月5日 星期二 悶熱

文/鮑鯨鯨

清早,我盯著立在牆角的大提琴發呆。如果非要做點什麼來轉移痛點的話,那麼,就先從這兒開始吧。   

遙遠的少女時代,我總是給自己描繪出這樣一副矯情畫面:一束光籠罩著我,我坐在眾人面前拉起那《愛情萬歲》,臺下的帥哥們被我迷得頭昏腦脹、東倒西歪。  

我不知道現在重拾童年夢想是不是有點晚,但是既然夢想那麼容易破碎,那麼,是不是也可以不分時機地再次憧憬、再次實踐?   

我抱著大提琴出現在公司裡,因為想下班後去附近的音樂教室試上一節課。公司裡的人都圍過來,想要看一看、摸一摸真正的大提琴,CICI還偷偷摸摸地告訴我,曾經在夜店和一個在交響樂團拉大提琴的帥哥分度過一個極美好的夜晚,帥哥光著身子拉大提琴給她聽,CICI雙眼閃光地向我詳細描述著,一直說到我的雞皮疙瘩掉滿地。   

剛坐下,王小賤就湊過來,扔給我一疊資料。   

「這兩天李可提的要求。」  

我翻開看,滿紙密密麻麻的「高貴典雅」、「別出心裁」躍入我眼簾,我無力地哀嘆一聲:「這女的真是個……」

「蠢蛋。」王小賤在隔壁幫我完成了這個句子。   

我轉頭看看王小賤,這個人在我心裡的印象雖不至於脫胎換骨,但真的是「別出心裁」了一點點。   

下了班,我拖著大提琴去了就在公司附近的音樂教室。一進門我就後悔了,滿坑滿谷,都只有小朋友們正襟危坐。   

小朋友們瞪著一雙雙大眼睛,像看無頭怪物一樣看著我。我抱著那把大提琴,進退兩難。   

站在教室中央老師模樣的女孩子,轉身看向我,一笑,露出兩顆尖尖的虎牙,真是個美麗的女生。   

美麗的女生走向我,伸出手:「我是初級班的老師,叫我杉杉就可以了。」   

我支支吾吾地說:「那個,杉老師,這班裡有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學生嗎?」   

杉杉又露齒一笑:「以前有啊,有個老先生在這裡學,學的很好,後來突然中風,就沒有再來了,真是可惜。」   

我頓時釋然,雖然和小朋友們比起來,我都老到骨頭裡了;但是和老先生比起來,我暫時還沒有因為中風而輟學的危險。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