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必備職場技能

文/萊姆

找了個週五晚上跟朋友吃飯,雖然加了點班有些累,但想到隔天可以放肆的睡一整天,渾身的疲憊瞬間散去。

在餐廳坐下不過十分鐘,剛點完菜,朋友的手機響起。

一看到來電顯示的人名,她罵了一句髒話,接聽電話的聲音倒是甜美無比。

「喂~我是Cathy~怎麼啦?」

她拿著筆開始在空白的點菜單上亂畫。

「那個案子呀,嗯、嗯,我知道…」

畫了一堆亂七八糟的線條後,她在點菜單上畫了一個人形,卷曲的長髮蓬鬆雜亂。

「活動的部份希望是大一點的戶外場地,要找幾個漂亮的show girl是嗎…」

她在小人的身上畫了好幾個由不同方向而來的箭矢。

「想要下廣告的平台是…喔…那個呀…我知道,不過不便宜呀…」

百分之八十的小人身軀背箭矢插滿後,她用力的把小人的臉塗黑。

「ok,週一再擬一份詳細的活動企劃是嗎?了解!那你也趕快回家休息吧~掰掰~」

她一臉甜笑的說完掰掰,電話一斷訊整張臉馬上垮成一副晚娘臉。

「客戶?」
「不是~是我同事…這個賤人!」

她把塗鴉過的點菜單揉成一團,此時服務生上了前菜,她一臉忿忿不平的把一碗漂漂亮亮的沙拉絞成稀巴爛,然後她開始抱怨她有多討厭那個同事。

仗著老鳥的身分,總是把不想做的案子丟給她,容易做的、利潤高的自己來,要辦大小活動麻煩的要命、客戶機車的就落在我朋友頭上。

「每天見面都要裝做很開心的樣子和她打招呼,我們全公司的同事都有互加對方的FB,我又不能在FB上抱怨。客戶送東西給她我還得配合裝個樣子說『客戶怎麼對妳這麼好』,然後看她做作的感謝…我靠…」

「最機車的是,為了求生存我還不能跟她撕破臉,因為上面的一定比較挺她!」
朋友說的憤慨,我只能苦笑著點頭,我也沒法幫她什麼。

這樣的情形大概不少吧。

遇到相處的來的同事是福氣,遇到合不來只能生悶氣。

我的另一個朋友在醫院當藥師,某天她被投訴對待病人的態度太差,投訴者竟然是同單位的另一個藥師。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即使在沒有利益衝突的職場,還是有人以「把同等級的人往下踩以顯示我的特別」或是「不想做的事情只要丟給別人就好啦」為樂。

可惜心裡再不爽,若還想要永久留在這個工作崗位,就只好「犧牲小我以維持辦公室的和樂」。

僅管滿心不耐,跟同事老闆客戶聚會的場合就是要堆著笑臉說好話,自己都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噁心。但這種噁心的功夫已經訓練到隨時可用,上ㄧ秒妳在廁所無聲吶喊叫某人去死,下一秒妳就在洗手臺跟那個某人相約下班所有人一起去唱KTV。

今天妳在客戶背後嘲笑她是個噁心的豬,隔天妳在客戶面前有禮謙遜到好似總統光臨。

或許職場社會就是個假面社會,除了積極、反應快、口條好、能力卓越外,噁心也是必備職場技能之一。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