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文/大腳

我一直很喜歡這歌詞:You say the best,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在一個傳統民間信仰的家庭中長大,我第一次接觸基督教/天主教應該是國小參加合唱團。一次校際比賽,老師要我們唱「耶路撒冷」,「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夜過了當歌唱, 和撒那歸於上主,和撒那永遠不息。」現在長大了知道這是在讚揚耶和華的歌,不過小時候從嘴裡唱出來時,說實在的,我壓根不知道歌詞到底在說什麼。

接下來就是各個傳教士的故事,年輕來台,為這塊土地貢獻一輩子,不同的傳教士,但是故事總是非常感人。然後是大學,天主教學校,校園內常常看到修女跟神父走來走去,我的系所上也有幾個神職人員任教職,他們每一個都是認真教學、信任學生的好老師,讓人不禁對於這宗教抱著好感。

因為之前一份工作的關係,我開始真正認識為數不少的基督徒,跟他們一起工作卻讓我開始質疑我以前腦海中那充滿真善美的宗教。他們稱我們「外邦人」,他們想要表現得很友善,他們也很希望能把神的愛介紹給我,常常卻在最後一秒鐘的時候露餡,讓我不想跟他們「同一邦」。我不敢想像如果讓他們知道我的性傾向,我還有沒有可能跟他們一起工作。

我知道有同光教會這類對同志友善的基督教會,也知道有女性主義神學,企圖透過不同的解讀方式來詮釋聖經,但是對我來說總是有點那麼隔靴搔癢,因為無論你用再友善、再平等的觀點去解釋,如果原來的文本就已經是被父權、異性戀思考中心人們挑選過後素材,還是沒什麼意義。我還比較想看看電影達文西密碼中提到那被剔除的抹大拉的「馬利亞福音」。

同光教會是台灣同志友善的重要教會之一。(圖說)

說來好笑,最近「神」最讓我感動的一刻是經由被很多基督徒特別撰文唾棄與鄙視的Lady Gaga(卡卡女神)帶給我的,她的新歌「天生我才」(born this way)中歌詞裡的神深深地打動我:

No matter gay, straight or bi, lesbian, transgendered life. 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 I was born to survive… I’m beautiful in my way, ‘cause God makes no mistakes, 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 I was born this way.

身為女性、身為同性戀者,很諷刺地,我覺得這個宗教最美的時候,常常都在他們不刻意表達、在他們自己浸淫在信仰裡的時候,而不是積極想把這個宗教推銷出來的時候,they say the best, when they say nothing at all。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