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奧斯汀的日記─War@Taipei

文/奧斯汀

我是個偽君子,想把自己的人生演得像部奧斯卡入圍最佳劇情片,看著Facebook上單身狀態的自己,以為自己嘴上多提個兩、三次我已釋懷,就可以像被秘密法則一樣催眠自己,大聲說出我已經不在乎、早已走出傷痛。

但,台北這整座城市如同伊拉克首都巴格達般進入備戰狀態,佈滿了滿滿的地雷,我在每個街角路口都被隱藏的狙擊手摧毀的不成人形!

天津街口-

在台北,我的身分已不是居民,是個觀光客,每每跟朋友聚餐後,我都得趕到台北車站搭火車回到桃園的老家,而每次要到台北火車站,我就得經過那一個曾一起租套房的路口,我都會刻意繞過外加腳步加快的離開那裡,我怕巷口便利商店的店員仍會開朗地與我寒暄,問起我最近好久不見,現在比較常看到之前跟你一起來店裡的那個男生,在這座落於天津街的巷口,他們不會知道我們現在的狀態、我們早已疏離的關係。

 

東區小巷-

我跟朋友相約到東區聚餐,急忙的從捷運站快步走去,一進店裡一股腦兒地似曾相似,朋友們說著上次跟誰誰也是來這裡,是不是上次聚餐我也在,但腦子還沒退化的我,一層層的回憶撥開後,想起了那是一個悶悶的午後,我們一直想吃的義大利麵店早已客滿,走在這條小巷中,下起了雷陣雨,急忙地衝進這間店,坐在窗邊點了雙人套餐,我心裡想著這些片刻,沒有回應朋友們的對答。

 

士林橋上-

我拗了個住在士林夜市旁的朋友,陪我在週末時晃晃殺時間,一樣的肩並肩人擠人,走了一大圈,什麼也沒買,東西也沒吃,就這樣逛了逛就回朋友家了,坐在朋友摩托車後的這段車程,我想起了每次你來士林必喝的青蛙下蛋,還有那攤我們會買回家啃的那間很ㄙㄨㄚˋ嘴的滷味攤,從沒空手離開過士林夜市的我,看著一幕幕不熟悉的街景,想起了這次要回去的路途,已經不會經過士林橋,那個看好多年的河中倒影夜景也不會再出現,此時我將手抓緊了朋友摩拖車身的把手上,沒有多說些什麼。

 

師大夜市-

我與好友前往了週六人聲鼎沸的師大夜市,從那永遠人擠人的路口開始,我跟不常來這兒的好友介紹了些好吃的攤位,這裡有一間朋友每次來必買的芋頭粿、那間香溢四散的泰式雞腿飯、一家便宜又大碗的大台北平價滷味…,說著說著就提起了反方向那裡有間冰火波羅油,告訴她吃完飯可以買兩個回去當宵夜,好友問我怎麼知道那間好吃,雜誌介紹的嗎?還是我喜歡吃?我一轉頭沒多想的回說:「那是…」,我話越說越小聲,然後自動把後面的字吞回肚裡。只有我自己知道,那間是你愛吃的波蘿油,每次來師大夜市你都會買兩個吞進肚裡。

其實我有好多話都沒說,我都在心裡跟自己說。

我好想得老人痴呆,然後走在台北的街頭,邊走邊忘,回到不曾有過你的那個台北。

Tags : 哈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