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相信靈魂伴侶

文╱貝莉

我常跟朋友笑說,我戀愛中最大的障礙、最不切實際的地方就是──我相信Soulmate。

曾經有放棄過這樣的念頭,想說戀愛就是被愛或者愛人,結果卻發現,這樣的念頭卻跟我喜愛寫作一樣,是怎麼都無法放棄。

只是愛情裡要有共識,是很難得的,有共同的默契,跟感覺,覺得彼此就是那正確的另一半,是天時地利,也是要人和。

有可能身邊有各式各樣的追求者,各行各業差別了十幾二十歲,都無法讓你心動,也有可能你唯一介意的對象,他始終把你放在另一個珍貴的天秤,只是,那不是愛情,或者是你也搞不清楚那是什麼,是戀愛與共的靈魂伴侶,或是人生途中的好夥伴。

於是女孩們在愛情路上迷惘,是要怎麼找到自己另一伴呢?

以前,我們總是用直覺去戀愛,去接受喜歡的男生的追求,去慢慢認識對方,我們以為所有的事情都會像我們在童話世界裡所看見的,以後會幸福浪漫的過一輩子。

只是越大,那樣的愛與耐心跟邏輯,漸漸受到各式各樣的打擊,就像好友路嘉怡在《明報週刊》的專欄上寫了篇文〈結婚快樂〉,裡面有段話是這麼說著:

「當女人年紀一天天變大、見過的世面一次次變多、看過周遭的婚姻全貌越來越赤裸,想得越深入,離婚姻就似乎越遙遠。儘管如此,我還是依然堅信,在那一個人生時刻,有一個男人願意承諾『與妳共度一生,牽著妳的手一起變老』的誓言,那一刻,總是浪漫的。」

的確,愛情到了三十歲之後,跟我們以往想的都不一樣,不會有王子把你牽走,生活會被很多現實包圍,所謂的郎才女貌背後可能都劈腿偷吃暗潮洶湧。

於是生活變得大致上不浪漫了起來,以前我們覺得模範情侶的標準,漸漸改變了。謝霆鋒跟張柏芝一起度過了這麼多,最後還是放棄彼此,四周放話不斷,讓許多女孩們大呼對婚姻失望;讓我想起王菲跟竇唯分手時,我的沮喪;還有淺野忠信跟女歌手Chara分手時,我的訝異。

於是我想到了那個背影,廣告大茂黑瓜裡那牽手的老夫妻的身影,他們是怎麼認識的呢?他們是怎麼開始的?

老婆婆也想過要找靈魂伴侶嘛?還是他們是因為媒妁之言決定共渡一生?我想我能確定的是他們絕對不是因為「性吸引」力在一起,畢竟我相信在他們那年代,還沒民風開放到那程度。

速食愛情的現代,我們有多久時間,沒有好好去認識對方的靈魂了呢?也許夜店相擁立刻成眠,也許見面三次,就算是交往,出去約會牽個手擁抱一下,貼個臉親個吻,都只算沒什麼的「曖昧」,那些花了漫長的時間去了解的愛情不存在了,日久生情也古板了,時間長了就是朋友了,搞不好上了床都還只是朋友。

就是因為有著各式各樣的模糊地帶,就像一個普通的蛋餅現在都可以有各式各樣的新奇口味,所以當我們遇到純粹時,就這樣擱著、放著。因為找個上床的朋友容易多了,不滿意大不了趁他睡著快點逃走祈禱下次不要遇到就好了,滿意的就偶爾聯絡也別談什麼心免得麻煩。

因此遇到可以交換靈魂的伴侶時,我們卻覺得要好好珍惜,深怕驚動了什麼,也怕破壞了什麼,寧願就這樣吧,在這個骯髒的世界裡,或許那是清晨朝露,怎樣都不會改變。

只是這樣對嗎?就像那天我在同事美倫的Facebook上看到了這句話:「有些東西,你一直以為是理所當然的在那裡,但是有一天,你卻怎麼找也找不到,而你已經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遺失了……」

也許我們對最簡單的愛,也是如此,也許要找到靈魂伴侶,是年過三十女子不該有的天真夢幻,卻又忍不住堅信的事。

本文轉載自:席夢思名床粉絲頁名家專欄

 

貝莉的facebook

貝莉新書《真愛是種信仰

 

Tags : 女人心事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