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無法持久的曖昧溫度

文/亞美將

喝一口茶的溫度,你喜歡燙口的還是冷卻的?

這一口滋味,在每個人心裡有著不一樣解讀味道。我們總是難以憑藉著自己手的觸覺去得知這杯茶是不是可以喝了。有時被燙著了,整個口腔致喉嚨覺得難受,有時一口喝下,茶香味卻不見了,只有苦澀與反胃。

『曖昧』對每個人來說有著不一樣的滋味,然而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經過『曖昧』時期,這跟青春期突然沒來由的叛逆一樣,有些叛逆過程只是成長的某個階段,過了某個週期就又變回來,大家都知道曾經匪類過又回頭的人在心智上都會有明顯的改變。可是就是有些人嘗試叛逆之後也學會如何把叛逆強大,於是就這樣一直叛下去。

曖昧成長亦是如此。

忘了從哪個時期開始學會了如何與人搞曖昧,所以習慣了在曖昧裡的姿態,導致不管是公事或私事,就是會不由自主的用眼神、用肢體、用言語、用文字來搞曖昧。

很多人都會說:「我可不是故意的…」是的,這些在他人眼裡擅長搞曖昧的人總是會有這句開場白,而我也相信他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們的人生只是比較隨性,對於剛認識的人總會因當下的氣氛自由發揮,就這樣說著說著,曖昧的情愫悄悄地蔓延開來。

從以前「我單身」謊言做為兩人初識的開場白,這麼做只為了吸引更多異性的愛慕追求,然而日後讓當初喊「我單身」的人覺得相當為難,畢竟要用隱藏的方式與太多人搞曖昧是一件非常費力的事。

後來原本這些喊著「我單身」的人學會進階搞曖昧,他們開始在兩人初識時會先說:「我有交往對象了…」但卻不避諱和他人搞曖昧,原因是假如對方知道他並不是單身,還願意跟他搞曖昧,那麼未來的錯絕對不是他,而且這也能讓自己減少罪惡感。

誰都想沒有負擔的談場戀愛,誰也都想在一段關係裡可以輕鬆看待,如果說搞曖昧讓兩人可以比較沒負擔、沒壓力,那麼一直維持著這種曖昧不明的關係是不是對兩人來說都好?

是啊,把曖昧不明的戀情攤在太陽下見光死後,曖昧的微妙滋味也如同給蒸發消失,從以前的『可能』、『或許』、『好像』的不確定感全都變成了『是』、『對』、『好』的肯定,一時之間這樣的轉變令人不大習慣,當一切都變得理應該怎麼做時,對喜歡曖昧的人來說很辛苦,他們沒辦法給予一個承諾,也沒辦法接受承諾,因為游移不定,所以戀情也老是不能持久。

曖昧不明時的確還頗美的,那是我們習慣了現狀穩定的戀情或緬懷起當初和某些人的短暫交集,所有的關係在剛開始起步時最讓人緊張而難忘,有時候懷念中樣子是最美好,回憶一切彷彿栩栩如生的在那,當自己回想起那些曾經過往時,絕對是微笑大過於所有情緒,那是因為我們對彼此一切的美好還尚未崩解前。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