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擦乾淚水,然後,微笑。

文/天生凡骨

「今天晚上你可以留下來嗎?」女孩拉著男人的衣袖說。
 「妳不會是說真的吧?」男人瞪大了眼睛,臉上沒有絲毫笑容。
「沒有啦,我開玩笑的啦!」女孩連忙改口。
「嗯,這才乖,我就是喜歡妳的懂事。」男人在女孩的額上吻了一下,有點急,也有點漫不經心,似乎只是敷衍地安撫。
「那我走囉,掰!」男人說。
女孩還想撒嬌幾句,男人砰一聲關上門就走了。她的聲音凝結在門關上的剎那。
女孩頹然地坐在沙發上。眼角是熱的,但就是忍住不讓眼裏滾燙的液體流下來。像是故意懲罰自己似的。
「活該吧,誰叫妳要搶別人老公?」女孩自嘲地說。
她打開衣櫃,看見他的襯衫和她的套裝並排掛在一起,兩件衣服看起來很親暱似地,她忍不住心裏一陣酸。她把襯衫拿下來,噴了一點他的GUCCI古龍水,放在她床的右邊,還把一隻袖子枕在自己的脖子底下。

男人在事業上有點成就,行事一向低調,也還算謹言慎行。女孩是一家雜誌社的文字記者,才剛出社會。有一次,女孩被公司安排採訪男人。她有著學生的清新,但不稚氣;卻也有一種靈秀慧黠,但不過分精明幹練。這兩種氣質揉合,最能擄獲男人的心。他雖然是謹言慎行的人,卻終究不是柳下惠。
對男人來說,女孩真是再適當不過的情人了。她有自己的工作,經濟獨立,不吵不鬧。黏的時候可以把她拿來貼在身邊,該回家的時候也可以把她擱在一旁。其實,他也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外遇,他還是愛著妻子的。他認為自己沒有「變心」,只是「分心」。每當他望著女孩那年輕美好的胴體,除了生理上的悸動,心理上也多少有些感動,彷彿追回了一些青春歲月。年輕時他忙著打拼事業,回到家早就累的跟狗似的,造愛的目的似乎只是為了傳宗接代。遇上女孩的柔情似水,他才明白原來那件事也是可以如此美好動人。
而她,竟然願意沒名沒份就這樣跟著他。男人也知道她的委屈,可是他絕不會因為她而離婚。這樣畢竟太不上算。這是他辛辛苦苦一手建構的世界:溫柔的妻子,一雙可愛的兒女,成功的事業,良好的形象。雖然沒有被提名過,但是還有誰比他更適合當選十大傑出青年呢?
從年初開始,元旦,情人節,端午節,七夕,中秋節,他的生日……到年底的耶誕節,通通沒有她的份。他總是趕回家作他的好丈夫,好爸爸。她連一個普天同慶的雙十節都分不到。女孩自己也疑惑了,她到底圖他什麼?錢,她自己會賺,愛情,她分到的不過是幾分之幾。

男人似乎也感覺出女孩漸漸冷淡。耶誕節隔天,他送了她一只Tiffany鑽戒。
女孩冷冷的說:「這算什麼呢?這就是我跟你在一起的代價嗎?你以為我要的是這個?我自己多存錢幾個月也買得起。」
男人以為女孩會很開心,這樣的反應,他覺得不太高興:「那不然妳要什麼?」

「我要的,你給不起!」女孩彷彿積壓了許久的苦悶,一下子歇斯底里地發洩出來。
男人愣住了。他想了一下,說道:「對!我就是給不起,這不是你一開始就知道的嗎?當初也是妳情我願,我可從來沒有勉強過妳!既然要玩,你就要弄清楚遊戲規則!」
「你滾,你給我滾!」女孩把男人趕出去。
女孩到床邊把他的襯衫拿起來,狠狠地拿剪刀把它剪成碎碎片片,然後把GUCCI古龍水倒到馬桶裏,把瓶子摔碎,在收拾殘局時,心和手同時淌血……
之後,男人想起女孩種種的好,也覺得自己那天說的太過火。於是,他又回去找女孩,用好話百般哄她。畢竟他對她還是有幾分真心的。
「多體諒我一些好嗎?」男人把女孩摟在懷裏。
「手怎麼受傷了?我幫妳換藥。」男人溫柔地說。
手的傷可以醫,那心理的傷呢?也只有兀自讓它去了。
女孩痛恨自己的軟弱,她還是心軟了。女人為什麼要的就只是這麼少,這麼少呢?而男人總是在最後關頭才願意給那麼一點點。也許哪天男人膩了,連那一點點溫柔都不願意給了。她真的要等到那一天才肯死心嗎?

有天,女孩到她阿姨家拜訪。她阿姨是一個商界名人的小老婆,有個女兒已經小學四年級了。小女孩一直不知道自己是私生女,阿姨每次都對小女孩說:「爸爸很忙很忙喔!妳看,他就是忙著賺錢,我們才有漂亮衣服穿啊!」
以前女孩對她阿姨的行徑頗不以為然,好像想要用錢來彌補小孩欠缺的父愛。可是現在女孩才體會到,除了錢,這種爸爸還能給小孩什麼?像聖誕老公公一樣偶爾出現製造驚喜?就跟她那行蹤飄忽的男人一模一樣。
忽然,新聞上出現了阿姨的老公,正挽著他元配夫人的手,好一幅甜美和諧的畫面。
「媽,妳看,那是爸爸耶!」小女孩興奮地說。
「可是她旁邊的女人是誰?她怎麼可以牽爸爸的手?」小女孩問。
她阿姨說不出半句話。
「媽,妳說啊?妳說啊?那女人是誰?」小女孩快急哭了。
「我該走了。」女孩慌張地離開,臉上爬滿了眼淚。她為阿姨哭,也為自己哭,更為那無辜的小女孩哭。
她擦乾淚水,然後,微笑。她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隔天,她把工作辭掉,到朋友家暫住,一邊找房子,手機也換了號碼。她要重新開始她的人生。

 

Tags : 女人心事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