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7/20南區性別多元教育公聽會,活生生的性別霸凌現場

文/基本書坊REX

反對性平課綱、性別多元教育的基督教團體﹝真愛聯盟﹞,已在國教司以及訓委會的巡迴公聽會,進行組織化的動員。

昨(7/20)的南區​公聽會上,超過250位人士到場干擾及影響公聽會進行。

這次真愛聯盟的行動,組織之嚴密、動員之龐大,是台灣反​同勢力堪稱最大的一次行動。

為了公聽會,真愛聯盟在北中​南舉辦了三場組織動員說明會;從國教司公聽會到訓委會公​聽會,真愛聯盟支持者發言,也是有策略性的轉變;南區公​聽會前,真愛聯盟竟然能透過私人關係,向台南大學借用了​公聽會的同一個場地,從12:00開始,在齊明帶領下,​進行禱告與行前教育。

種種跡象,都讓我們警覺到,同志社群以及友善團體,必須​更有組織地進行。

在公聽會上,同志們努力維持理性對話的可能,始終維持良好的禮貌和教養,為自己生存的基本尊嚴而發聲,但竟然連這一點小小的卑微的願望都不可得,公然被噓下臺,發言被撲殺,被人團團包圍,當面嗆聲:「噁~同性戀!」

這是一個活生生的性別霸凌現場,我們眼睜睜看見缺少同志教育的後果,就是製造出這樣一群不理性、毫無民主素養、膽敢口出惡言賤斥他人的分子!原來「真愛聯盟」口口聲聲稱的「尊重同志」,採用的行徑就是這樣!

許多朋友看到7/20南區公聽會的現場實況,感到憤怒與​難過,甚至落淚。
但,請把你的憤怒與眼淚,化為行動的力量。

以下為7/20南區公聽會紀實

Samuel:
從台南回到高雄的路上,我的意識都還清楚。直到小排來載我,我還指名要去吃某家日式料理。桌上炒烏龍擺著,我根本無心動筷,直忙著要跟小排轉播今天公聽會的實況。片段片段地講,突然,一陣失神,然後,我就哭了。那眼淚,或許是壓力大到極致後的釋放,或許是感到萬般無奈的痛心所致,總之,就是那樣落下來了。

今天一早,我們10:45就集合完畢,搭淑芳老師的車前往臺南大學。約12點抵達南大附近後,用過午餐,就走向文薈樓探勘狀況。因為去得極早,想說可以先排隊簽到,不料,早有很多人已經包圍了工作人員(大學工讀生?)。其中,有一草莽味十足的男子,砲火最猛,一直嗆聲:「啊是欺負我們不會用電腦喔!為什麼還要網路報名啊?我們也要進去啦!」他的同夥也在旁一起叫囂施壓。當下,我跟豫芬老師說:「今天會很可怕喔。」(想不到一語成讖XD)。

吵著吵著,某教育部承辦人員出來了。他想跟草莽男解釋,但草莽男始終不聽,反覆喊著:「為什麼沒報名的人不能進去?公聽會是這樣搞的喔!這樣哪叫公聽會啊!上面的人都是內定名單吧?」接著,呂明蓁老師出來,也試圖跟不能進場的人解釋清楚。但是,溝通依然無效,吵雜不止。草莽男還說:「我是台灣人,妳要講就講台語…」。呂老師受不了這麼無理的人,前所未見地喊出「你莫名其妙!」,接著才有發言的餘地。這時,旁邊有一婦女,帶頭高喊著:「公開錄影、公開錄影」,完全無視議事規則;甚至,她還打電話去賴清德秘書辦公室,要求市長也來參加這場公聽會,因為她強烈不允許「只有100個人來決定我們台南100萬人的事情!」(何患無詞啊啊啊啊啊)。然後,警察就來了。我想,應該是賴清德秘書叫過去的。不過,警察可能看不出現場有哪個人有生命威脅,很快就走了(其實精神威脅超大的!)。

13:30一到,我們開始簽到、填發言順序表。過程中,一群教會青少年出現了。他們口貼膠布,上面寫著「純潔/pure」,還有人拿著「反對同志教育」之類的海報,一大群站到報到台的後方。每個人的表情都很肅殺以外,只要聽到反方的叫囂,甚至還會用力鼓掌。(小插曲:真愛聯盟有個男生,高中生吧,看到有個白化症女孩,還對著她大喊:「外國人來這邊幹什麼!」由此就可見他們對於弱勢的態度了。可悲。)

14:00進場前,承辦單位說:「凡是沒有報上名的,都可以等到報名者坐定後,再進去補空位。」話未說完,一陣擁擠,他們都跑往另一扇門前了。約14:15 ,報名者大致坐定,便開了門,讓那些民眾進來。那種盛況,我從沒看過。如果學校班親會有這麼認真積極的家長,我們的教育一定很成功!

議程開始之後,先是訓委會的報告。羅清水常委比國教司長黃子騰好太多了!他清楚說明這場公聽會是來聽取大家意見的,不像黃司長一開場就把責任撇得一乾二淨。

接著,是編著者的發言時間。游美惠、洪菊吟和卓耕宇三位老師不卑不亢的說明時,我心裡還想:「這樣很好耶,也算是順便給真愛上點性別課啊。」卻不知道風暴正在醞釀中。

意見交流一開始,簡直就是摧枯拉朽。前五位發言者,全是真愛派,說的都是些老調。倒是整場下來,我發現他們使用的技倆,跟0713國教司公聽會時有所不同。0713那天,他們最常使用的身份是「一個憂心教育/關心孩子的家長」,這次,卻大量聲稱「我是在做生命教育的」或者「我來自輔導系統」。亦即,他們真的已於事前擬好攻擊策略,而非烏合之眾而已(確實,他們0716就開過會前會了)。今天齊明也有到場,但仍未發言。他心裡或許在想:「我的棋子個個都好聽話好有戰鬥力啊!」

交流過程中,是讓人最不舒服的時候。只要真愛派發言,每講一個段落,一定會得到如雷掌聲加鬼吼;只要是我方說話,一定伴隨著噓聲或murmur,試圖影響我們。那種感覺,極度不友善,不禁讓人感到害怕。像我左邊坐了個真愛派,我就害怕被她看到我發言條上的學校名稱,還不得不刻意遮住。多可悲啊,明明做的是正確的事,可是在多數暴力下,連我都不得不畏縮啊。

雖然我有點「驚驚」,還是要起來發言(發言內容請見〈有愛無礙〉)。發言過程中,我被「反應和」,被開罐頭,被打斷,是我活了35年來,受到最無理/無禮對待的一天。我痛心到不行。

如果是自己痛心,其實也就罷了。直到珊珊老師站起來發言時,我就崩潰了。當她說到她「用生命在推動性別教育」時,我整個眼淚掉了出來。雙手掩著頭,我不太敢看她,因為實在太殘忍了。瞄到她的手一直抖著,我心真的快碎了。可是,還是要照顧她,所以我隔了真愛派婦人,伸手過去貼著她的身體,希望給她一點溫暖。當然,我的手掌太小,比不上整個場地裡真愛派的無情和冷酷。珊珊老師的發言,引發了不只我還有很多人的眼淚;而且據說,她一講完,坐在她旁邊階級上的真愛派某男生就離場了,只是不知是聽不下去或者過於羞愧!

意見交流結束後,台上長官、編著者回應時,還有兩個真愛派試圖再發言,完全不懂什麼叫民主素養。這是最讓人深感無奈之處。為什麼我們這麼以理相待,換得的,卻是人身攻擊、污衊毀謗,還有恣意妄為!?

整場結束後,我起身抱住了珊珊老師,告訴她:「身體最重要!不要傷了自己!」同時,也有一群人過來給了她擁抱,那是唯一讓我感受到暖意的時刻。

只是,「互相取暖」聽起來很是溫馨,但我多希望我們不是只自己關起門來,彼此理解彼此,更可以把一點點的性別友善知能,分送給真愛派,期待他們收下,並且能夠正視每一個人真實的存在,尊重每一抹生命基本的權利。

上帝可以回應我小小的心願嗎?

Chris:
剛參加南區的教育部國民中小學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教學參考資料公聽會回來,這個公聽會舉辦單位是訓委會,主要內容在要給教師參考的三本教材內容的審查。﹝我們可以這樣教性別─小學版/性別好好教─國中版/認識同志─教育資源手冊﹞三個版本的內容都可以在教育部的網站上找到全文PDF

即便已經先知道這會是場硬仗,但今天的公聽會仍讓人感覺到非常的不舒服及不友善活生生的性別霸凌現場,滿是噓聲和鼓譟的敵意環境令人難以忍受。什麼是霸凌?這就是性別霸凌,只是場景由學校跟學生換成了成人而言語霸凌與不友善,卻是一點也沒有少。

開場前,會場外就聚集了許多未事先報名的人,吵鬧著要主辦單位開放排隊入場旁聽有位女士大聲喊叫要群眾每個人都拿張意見單,寫上反對,絕對不同意同志教育納入中小學教材許多戴著口罩,身上貼了標籤寫著“純潔”。“品德”的學生在場外靜坐,公聽會就在這樣充滿緊張氣氛中開始。

最後主辦單位台南大學決定開放給未事先報名的人入場,一瞬間許多人湧進佔據走道及階梯而後,在後續的發言中,這些湧入的人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台前有幾位先生總是帶頭鼓動或是對不同意見者發出噓聲或挑釁聲,而群眾鼓掌與否的回應方式,更是敵我界線分明的對抗展現。

明明是針對教案內容是否需要修正的公聽會,依然變成各說各話的競賽場開放入場之後,贊成與反對的人數比例更為懸殊,幾乎一面倒的都是反對的聲音﹝約莫1:4﹞,發言的內容贊成的人會說出贊成的理由,感謝編作者完成讓第一線老師使用的參考教材,反對者則又從年齡不適合教,或同志教育不該出現在教綱裡著手,瞬間會場成為同志亡國滅種。性解放導致性氾濫及愛滋病的批判大會,也有打著學術或教學經驗豐富旗幟,用兒童/青少年身心發展不適宜,來反對同志教育的聲音。

事實上,一開始游美惠老師就說得很清楚,參考教材當然不可能是完美的,但是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是性平法的重要精神與內涵不容動搖。
所以請大家針對參考教材內容提出建議及批評,許多發言夥伴呼籲一定要先看過真正的教材,不要誤信網路上流傳的版本,或者是那些被移花接木的煽動性言論。只是今天在場的許多人,依然沒有把所有的教材都看過,對此提出意見;依然是把同志教育的篇幅放大來大做文章。

身處在這樣不舒服的會場裡,好幾次我都感覺快要坐不住,當佩珊說著在場外聽見有被動員來的青少年說出“這場會很噁心,裡面有gay好髒”的時候,我的眼眶馬上就紅了,也聽見許多夥伴抽衛生紙和啜泣聲。這就是所謂的尊重多元和差異嗎?在這樣的說詞底下,所謂的尊重到底是什麼呢?

當所有的歧視在這樣的場合大剌剌浮上檯面又沾沾自喜時,我才真正意識到台灣的性別平等之路遠比想像的更為艱難與漫長。至少有件事情她們說對了,不能都靠學校教育來教,更重要的是家庭教育的落實。的確,父母的態度會影響孩子的態度養成,再一次的認同我們性教育要從婦女著手的想法,不然學校教育教的再多,也永遠不夠,態度跟意識形態是最難改變的。

走出公聽會的會場,門口迎接著的是在門邊排成兩排,戴著口罩手上綁著純潔,身上貼著品德的青少年,我在想,什麼叫做純潔與品德呢?不純潔的人在通過的時候,會被丟擲石頭或雞蛋嗎?快步地走到接駁車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氣!這才有種終於能暫時不感受敵意的自在。

性別教育真的要做,認識多元性別也刻不容緩,除教育國中小學兒童外,真正需要被教育的,其實是這些說著要好好落實家庭教育的家長們。

對了!看了落落長的公聽會心得來輕鬆一下吧。今天的手冊裡有某方的說法很有趣。真的是令我耳目一新的爆笑出聲哪!

請問大家,如果小學六年級的孩子提問“為什麼人跟動物要交配才能生小孩?”你會怎麼回答呢?

阿斯:
我先把想提醒即將參加中區、北區、東區公聽會伙伴們的事項寫在前頭,我怕後面心得感想寫太長大家不耐看完:

1.請務必提早到!這次我們早到,但他們更早到,所以我們要更早更早到!建議提早一個小時到場比較能夠確保有機會發言。

2.這次有一個新遊戲規則,同一個團體代表只能有一個發言,但因為每個民間團體是有兩個代表,所以請盡量錯開大家的頭銜,才能爭取發言機會。如果您還有其他頭銜可以使用的,請盡快跟主辦單位更改您的報名頭銜,因為今天現場就不准改!至於教師與家長因為不代表任何團體,僅以個人身份發言,就不在此限。

3.現場極可能會情緒非常非常激動,如果有需要服用降血壓藥物的伙伴,請記得要先吃!(這不是開玩笑,今天就有人差點倒下)

4.不管各位伙伴是同志還是直同志,請帶著您的勇氣出席,帶著屬於我們的同志驕傲!

先來說說今天入場的情形吧!記得前幾天才有朋友開玩笑說,大家都要提早到卡位發言,這樣下次是不是要前一晚去搭帳棚徹夜等候了?今天去到現場意外的發現,這似乎不只是玩笑話,還有可能成真!

我比會議時間早了30分鐘到,但人龍已經排到門外了!報到處的小桌子前大約已經有兩百人在卡位,非常混亂。或許因為排隊的不耐與人潮推擠,還不斷發生小衝突,例如會聽到:「死GAY」、「那些都是同性戀」、「不要靠太近免得被誤會」、甚至直接叫囂:「你們爸媽知道你們來這裡當同性戀嗎?」…等,這就是聲稱要尊重同志的牠們最真實的醜惡面貌!

幸好雖然他們使出了人海戰術卡位,但顯然是臨時動員的,因為對方大多數的人都是沒有事先報名的,現場當然無法進入會場啦,於是對方開始說她們都是沒有電腦的家長,不知道要怎麼上網,所以才會無法事先報名,這是對家長權利的漠視,於是他們又開始集結到另一邊,嚷著說要打電話給市長,打電話給立委,打電話給記者…最後主辦單位採用了一個折衷辦法,讓報名的人先入場就坐之後,再開放未報名者進入。只是會議廳只能有120 人座位,但大約擠進來了300人,所以最後整個講台前方地上、走道、後方通通擠滿了人!由於對方有不少人是年紀較長的長輩,我看到不少是事先報名有座位的同志朋友仍主動起來讓座給長者。讓座給你們的是你們最痛恨的同性戀啊!你們知道嗎?

除了現場擠進大批十分激動群眾,會場外還有三十幾位穿著白色T恤的青少年包圍著,是教會動員過來的,他們都用白色膠布貼住嘴,上頭寫著「純潔/pure」。這畫面讓我聯想到新聞上出現黑道大哥出殯公祭的影像,總會有許多沈默不作聲的黑衣小弟環繞公祭會場,宣揚自己幫派的聲勢,只是這次黑衣換成了白衣。他們從我們在排隊入場時就環繞包圍著我們,我不太知道他們真正的意圖,但因為他們的出現讓現場更透露出詭譎的氣氛。好吧,因為他們的包圍,至少我有學到pure這個單字,我想這輩子大概都不會拼錯吧!

在許多混亂之後,終於要進行會議了。一開始是三位編者美惠、耕宇、菊吟輪流報告編輯的理念與脈絡,並且釐清一些誤解,那感覺挺好的,可以藉由這個機會替大家上課,但可惜時間真的太短,每人只可以講十分鐘,很多事情與概念只能點到而已。

接下來,就是大家輪流發言了。這次開放發言人數為50人,每人只有2.5分鐘很短,而且前幾棒都是對方陣營,發言內容當然又是開始跳針,但由於現場擠進的大批人群成了鼓掌部隊,對方氣勢變得很可怕:
「那是同性密友期,這怎麼會是gay!」(現場一起叫好,瘋狂鼓掌~啪啪啪)
「我們要教異性戀啊,這樣以後才能生生不息!」(「對!」啪啪啪啪)
「為同志爭取權益就不是多元立場,怎麼可以鼓勵濫交?」(「對!」啪啪啪啪)
「守貞教育才是對的!」(「好!」啪啪啪啪)
「怎麼可以只要求性權,卻又不負責!」(「對!」啪啪啪啪)
「同性性行為是AIDS主要傳染途徑啊!」(「對!」啪啪啪啪)
(「對!」啪啪啪啪)(「對!」啪啪啪啪)(「對!」啪啪啪啪)…..

對方簡直像是某種戒酒成長團體,一個人分享感想之後,其他人開始給予支持叫好、叫囂。但好不容易終於輪到一位支持教材的人發言,現場立刻一片噓聲~幾乎讓發言人的聲音快聽不見了。幸好台上的柯科長也很勇敢,不畏人群的立刻大喊:「尊重發言好嗎?」今天在台下替柯科長按了好幾個「讚」!

對方發言不外乎是之前已經聽見多次的「同志教育=變成同志=愛滋病=性氾濫=亡國滅種…」,但這次他們連假裝尊重都懶了,現場完全籠罩在恐同與仇恨的氣氛當中,雖然我坐在一群自己人的陣營中,但我仍然感到十分害怕,也為現場許多同志朋友感到心疼,為何同志就要遭受到這樣的羞辱與攻擊呢?

我知道真X聯盟他們來之前有先自己開過說明會,教導大家如何發言。由此我更覺得真X聯盟他們那些帶頭人的可惡,因為聽對方的引據,都是真X聯盟假造的書面資料,而非真實的教材內容!因此我們這邊也不斷的呼籲對方,懇求對方,請你們去看一下實際的書,就知道不是這麼一回事了!你們被騙了!我真不知是否也該恨他們,還是該同情他們被蒙蔽欺瞞了呢?

直到四十幾號謝佩珊老師激情的發言,控訴著我們的遭遇與如何被仇恨對待,現場氣氛開始有了轉變,我們那一群人的眼淚都不由自主的流下了,對方某些人也開始學會禮貌的對待不同意見發言者。

眼淚,似乎讓現場緩和了一些。但會議已經趨近尾聲。

終場統計,可能台南大學旁邊就是教會的原因吧,現場真X聯盟大約來了250人,我方大約只有50人,但最後根據美惠老師的統計發言人數比例來看,是24:26,我方只有小輸一個。(因為對方都是臨時被動員,沒有報名的人啊!)

其實這個公聽會的正確名稱是「教學參考資料公聽會」,這不是教科書,只是一本提供給教學現場教師們參考用的一本教學參考資料,卻能夠引來如此龐大的陣仗與激烈角力,還有許多憂國憂民擔心國家滅亡的沈痛家長們!我真的很懷疑他們知道自己在幹嘛嗎?

從會場走出來時,那場外那群「純潔青少年」們排成兩道歡送人牆,對著我們吟唱聖歌。或許,他們是想淨化我們這些妖魔的心靈?美惠老師拉著我的手說:「別怕!抬頭挺胸的走過去!」於是我故意放慢腳步,挺起胸膛從純潔人牆與詩歌聲走過,並用力的回看每一位純潔青少年的眼睛,用眼神告訴他們:「請放下仇恨!」

從台南大學走出來時,雨已經停了,天邊露出清朗,但心卻無法平靜,眼淚,還不停的在掉。

匿名:
7/20南區狀況今天12點多就去台南大學,一直等到1點多才登記發言。然後有位長的像立委黃偉哲的家長,想現場報名結果沒報到,就跟現場的家長一起大鬧現場,說欺負不會用電腦的人,叫市長來看……,還對工作人員及教育部官員&呂??﹝教材編者﹞大罵﹝他們全都是反對者﹞。

結果最後開放自由座現場來了一堆﹝約50人﹞坐在地上是拍手部隊,意見交流完就走了,然後在入場的時候看到一群年輕人嘴上貼著“純潔”膠帶。後來有不少人聽到他們說“等一下會有gay…好髒”,這次戰況極為激烈.衝突從場外就有,支持比上反對者約1:4─1:5,非常艱辛。

途中有一為支持者發言被那位鬧事家長噓,結果教育部的官員大吼“尊重”,那個家長還是一直在支持方講完後講一些話或小聲噓,後來我就直接在支持方講完話後對他大喊“尊重”,反對方的組成非常多元,有退休教師、輔導老師、家庭主婦等。

而支持方的發言最受矚目,有一位媽媽說他吃了很多藥因為她不知道能不能安全的走出去,也不知道她自己能活多久,她的聲音非常虛弱但堅定,中間她哽咽的說“我剛剛聽到門口那群年輕人說『有gay好髒』的時候……”,台下哭成一片。

下一位發言的年輕公民老師說他剛剛哭是因為他感覺到不少在座的同志因那句話使受到深深的傷害。他痛心的說“這就是你們所說的尊重嗎?”

還有一位成大的女同,講沒多久就哭著說“謝謝老師們編的教材,讓我知道我不孤單”,有一位成大的學生用教官的口氣質疑反方的尊重,總而言之整場公聽會煙銷味濃厚,出來之後那群少年還在走道列隊唱聖歌。

給參加者建議

1.要有鮮明的印象
例如我就說“我是應屆畢業的高中生,比在座各位都更接近所謂的教學現場”,有不少支持方都說自己是老師之類的,還有一位在結語說“在座各位家長,你們有霸凌別人或被霸凌過嗎,你們有被用不雅字眼稱呼過嗎?所以各位官員應該重視我的意見而不是那些沒經歷過的家長”,成大女同說自己是成大的社團領導,拿過各種獎學金,還公費出國交流等等。

2.訴求清楚
例如質問反對方是否完全讀過三本教材,質問反對方﹝真愛聯盟﹞對友善的定義﹝真愛聯盟參加者說聯盟對同志很友善﹞

SKY:
其實我到現在情緒還是很亂,但無論如何我都希望我能夠盡快寫下這篇文章。因為過幾天中區、北區、東區的夥伴可能會遭遇到一樣的事情,我希望他們能做好保護自己的方式。轉開Beyond的光輝歲月跟Pink的Mr.President好一陣子,我才有心力的組織好這一篇文章,如果有甚麼失序的部分尚望告知。

文章可能很長,我希望詳實記錄一些我觀察到的情況給大家做參考。我很擔心接下來宗教團體會如法炮製,不斷動員搗亂,只因她們沒有足夠名額…

場外

今天我們一群人剛到場的時候,就看到幾十個家長圍在登記櫃檯前面咆哮,大意是說教育部公告資訊只在網路上,他們不會用電腦,當然沒辦法搶到名額,另一批又有幾十個家長,就在場邊大聲喧嘩說:整個台南市有一百多萬人,憑什麼給這一百個人代表決定要不要用這些教材!

有看不過去的夥伴說:你們這樣大吵大鬧,一點也沒公民素養,這樣子鬧就對了嗎?她們立刻激動的圍上來指著我們的鼻子罵說:你們爸爸媽媽允許你們在這裡當同性戀嗎?你們大學生會用電腦,我們又不會!後來前面登記台的性平教育委員─李明真老師控制不住場面,一直要那些家長安靜聽他解釋,但是有個爸爸越講越不聽,還用閩南語嗆他說:用台語跟我溝通阿!你講國語我聽不懂啦!你們就是欺負我們台南人啦!

我們見狀就安靜下來,希望讓教育部的人可以好好控制場面,但混亂的情況卻不止於此。他們在登記台前面阻礙我們登記,一直檔在櫃台不讓活動進行。大概阻滯了半小時…最後她們終於協調找出一間教室讓這些人先進去休息,她們才勉強讓開。

當我在登記領取資料的時候,我抬頭跟似乎是齊明的人對望到,他手上的相機正對準著我拍攝,跟我對上眼三秒後,他若無其事是的把鏡頭轉到別的方向,然後再迅速的收起來。坦白說我當時的憤怒值已經可以讓我放兩個大絕招了,但是我還是忍下來,如果他們事後私自公布我的照片跟其他資料我會再做打算。眼下並不希望製造更多衝突。

但是當我領完名牌跟資料,準備要去排隊領發言條的時候,門口出現了一大批約五六十個穿著白色T-shirt,上面印著粉紅色purity﹝應該是﹞嘴上貼著純潔的紙條的青少年跟一群媽媽,其中不乏外籍人士,一看就知道是教會動員來的。當我們在排隊登記發言的時候,這一群純潔的青少年就站在我們的旁邊,她們有的人還竊竊私語的說:我們要離這些gay遠一點,好噁心!

在場外這些家長沒停止吵鬧過,她們一直大聲疾呼要換大場地,要讓每個人都可以發言否則要打電話灌爆台南市政府跟教育部,不斷的攻擊教育部是一群被同志控制的官員。

場內

最後教育部無法抵擋她們的威脅,答應給她們近來旁聽,坐那些空下來的坐位但是假愛人潮不斷,她們不斷的湧進,最後幾乎每一個走道都被坐滿,包括講台前的空地他們動員的人數根本是原本報名人數的兩倍,於是災難就開始了。

一進場,後面的兩個“家長”就說:不用寫甚麼,兩個大字:反對!
寫這兩個字就對了!她們都違反自然阿!也違反道家阿!還用得著問嗎?當然是反對後來在公聽會的進行過程中,我後面站滿了假愛的家長們,她們一直大聲的反駁每一個支持我們的論點,還對我們某些自身經驗的分享做出很誇張的嘲笑。有個輔導老師說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上帝的子民。她們就在後面激動的說:你在褻瀆神!不是只有一個,是很多個,這證明她們的愛都是虛假的。

教育部出席的的幾名編輯教科書的老師跟教育部的負責人員都很辛苦,她們不斷被家長攻擊,甚至還有人質疑她們根本就是同性戀,認為應該要找歧視同性戀的人一起來編教材,這樣才公平,否則教育部眼裡只有同志教育的單一價值。其實關於教材的部分,這些老師跟教育部人員都做出很詳盡的解釋跟反駁,我想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支持他們。她們很堅定不移的表示這些課綱必須實施,不好的地方願意商量修改,但是不能停止發放這些教學資源。

李明真、游美慧、卓耕宇、洪菊吟這幾個老師都很棒,可以的話,希望大家寫信鼓勵她們因為她們面對著是整個家長們、宗教團體們火力的集中點。
教育部訓委會第三組組長柯今尉也仗義執言,用種族主義來譬喻性平教育的重要,他的信箱是 ker826@mail.moe.gov.tw 希望大家也可以鼓勵他一下。

回到發言情況,對方大多以下列句型做開頭:
1.我是個生命教育工作者…..
2.我是個輔導工作者…..
3.同志需要的是愛跟陪伴,不是教材…
4.我也是個被霸凌者,直到主原諒了我,我的人生才重新開始…

其中我特別注意到南一中輔導主任有表明她的身分,表示他反對這份教材理由是他可以在生活中協助這些學生,不必用教材,教材容易誤導。

同時也有其他論點,譬如倡導同志會讓愛滋傳染更嚴重、真愛值得等待、國家生育率低,同性戀只會讓台灣生育率更低,以後阿共打來就沒人防守,台灣會亡國。

接下來是正方,正方有很多輔導老師跟國小老師,包括做在我旁邊的兩名高中職輔導老師、性平會的老師、好性會的夥伴、成大拉酷社、中正酷拉斯社的夥伴們,有的人遠從嘉義下來,也有的人一大早從屏東上來。從屏東來的這位女孩我就稱他為婷吧!當他說她是直同志的時候我們都很感動,他特地跑來為我們說話,還不畏懼這麼龐大的噓聲跟眼光,第一個為正方發言。在她之前有六個反方。

﹝說到這邊我必須離題一下,很多人都好奇,今天不是討論怎麼教這個課綱,怎麼又在辯論應不應該教的問題呢?沒錯!就是這樣,真愛跳針,品質保證。喵~﹞

我今天說:因為不是每個同志都可以飛去美國,去到已經對我們很友善的地方,我們也不能自己做一台火箭飛到一個不正常星球去生活,所以有人只能選擇從天橋上跳下來……很感謝這些老師寫出這份教材,讓我們知道我們不是孤獨的。同時我也反駁了愛滋病跟同性密友期的說法,這幾個理由她們真的是百說不厭。

其他一同前去的夥伴分配工作,講完好性會對於真愛聯盟的反駁。
其他是一些支持我們的家長跟老師,有個高雄全家盟的爸爸,他很支持這份教材,還寫信阻止高雄全加盟推廣反對的聯署。我事後去向他說謝謝,他說我們都是好孩子,要這樣面對一群大人真是辛苦我們了。其實我也成年滿久的了啦…雖然長得很像高中生….﹝汗﹞

希望今天有去的夥伴也能分享自己的發言,我就不在這邊對大家的論點多做闡述。

公聽會結束後,場地外的那群白色的純潔人群開始唱起聖歌,諷刺的是在公聽會結束前,才有個家長跳起來說這個公聽會沒有教友。

於是我們就在一百多對眼睛跟大台V8還有聖歌的歡送下離開台南大學。

事後說來輕鬆,但是其實有到場的同志朋友們幾乎都哭了。我們從進去開始到離開,都是被歧視的。有個輔導老師很捨不得我們這樣子被對待,還拿出報章雜誌說:我們生活中四處可見異性戀的腥羶色,為什麼這麼有脈絡可循、有設計的教材會被說是同性戀的腥羶色?說一說,她哭了,於是我們幾乎都忍不住跟著掉淚。

但是我希望所有的同志的眼淚都不會白流,我們必須付出比她們更多的力量才能獲得我們的正義。她們一直用所謂的多數來打壓我們,但我們應該實實在在的站出來,十個喧嘩的人比十萬個沉默的人還要來的有力量。

希望大家不要一直卻步不前,能夠努力的為自己的權益付出。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