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7/20南區性別多元教育公聽會,活生生的性別霸凌現場

對方簡直像是某種戒酒成長團體,一個人分享感想之後,其他人開始給予支持叫好、叫囂。但好不容易終於輪到一位支持教材的人發言,現場立刻一片噓聲~幾乎讓發言人的聲音快聽不見了。幸好台上的柯科長也很勇敢,不畏人群的立刻大喊:「尊重發言好嗎?」今天在台下替柯科長按了好幾個「讚」!

對方發言不外乎是之前已經聽見多次的「同志教育=變成同志=愛滋病=性氾濫=亡國滅種…」,但這次他們連假裝尊重都懶了,現場完全籠罩在恐同與仇恨的氣氛當中,雖然我坐在一群自己人的陣營中,但我仍然感到十分害怕,也為現場許多同志朋友感到心疼,為何同志就要遭受到這樣的羞辱與攻擊呢?

我知道真X聯盟他們來之前有先自己開過說明會,教導大家如何發言。由此我更覺得真X聯盟他們那些帶頭人的可惡,因為聽對方的引據,都是真X聯盟假造的書面資料,而非真實的教材內容!因此我們這邊也不斷的呼籲對方,懇求對方,請你們去看一下實際的書,就知道不是這麼一回事了!你們被騙了!我真不知是否也該恨他們,還是該同情他們被蒙蔽欺瞞了呢?

直到四十幾號謝佩珊老師激情的發言,控訴著我們的遭遇與如何被仇恨對待,現場氣氛開始有了轉變,我們那一群人的眼淚都不由自主的流下了,對方某些人也開始學會禮貌的對待不同意見發言者。

眼淚,似乎讓現場緩和了一些。但會議已經趨近尾聲。

終場統計,可能台南大學旁邊就是教會的原因吧,現場真X聯盟大約來了250人,我方大約只有50人,但最後根據美惠老師的統計發言人數比例來看,是24:26,我方只有小輸一個。(因為對方都是臨時被動員,沒有報名的人啊!)

其實這個公聽會的正確名稱是「教學參考資料公聽會」,這不是教科書,只是一本提供給教學現場教師們參考用的一本教學參考資料,卻能夠引來如此龐大的陣仗與激烈角力,還有許多憂國憂民擔心國家滅亡的沈痛家長們!我真的很懷疑他們知道自己在幹嘛嗎?

從會場走出來時,那場外那群「純潔青少年」們排成兩道歡送人牆,對著我們吟唱聖歌。或許,他們是想淨化我們這些妖魔的心靈?美惠老師拉著我的手說:「別怕!抬頭挺胸的走過去!」於是我故意放慢腳步,挺起胸膛從純潔人牆與詩歌聲走過,並用力的回看每一位純潔青少年的眼睛,用眼神告訴他們:「請放下仇恨!」

從台南大學走出來時,雨已經停了,天邊露出清朗,但心卻無法平靜,眼淚,還不停的在掉。

匿名:
7/20南區狀況今天12點多就去台南大學,一直等到1點多才登記發言。然後有位長的像立委黃偉哲的家長,想現場報名結果沒報到,就跟現場的家長一起大鬧現場,說欺負不會用電腦的人,叫市長來看……,還對工作人員及教育部官員&呂??﹝教材編者﹞大罵﹝他們全都是反對者﹞。

結果最後開放自由座現場來了一堆﹝約50人﹞坐在地上是拍手部隊,意見交流完就走了,然後在入場的時候看到一群年輕人嘴上貼著“純潔”膠帶。後來有不少人聽到他們說“等一下會有gay…好髒”,這次戰況極為激烈.衝突從場外就有,支持比上反對者約1:4─1:5,非常艱辛。

途中有一為支持者發言被那位鬧事家長噓,結果教育部的官員大吼“尊重”,那個家長還是一直在支持方講完後講一些話或小聲噓,後來我就直接在支持方講完話後對他大喊“尊重”,反對方的組成非常多元,有退休教師、輔導老師、家庭主婦等。

而支持方的發言最受矚目,有一位媽媽說他吃了很多藥因為她不知道能不能安全的走出去,也不知道她自己能活多久,她的聲音非常虛弱但堅定,中間她哽咽的說“我剛剛聽到門口那群年輕人說『有gay好髒』的時候……”,台下哭成一片。

下一位發言的年輕公民老師說他剛剛哭是因為他感覺到不少在座的同志因那句話使受到深深的傷害。他痛心的說“這就是你們所說的尊重嗎?”

還有一位成大的女同,講沒多久就哭著說“謝謝老師們編的教材,讓我知道我不孤單”,有一位成大的學生用教官的口氣質疑反方的尊重,總而言之整場公聽會煙銷味濃厚,出來之後那群少年還在走道列隊唱聖歌。

給參加者建議

1.要有鮮明的印象
例如我就說“我是應屆畢業的高中生,比在座各位都更接近所謂的教學現場”,有不少支持方都說自己是老師之類的,還有一位在結語說“在座各位家長,你們有霸凌別人或被霸凌過嗎,你們有被用不雅字眼稱呼過嗎?所以各位官員應該重視我的意見而不是那些沒經歷過的家長”,成大女同說自己是成大的社團領導,拿過各種獎學金,還公費出國交流等等。

2.訴求清楚
例如質問反對方是否完全讀過三本教材,質問反對方﹝真愛聯盟﹞對友善的定義﹝真愛聯盟參加者說聯盟對同志很友善﹞

SKY:
其實我到現在情緒還是很亂,但無論如何我都希望我能夠盡快寫下這篇文章。因為過幾天中區、北區、東區的夥伴可能會遭遇到一樣的事情,我希望他們能做好保護自己的方式。轉開Beyond的光輝歲月跟Pink的Mr.President好一陣子,我才有心力的組織好這一篇文章,如果有甚麼失序的部分尚望告知。

文章可能很長,我希望詳實記錄一些我觀察到的情況給大家做參考。我很擔心接下來宗教團體會如法炮製,不斷動員搗亂,只因她們沒有足夠名額…

場外

今天我們一群人剛到場的時候,就看到幾十個家長圍在登記櫃檯前面咆哮,大意是說教育部公告資訊只在網路上,他們不會用電腦,當然沒辦法搶到名額,另一批又有幾十個家長,就在場邊大聲喧嘩說:整個台南市有一百多萬人,憑什麼給這一百個人代表決定要不要用這些教材!

有看不過去的夥伴說:你們這樣大吵大鬧,一點也沒公民素養,這樣子鬧就對了嗎?她們立刻激動的圍上來指著我們的鼻子罵說:你們爸爸媽媽允許你們在這裡當同性戀嗎?你們大學生會用電腦,我們又不會!後來前面登記台的性平教育委員─李明真老師控制不住場面,一直要那些家長安靜聽他解釋,但是有個爸爸越講越不聽,還用閩南語嗆他說:用台語跟我溝通阿!你講國語我聽不懂啦!你們就是欺負我們台南人啦!

我們見狀就安靜下來,希望讓教育部的人可以好好控制場面,但混亂的情況卻不止於此。他們在登記台前面阻礙我們登記,一直檔在櫃台不讓活動進行。大概阻滯了半小時…最後她們終於協調找出一間教室讓這些人先進去休息,她們才勉強讓開。

當我在登記領取資料的時候,我抬頭跟似乎是齊明的人對望到,他手上的相機正對準著我拍攝,跟我對上眼三秒後,他若無其事是的把鏡頭轉到別的方向,然後再迅速的收起來。坦白說我當時的憤怒值已經可以讓我放兩個大絕招了,但是我還是忍下來,如果他們事後私自公布我的照片跟其他資料我會再做打算。眼下並不希望製造更多衝突。

但是當我領完名牌跟資料,準備要去排隊領發言條的時候,門口出現了一大批約五六十個穿著白色T-shirt,上面印著粉紅色purity﹝應該是﹞嘴上貼著純潔的紙條的青少年跟一群媽媽,其中不乏外籍人士,一看就知道是教會動員來的。當我們在排隊登記發言的時候,這一群純潔的青少年就站在我們的旁邊,她們有的人還竊竊私語的說:我們要離這些gay遠一點,好噁心!

在場外這些家長沒停止吵鬧過,她們一直大聲疾呼要換大場地,要讓每個人都可以發言否則要打電話灌爆台南市政府跟教育部,不斷的攻擊教育部是一群被同志控制的官員。

場內

最後教育部無法抵擋她們的威脅,答應給她們近來旁聽,坐那些空下來的坐位但是假愛人潮不斷,她們不斷的湧進,最後幾乎每一個走道都被坐滿,包括講台前的空地他們動員的人數根本是原本報名人數的兩倍,於是災難就開始了。

一進場,後面的兩個“家長”就說:不用寫甚麼,兩個大字:反對!
寫這兩個字就對了!她們都違反自然阿!也違反道家阿!還用得著問嗎?當然是反對後來在公聽會的進行過程中,我後面站滿了假愛的家長們,她們一直大聲的反駁每一個支持我們的論點,還對我們某些自身經驗的分享做出很誇張的嘲笑。有個輔導老師說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上帝的子民。她們就在後面激動的說:你在褻瀆神!不是只有一個,是很多個,這證明她們的愛都是虛假的。

教育部出席的的幾名編輯教科書的老師跟教育部的負責人員都很辛苦,她們不斷被家長攻擊,甚至還有人質疑她們根本就是同性戀,認為應該要找歧視同性戀的人一起來編教材,這樣才公平,否則教育部眼裡只有同志教育的單一價值。其實關於教材的部分,這些老師跟教育部人員都做出很詳盡的解釋跟反駁,我想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支持他們。她們很堅定不移的表示這些課綱必須實施,不好的地方願意商量修改,但是不能停止發放這些教學資源。

李明真、游美慧、卓耕宇、洪菊吟這幾個老師都很棒,可以的話,希望大家寫信鼓勵她們因為她們面對著是整個家長們、宗教團體們火力的集中點。
教育部訓委會第三組組長柯今尉也仗義執言,用種族主義來譬喻性平教育的重要,他的信箱是 ker826@mail.moe.gov.tw 希望大家也可以鼓勵他一下。

回到發言情況,對方大多以下列句型做開頭:
1.我是個生命教育工作者…..
2.我是個輔導工作者…..
3.同志需要的是愛跟陪伴,不是教材…
4.我也是個被霸凌者,直到主原諒了我,我的人生才重新開始…

其中我特別注意到南一中輔導主任有表明她的身分,表示他反對這份教材理由是他可以在生活中協助這些學生,不必用教材,教材容易誤導。

同時也有其他論點,譬如倡導同志會讓愛滋傳染更嚴重、真愛值得等待、國家生育率低,同性戀只會讓台灣生育率更低,以後阿共打來就沒人防守,台灣會亡國。

接下來是正方,正方有很多輔導老師跟國小老師,包括做在我旁邊的兩名高中職輔導老師、性平會的老師、好性會的夥伴、成大拉酷社、中正酷拉斯社的夥伴們,有的人遠從嘉義下來,也有的人一大早從屏東上來。從屏東來的這位女孩我就稱他為婷吧!當他說她是直同志的時候我們都很感動,他特地跑來為我們說話,還不畏懼這麼龐大的噓聲跟眼光,第一個為正方發言。在她之前有六個反方。

﹝說到這邊我必須離題一下,很多人都好奇,今天不是討論怎麼教這個課綱,怎麼又在辯論應不應該教的問題呢?沒錯!就是這樣,真愛跳針,品質保證。喵~﹞

我今天說:因為不是每個同志都可以飛去美國,去到已經對我們很友善的地方,我們也不能自己做一台火箭飛到一個不正常星球去生活,所以有人只能選擇從天橋上跳下來……很感謝這些老師寫出這份教材,讓我們知道我們不是孤獨的。同時我也反駁了愛滋病跟同性密友期的說法,這幾個理由她們真的是百說不厭。

其他一同前去的夥伴分配工作,講完好性會對於真愛聯盟的反駁。
其他是一些支持我們的家長跟老師,有個高雄全家盟的爸爸,他很支持這份教材,還寫信阻止高雄全加盟推廣反對的聯署。我事後去向他說謝謝,他說我們都是好孩子,要這樣面對一群大人真是辛苦我們了。其實我也成年滿久的了啦…雖然長得很像高中生….﹝汗﹞

希望今天有去的夥伴也能分享自己的發言,我就不在這邊對大家的論點多做闡述。

公聽會結束後,場地外的那群白色的純潔人群開始唱起聖歌,諷刺的是在公聽會結束前,才有個家長跳起來說這個公聽會沒有教友。

於是我們就在一百多對眼睛跟大台V8還有聖歌的歡送下離開台南大學。

事後說來輕鬆,但是其實有到場的同志朋友們幾乎都哭了。我們從進去開始到離開,都是被歧視的。有個輔導老師很捨不得我們這樣子被對待,還拿出報章雜誌說:我們生活中四處可見異性戀的腥羶色,為什麼這麼有脈絡可循、有設計的教材會被說是同性戀的腥羶色?說一說,她哭了,於是我們幾乎都忍不住跟著掉淚。

但是我希望所有的同志的眼淚都不會白流,我們必須付出比她們更多的力量才能獲得我們的正義。她們一直用所謂的多數來打壓我們,但我們應該實實在在的站出來,十個喧嘩的人比十萬個沉默的人還要來的有力量。

希望大家不要一直卻步不前,能夠努力的為自己的權益付出。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