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作文與做愛

文/李雨薇

生活中的許多事情都是相通的,關鍵是妳如何去發現、去思考。

作文,需要有一定的基礎,先要認識文字、知道文字的意義、再練習造句、破題、節奏等等⋯⋯

學會了那些之後,妳才能開始學習語法分析、寫短篇文章。

這就好比是性愛中的基本常識一樣,要學習區分肌肉,學習如何控制肌肉的力量等等。

但即使這些都學會了,也不代表妳就會寫出好文章來了。還需要妳不斷的練習,身體和心理的協調,對性觀念看法的正確導向等等⋯⋯

整個性愛,其實就像是寫作。難怪林語堂先生說:「文章無法。」

文章,是個人性靈的表現。「性靈」這東西,惟我知道,連生我的父母也不知,同床的配偶亦不解。但文學的生命卻寄託於此。有性靈的文人,必然排斥格套(筆法、句法、段法),因而可以尋到文學的命脈,意之所至,自成佳境,絕不會被格套定律所拘束。

現代散文的技巧,專於冶議論情感於一爐,而成為個人的筆調。這議論情感,非自修辭章法學來,乃是由解脫性靈參悟道理學來。所以桎梏性靈的修辭章法,鈍根學之,將成啞巴。慧人學之,亦等鈍根。

語堂先生的教誨,讓我對作文突然茅塞頓開。我對語法雖一竅不通,但並沒有妨礙我寫出好文章來,這個和做愛的問題何其相似。

做愛是一件非常感性的事情,那些區分肌肉和提高性愛的關係,就像是語法與寫作的關係那樣,哪來那麼多的推論道理呢?

語法是需要知道的,但不是寫出好文章的關鍵。從來沒聽說誰的語法好,就肯定能寫出好文章的道理。

同理,也沒有光知道區分清楚哪個肌肉,就能提高做愛能力的。

Tags : 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