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在我身邊,想她

文/瑪麗

一開始,只是想玩個遊戲,像是角色扮演一樣,我是醫生,你是病患,我負責治療名叫「失戀」的症狀。   

在你退伍後投入職場沒多久,正躍躍欲試想要一展身手的時候,女友卻對你提出分手,還殘忍的補上備註:「其實從半年前開始對你就沒有感覺了,但我想最後一件能為你做的事情,就是不要在你當兵的時候離開你。」  

五年的戀情結束,對你來說像是突如其來的事件,但對她來說,這只是一個籌備已久的計畫,在她心中默默的倒數進行,對於她最後的體貼,你不知道是該恨他還是該感謝她,她放手放得那麼冷硬堅決,沒留給你任何挽回的機會,你像是個孩子站在路中央,突然發現自己迷路了,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你說,看看身邊認識已久的朋友們,只有我敢直接對你說出惡毒又直接的批評,所以你需要我,比起溫柔的安慰哄騙,你更想要毫不留情的責罵,也許有一天你會突然被罵醒,就可以繼續往下走。

於是我們成了固定的週末夥伴,像是看場電影、吃頓美食、參觀每個熱門展覽,有時會在咖啡廳發呆一整天,甚至我們還一起去報名油畫班,即使我們都沒什麼藝術細胞,反正目的地不是重點,你只是想轉移注意力,而我在一旁輔助,在你不知不覺翻起手機裡的舊照片時搶走你手機,當你又無意義的想開始探究她不再愛你的原因時,我冷言冷語的攻擊你,不停的在你傷口上灑鹽,然後我們再一起觀察,傷口是否就快要癒合。  

但我發現,攻擊人的角色不是想像中好當,尤其當妳的對手是一名傷兵,只會越來越難以下手。也許在其他人眼中,你似乎已經慢慢走出來,可是我知道那只是你愛面子的假裝,以前你總是問我:她為什麼離開你?是你不夠好還是她在公司有了新對象?現在的你卻問我:你還能有愛人的能力嗎?那種想用力守護一個人的心情,還有可能會出現嗎?問題開始有了微妙的轉變,我變得無法回答你,或是再用諷刺、開玩笑的口氣回應,看著私底下失落寂寞的你,再看到大家面前重拾自信、開心打鬧的你,我突然覺得我比你還要難過不捨。 

Tags : hot issue
瑪麗
萌系怪怪美少女無里頭另類觀點,渴望愛情卻又沒自信的小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