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別再想她了好嗎?

文╱貝莉

其實他們的開始是同盟,兩個受傷的人遇在一起,開始度日。

也許是誰都不想獨自舔舐傷口,而老跟朋友們細數那些傷口,似乎也只是給人壓力,像是未立契約的約定,倆人玩起了夥伴遊戲,

這樣的遊戲很簡單,因為彼此沒有任何共同朋友跟生活,所以,不會有任何想起前度戀人的的機會,不會像跟姊妹們出去時會有話題談到「他」。講白點,有時候即便路過、經過、做過跟前度在一起時所發生的任何事,他們可以選擇忘記,或者會用自己的角度說出來,大都是初次的傾聽者。

失戀時最難過的就是,當你在轉述過往故事時,當時有參與的人們會用自己的角度去講述他們的想法,可是有時候當你決定要忘記一個人時,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提醒,因為總是需要強大的意念,把這個故事轉換成,要憎恨或者遺忘,把這份記憶轉換成一個,自己比較好接受往前的版本。

所以跟他在一起時,她很開心,她可以感覺到,他也是。
看似約會遊戲,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心底還有別人。

於是兩人相伴著看電影、聽音樂、逛街、吃飯、看書,深夜MSN,講講電話,恪守本分地不越界線,在寂寞的路上,有人陪著自己,撫平的不是寂寞的肉體,而是孤單的靈魂。

有人說,要忘記一個人的方法,就是要去談下一段戀愛,她以前也都這樣做,但這次她發現,或許這樣比較好,至少,這樣她沒有躺在一個人身邊想著另一個人的愧咎感,至少,她也不用擔心,這個躺在她身邊的人,是否也想著另一個人,好像背對背地,看起來十分親近,距離卻如此遙遠。

他們雖然連手都沒牽過,哭泣時也沒有擁抱,但距離卻比什麼都還近,因為那是平靜地、安全地、恰如其分的空間。

時間慢慢過去,她覺得自己好平靜,直到那天,前度戀人來找她,問她想不想回來。她楞了楞,有點慌張,夜裡失眠,所以決定告訴他。

「妳是為了他失眠嗎?」男人問她。
她說不是,她從來沒想到害怕孤單的自己,可以回答的如此堅定。
「要我可能會想回去喔!」男人的一句話,卻把自己推到深淵。

你還想著她嗎?

原來在這些日子裡,你隻字未提,卻也還是想著她嗎?
如果她回來找你,你會堅定如我,完全不眷戀嗎?
還是這只是你試探我的小玩笑?
在我身旁的你,究竟是想著我,還是分分秒秒的想著她呢?

那瞬間,她突然覺得,這個老是一直在他身邊的人,她以為靈魂相濡以沫的人,好遠,好遠,是一種可能天堂,也可能孤寂的咫尺天涯,殘忍距離。

「別再想著她好嗎?」這樣的問句,她卻因為害怕離別,連開口都不敢說。
而這究竟是害怕孤單還是愛,她自己,卻也分不清楚,那是什麼。
她只知道她唯一的願望是,希望他,別在陪著她的時候,心裡還想著另一個她。

貝莉的facebook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