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 東方不敗」

文/林青霞

「用力!用力!再用力!」我用盡了全身吃奶的力猛地一甩頭,好不容易從夢魘中醒了過來。「撐着點,別再睡着了又醒不過來。」瞇着眼晴往窗外望去,漫山的烟霧,許多光着膀子的大男人,手裏提着裝滿點燃稻草冒出大量輕烟的水桶,一邊叫嚷着,一邊漫山遍野地跑,製造出烟霧瀰漫的氣氛,攝影機架在高台上,特大號風扇在攝影機的後側,攝影師正在試鏡頭,導演用大姆指和食指托着下巴,微皺着眉,正在跟攝影師交換意見。我坐在破舊的七人小巴(小型汽車)裏,穿着東方不敗的戲服,在那荒山上也算是個男人。唉!這是何苦?大姑娘家的,三更半夜混在這些『臭』男人堆裏扮男人,累得差點醒不過來。

副導演請我就位,到了現場才知道我得站在高高的樹頂上,表示東方不敗武功高強。武術指導把兩條威吔(wire,吊繩索,演戲用)穿過戲服,扣在戲服裏繃得緊緊的威吔衣上。「一!二!三!拉!」我上了樹。個把鐘頭後才聽導演喊「預備!預備!預備!開風扇!放鴿子!Action!」一大羣鴿子朝我這兒飛,「啪」的一聲,一隻鴿子打在我臉上。臉滾燙。我心想千萬別眨眼,忍着點,挺起胸來扮威武。否則重拍更辛苦。結果因為鴿子沒演好還是得重來。

東方不敗練功。

沙塵滾滾。

我在沙灘上,張開雙臂奮力向前奔,大風扇吹起紅木泥,銀幕上的我神勇威武,銀幕下的我灰頭土臉。

東方不敗要從海面升上來。

拍這塲戲前一晚,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早睡。

電話鈴響了,是楊凡找我打麻將。

「不行!今天我要早睡,明天早班要下水。」

「拜託啦!三缺一。」

「絕對不行,現在已經十點了,要打到什麼時候呀?」

「有尊龍吔——」

「有尊龍?好吧——為了看明星——最晚不能超過十二點。」

那晚楊凡特別開心,笑得連小舌頭都看到了。打了四圈,到十二點我堅持要走。其他三家千求萬求的不讓走。好吧!免為其難再打四圈,就這樣四圈又四圈,一直到天亮六點才「收工」。

我拖着疲憊的身子,覺也沒睡就到了拍戲現場,化好裝準備一會兒下水。左等右等還沒輪到我,也不敢睡覺。直到黃昏才叫我穿上戲服。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