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她的百年婚禮

Share

文/小左
上了計程車,她補了一下妝,看了一下錶,然後眼睛落在窗外的街景。她正準備前去參加一場朋友的婚禮。

今年,民國一百年,她個人感觸特別多。感觸之所以特別多,是因為今年喜帖特別多。而且不是一般多,而是多好多。

喜帖多好多,愛情修成正果是個原因,但百年的氣氛似乎更是個主因。她發覺身邊有戀情的人,從交往七年的,到交往三個月的,大家好像串通過似的,同時排定今年要結婚,不約而同地對她拋出紅色炸彈。

無論是熟的、不熟的、裝熟的,喜帖通通沒有缺席;無論是北部的、中部的、南部的,場次通通都有。雖然這些發帖人互不相識,但卻非常有默契的都選在今年發帖,這倒是頭一回讓她真正見識到「團結力量大」的真諦。

之所以大家一窩蜂趕在百年結婚,多數人是為了討個吉利。因為「百」這個字讓人感覺圓滿,譬如說「百」如果是個分數,就代表滿分;「百」如果是份教育,那就叫百年樹人;「百」如果是句成語,那肯定是百年好合。

而結婚常常是這樣,兩邊的父母給一點壓力,同學朋友給一點壓力,親友鄰居給一點壓力,一樁婚事常常就在壓力鍋裡成形了,和燉雞湯的道理差不多。加上百年是個很討好的一年,結果這氛圍順理成章的就變成結婚的幫兇了。攤開來看,百年所營造出的結婚氛圍,其實和「都是月亮惹的禍」那感覺如出一轍。

她往年接到喜帖,有交情的,婚宴一定準時到場。如果沒有交情的,她也還能改變一下心境,把喜帖當成帳單,想像去高級餐館用餐,人嘛,總是有不得不去的宴會啊。不過,今年不知道是不是喜帖數量超過一般想像,她越來越覺得這喜帖根本就是一張罰單,一來整張紅通通的,二來她總覺得有種被懲罰的感覺,那不僅僅是金錢上的感覺,而是包括精神上的感覺。

她覺得結婚,是愛一個人,是想要與一個人相處一輩子。她不懂的是,為什麼有人可以認識三個月就結婚。三個月的認識與一輩子的相處,兩者之間好像有一種比例失調的錯覺,雖然談不上對與錯,但在她的觀念裡,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也因此,讓她更覺得百年氣氛不僅僅只是結婚幫兇,更可以說是根本就是共犯。

她希望自己更理性一點,至少,在決定結婚這件事情上頭,要更理性一點。只是,她怎麼也無法去明白確認,到底如何去辨識何時才是該結婚的時機?她身邊的人總說,百年只有一次,難得百年一次,要結婚當然要選擇今年結婚。而她腦子裡,卻只堅持著「結婚只該有一次,一次就該要百年」的念頭。

她個人感觸特別多,在這民國一百年。感觸之所以特別多,是因為大家好像都找到了結婚的理由,但她卻無法找到理由。而且,百年的氛圍對她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下了橋,過了最後一個紅綠燈,婚宴的會場終於到了。「不用找了!」下車付錢的同時,她對計程車司機這麼說。而當計程車駛去後,她竟久久站在原地,對她剛剛下車時所說的那句話,若有所思。

「不用找了……不用找了……不用找了……」她腦中不斷的重覆著。

在結婚這件事情上頭,她一直希望自己理性一點。只是,她怎麼也無法辨別,何時才是該結婚的時機。在這找尋結婚時機的同時,也許直到覺得「不用找了」,就是最終的答案。

Advertisement
小左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