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蝸牛食堂摘文(1)

文/小川糸

一開始就在腦中決定好的,就是食堂這兩字,我不是要開咖啡廳、酒吧,也不是居酒屋,就是食堂。

我用多餘的布裁縫成桌巾,到鎮上去挑選符合我想像的椅子,也跟媽媽借了電腦,上網訂購烹調器具,每天要做的事情好多好多。

我連在這段期間,都沒和別人說過一句話。所有事情都用筆談、手勢、動作來表達。每天雖然忙碌,但是心情雀躍。

親自支援我這些準備工作的,是我回來的第一天在無花果樹下再見到的熊桑。熊桑在這裡土生土長,人脈很廣,對自然也非常熟悉,是我最好的顧問。一有困難,只要去找熊桑,幾乎都能解決。

食堂的內部裝潢,幾乎是熊桑和我兩人三腳般同心協力完成的。

像使用鏈鋸、搬木材、釘釘子這些吃力的工作都拜託熊桑,刷油漆、打蠟、貼磁磚等則是我自己動手。每次想要修正時,立刻湧現無盡的創意,兩個人每天都做到太陽下山,還有許多事情做不完。

山上的樹木一天天變色,白晝的時間愈來愈短。

我希望新開的食堂是讓人明明是第一次來,卻覺得似曾相識的不可思議的空間。

希望它是一個讓人人都可以放鬆、找回自己的祕密洞穴般的場所。

我想讓內部裝潢徹底地柔和可愛。

大約費時一個月,相當接近我腦中印象氣氛的食堂完成了。

……

我閉上眼睛,蝸牛食堂似乎就這樣慢慢啟動了。

我騎著蝸牛號環遊山村一周回來時,熊桑正在劈從山裡撿來的木頭,幫我準備火爐的燃料。

我拿出筆談本,寫下訊息,趁他休息的空檔問他:
【熊桑想吃什麼,請儘管要求。】

這個完全出乎意料的問題,讓熊桑露出一種原以為是甜的東西、沒想到吃下後發現是苦味的表情,噘著嘴唇。
「想吃的東西啊……」
「說起來,每天都吃老媽做的菜,最近都沒吃咖哩了。」
 
……

熊桑吃了我的料理的幾天後,他帶著住在他家隔壁的「小老婆」來蝸牛食堂。當然,我們雖然叫那個人小老婆,但她並不是熊桑的小老婆。

在這個山谷寧靜小村裡沒有人不知道,她非常有名。我從小就知道她的事情。但我很害怕,從來沒有開口問過。因為她一年四季都穿著一身漆黑的喪服。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