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街角的麵包店

然而,他也不只一次在話中暗示,他的學歷,收入,都遠不及我。如果在一起,他會覺得那是一種無形的沉重壓力。我們都有各自的心結糾纏盤桓著。於是,我們都像在逃避什麼,卻又都捨不得分開。他來我家看電視的時間愈來愈多,可是到了晚上十一點左右,他又會強迫自己似地匆匆離開。這樣下去究竟會是什麼結果,我也不敢去想。

終於,他還是做出了決定。

「這些年我也存了點錢,我想要到法國修業。」他說。

「哦?」我有點不高興。這語氣不是商量,而是直接告訴我他的決定。

「妳生氣了嗎?」他怯怯地問。

「生氣?生什麼氣?這是好事啊!」我忍住眼淚。既然我們從來不是情人,我又有什麼資格流著淚不讓你走?

「我今天可以留下來嗎?」他問。   

「隨便你吧。」

晚上,我一個人早早睡了,把他一個人扔在客廳。

「你愛看什麼節目就看吧,反正你來這裡的目的不就是看電視嗎?」我狠狠地丟下這句話。

半夜,我忽然被低低的啜泣聲吵醒,一睜開眼,看見他跪在我的床邊,臉側貼著床掉眼淚。

「傻瓜,哭什麼?」我的心如刀割。

「之前,我每天都很期待妳來店裏看我做蛋糕……」

「後來,我說要到妳家看電視也是藉口……」

「我……」他哽咽著,說不出話。

「別說了,我都明白的。」我輕輕拍著他的背,像哄小孩似的。

我不讓他繼續說下去,如果他說他喜歡我,我恐怕真的就不會讓他走了。但是,我不想成為他的牽絆。就把這感情放在心上吧。

他,終於還是走了。他是該走的。他還年輕,世界仍遼闊。

幾個月後,那家麵包店又倒了。但是,我已經沒興趣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店。我總是繞道而行,不願意經過。

Tags : 女人心事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