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冥王星女人復活了:解除女性慾望之鎖

文/許佑生

不是有一本書名,叫男人、女人來自火星、金星之類的?我要揭穿的是另一層真相:有的女人們來自冥王星!望文生義,表示她們的慾望自動進入冷感期,被甩在黃道九宮的最荒涼邊界。

一個男人的性慾強,好像只要臉皮厚就能生存,多數男人噤聲不語同情,某些女人亦能相當程度諒解。

但一個女人若是慾火旺,可天壤之別了,不僅男人這時假惺惺起來鄙夷,連女人也加入丟石頭行列:「敗壞我們女人的臉!」兩大陣營都要圍剿她,自家姊妹絕不會手下留情。

2010年1月,賭城拉斯維加斯通過一項法案,同意賦予男妓合法的工作權。從此,老公帶老婆、男人帶女友去賭城不管開會或純粹去玩,男士們會突然半天遁走,即使老婆、女友確知他去嘿比了,她會敢在合法制度下,放自己的情慾一馬,也讓身體被另一個男人侍奉如女神嗎?

女人被慾望管死死的,不一定是婚姻,而是腦子;即令有些單身、單親的女人在有合法機會買春時,她們買得下手嗎?

男人不是每個外在條件好,隨便在酒吧還釣得到美眉。因此放聰明,以錢來「掏一掏自己」,事後又是好漢一條。

但女人有可能這樣做嗎?以前推說法律不許,現在沒藉口了,賭城已經准了,有史以來男人第一次可以合法賺身體錢。

但始終被傳統巨大力量驅逐到「冥王星」的女人們,被迫已經幾近性冷感成習慣了的身子,會突然敢對自己解嚴?

OnePoll.com剛對3000名網友調查,男人每天13次想到性,女人5次。我們一直活在男人的慾望強、女人慾望弱的「層層疊疊公文報告夾」裡,始終被這個結論洗腦。

妳願意相信每次聽起來都像是為男人設計的問卷,或是相信自己慾望的直覺:我的身子也許來自冥王星,但我的慾望跟男人一樣,來自火星!

我有位女友與前任男友分手後,三年「吃素」,沒被半個男人碰過。最近她給朋友拉去作專為仕女服務的猛男按摩,回家大哭一場。

她的身體重新被男人觸摸,好像在外晃蕩三年的遊子返鄉。雖屬純按摩,畢竟是男人寬厚的手在肌膚上遊走,每粒被前男友愛撫、親熱過的細胞,從奄奄一息中活過來,再無寧日,一直吵:「我們還要!」

她開始觀察周遭親友,發現自己並非個案。女人斷了前任關係,就進入「守寡」期,身體戴孝,「門扉」深掩,還忿忿鎖上兩道鎖。

男人正好相反,一跟女友分,不再受束縛,像「喪期已過」,開始穿花衣裳,扮一隻花蝴蝶,鑽向女人堆。

男女處理「緣分已盡」,態度180度相異:

【男人】加速去找別的女人,理由是移轉感傷;果然不久便消腫,又是一條好漢。

【女人】從恨男友開始,一路恨到天下男人;因此不再接觸別的男人,感傷越積越腫。

分手後,男人補償(或該說是犒賞)自己;女人懲罰自己,所有福利通通撤銷。

我這位女友跑來跟我訴苦,怨自己明明身體想「通」了,腦子卻還似晚娘舍監一般管著身體,不准外宿。她問,為何女人要一夜情這麼難,自己這一關都過不了?

【心法祕術】

「男人花心,女人癡心」、「男人重性、女人重情」…這一類如咒語般的論調,老是在洗女人的腦,告誡自己「情感比肉體高尚」、「節慾比享慾優雅」。

Tags : 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