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蝸牛食堂摘文(2)

等小老婆喝完一整瓶紅酒,要吃涮口用的柚子冰沙時,只差幾分鐘貓頭鷹爺爺就要宣告晚上十二點整。

我不知道她一邊想著什麼一邊吃著我為她準備的美食。她雖然喝了很多酒,但臉色完全沒變,絲毫沒有酒醉亂性。她貫徹著沉默寡言的老太太角色,直到最後。

我拿著要和提拉米蘇一起端出去的冰淇淋材料,走到蝸牛食堂外面。

小老婆手邊還有餐後喝的渣釀白蘭地。我計劃在這段時間利用外面的冷空氣製做冰淇淋。剛走出食堂一步,瞬間冷到感覺連骨髓都結凍。四周充滿了冰冷的空氣。

我趕緊把裝著材料的不銹鋼桶放進冰水中,用盡力氣快速打動攪拌器。抬頭仰望,大大小小的無數星星,默默地在天空中閃爍。
好幸福啊!

太多的幸福漾滿整個胸腔,幸福到幾乎要呼吸困難死去的程度。
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樣的天空下為某個人做冰淇淋。而且居然這麼快就完成我長年以來的夢想……

攪拌器的聲音就像音樂般在黑暗中喀啦、喀啦地響著。
中途加進去的蘭姆酒香,氣味搔癢鼻腔。

嘴角呼出的白色氣息,漸漸融入冰冷的夜裡。
回頭看向蝸牛食堂裡面,隔著布簾,仰頭喝著渣釀白蘭地的小老婆的姿勢,像剪影般鮮明映出。酒杯是外婆送給媽媽的大正時期彩色水晶杯。在小老婆滿是皺紋的手中,如珠寶般晶瑩閃爍著。

我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把馬斯卡彭尼起司提拉米蘇和香草冰淇淋盛在碟中,連同濃郁的espresso咖啡一起端出去。咖啡豆我只用沖繩生產的,同時附上也是沖繩離島生產的黑糖。面對這一切,小老婆合併雙掌、閉上眼睛,表情宛如虔誠祈禱的修女。

我和上次偷看熊桑時一樣,也是用小鏡子從布簾縫隙偷看她。我的手發抖著,鏡中的影像也搖搖晃晃。
 
那是一位已經活了七十多年的老太太啊。自己彷彿在看外國老電影一樣。她思念著已死的人,幾十年來都沒笑過,一心守喪。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心境呢?光想像就覺得不可思議。那無法再見到自己寄予如許思念的人的絕望感,到底有多深?

小老婆喝了一口espresso咖啡,用帶點麥芽糖色的銀湯匙舀起剛剛做好的香草冰淇淋,直接含在口中。
鏡中的小老婆閉著眼睛不動。太冰冷而刺激到牙齒了嗎?我擔心地看著。只見她睜開眼睛,用縹緲的眼神望著從天花板垂下的吊燈。

藏在這個吊燈裡面的小小燭光,一直照耀著小老婆和她男人濃情蜜意的生活吧!她再喝一口咖啡,這回舀一口提拉米蘇,含在口中。然後又閉上眼睛,再慢慢張開眼睛,望著吊燈。

最後,小老婆吃光了我所準備的食物。
她喝完最後一口咖啡,對著我的鏡子低聲地,用像和暖春陽的溫柔聲音說:「謝謝妳的招待。真的是太好吃了。謝謝妳。」

然後,她深深地一鞠躬。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小老婆的聲音,迷人而有氣質,像用砂紙把表面的凹凸粗糙全都磨平了一般。我被她的聲音迷住了。瞬間好像看到了她那曾像彩虹般亮麗的年輕影像。

她說想躺一下,我連忙整理好葡萄酒木箱做成的沙發床,領她過去。
一定是蔘雞湯發揮效力了。

我輕觸小老婆的指尖,暖烘烘的。血液循環良好,可以睡得很熟。
她在蝸牛食堂裡一直睡到隔天早上。

過了幾天,繼熊桑之後,小老婆也發生了奇蹟。
曾經那樣固執地穿著喪服的小老婆,不但穿上別的衣服外出,而且也不再拄拐杖,健步如飛。

我是在超級市場買日用品的時候親眼看到的。
那時忽然感覺背後有股華麗的氛圍,於是回頭一看,是個穿著鮮紅外套的老太太。像俄羅斯人般戴著毛茸茸的華麗帽子。

起初我沒發現她就是小老婆,還以為是哪位從國外回來、誤闖這個村莊的有錢老太太,因為好奇才來參觀日本鄉下的超級市場。
但仔細一看,確實是幾天前到蝸牛食堂吃飯的小老婆沒錯。她那薄薄的嘴唇,居然塗上了深桃紅色的口紅。

這件事在平靜的山村裡面成了大消息,經過大家口耳相傳,瞬間無人不曉。
隔天,聽熊桑轉述,原來那天晚上小老婆在蝸牛食堂吃了晚餐,在葡萄酒箱做成的簡易沙發床上睡著後,她做了個夢,那個死去的男人,清晰地在她的夢中出現了。

自他死後,小老婆每天每夜都祈求能夠和他在夢中相會,可是從來不曾如願。而那天晚上,她終於和最愛的男人重逢了。
站在枕畔的男人告訴她,一定很快就會在天國相見,希望她重逢以前,能好好享受剩餘的人生。  

熊桑告訴我,小老婆感到非常地幸福。並且熊桑很快下了結論,說小老婆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來蝸牛食堂吃了我做的料理。
就這樣,吃了蝸牛食堂的食物,然後就能達成戀愛和心願的傳言,漸漸地在村莊和附近小鎮人們的耳中傳開。

小川糸《蝸牛食堂》/時報出版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