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他「婚」了 深圳首對男同性戀人公開舉辦「婚禮」

文/南方都市報

我們是正常人,只是攜帶了不同的基因,導致性取向不一樣。除此之外,我們跟男女夫妻一模一樣。我們想通過舉辦婚禮的方式,得到大家的祝福和支持。 ——馬克與安安

「我願意娶他,不管他以後健康還是有疾病,是貧窮還是富有,都愛他尊敬他,直到永遠……」昨日中午,在羅湖區一家酒樓4樓,一場不同尋常的婚禮冷清上演:切蛋糕、拜天地、互換鑽戒、動情互吻……和其他「中西合璧」的婚禮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主角是兩個男人———25歲的馬克和23歲的安安,到場祝福的親友也只有寥寥數人。

這是深圳首對公開舉行婚禮的同性戀人,他們希望以這種方式得到社會的理解和祝福。

親友拒絕出席婚禮

「恭祝安安先生和馬克先生婚姻大吉!」昨日中午,羅湖區一家酒樓擺出了火紅的大喜字,引來眾多路人的圍觀。

「辦事的人真是粗心,連喜帖都寫錯了字?」不少路人好心過去提醒,讓酒樓服務員立即改正,寫成「安安小姐和馬克先生」。服務員則微笑著解釋,這是應新人要求掛上去的,舉行婚禮的確實是兩個男人。

這場特殊的婚禮在酒樓4樓宴會廳舉行。馬克身著筆挺的黑色西服,胸前掛著寫有新郎的小紅花,站在大廳門口迎接親友。

「大家還是不理解我們!」昨日中午12時多,宴會廳還只有稀稀拉拉幾個人,馬克心情沉重,在一旁唉聲嘆氣。馬克說,他和安安給幾十名親友發了請柬,還挨個打了電話,希望大家共同見證他們的婚禮。但真正出席婚禮的只有寥寥數人,其他親友都以各種理由拒絕出席。

「安安,你是不是被什麼事情刺激了?還是去看一下心理醫生吧!」「馬克,你是在戲弄我們吧?下次你如果跟女孩結婚,我們一定出席你的婚禮!」婚禮開始前,馬克和安安不斷接到這種電話。為了圖個喜慶,兩人索性關機,不再接聽任何電話。

該酒樓負責人稱,這對新人原本訂了5桌婚宴,但大部分賓客都沒有赴宴,最後只保留了兩桌宴席。

姑姑見證同性之愛

昨日中午12時30分許,婚禮音樂響起,安安挽著馬克的手緩緩走進宴會廳。兩旁的幾個來賓把玫瑰花瓣、綵帶紛紛撒向兩位新人。

在一對男女證婚人的見證下,馬克和安安當眾說出了兩人的愛情誓言:「我們是『同志』(男性同性戀別稱),我們也許不為社會所接納,可我們深深相愛,我們願意娶對方……我們將日夜相伴,我們將不離不棄……」

馬克和安安緊緊相擁,說到情深之處,兩人感動得淚流滿面,當著眾人的面熱烈相吻。兩人掏出了一對銀色戒指,給對方的食指戴上。

婚禮來賓一共只有5個人,其中3個是馬克的女性朋友,1人是安安的男性朋友(做伴郎)。「我也是圈內的『同志』,他們能夠走到一起,特別不容易,我非常理解他們,特意到場祝福!」這位伴郎告訴南都記者,絕大部分男同性戀者都躲躲閃閃,生怕大家知道后歧視他們,現在安安和馬克能夠公開舉行婚禮,他特別佩服他們的膽量和勇氣。

婚禮現場特別請來了安安的親姑姑余女士。余女士送給兩位新人一對彩虹腕帶———彩虹是同性之愛的標誌。在這場小小的婚禮中,余女士數次流淚,連稱對不起自己的哥哥。

「侄兒不敢告訴父母,我也不敢告訴哥嫂,但我能夠感受到他們的幸福,也只能祝福他們白頭偕老!」余女士說,安安從小就由她帶大,兩人除開親情關係以外,還是很好的朋友,什麼事情他都會告訴她。

安安剛開始說他是同性戀時,余女士很不理解,為此還狠狠罵過他。但安安和馬克為了能夠在一起,跪在她房間門口3天3夜,懇求得到姑姑的祝福。余女士心一軟,就答應出席他們的婚禮。

男同酒吧一見鍾情

馬克介紹,他是河北人,今年25歲,前年畢業於河北師範大學。安安今年23歲,今年剛剛畢業於濱海學院。去年3月份,他到青島工作,在同志酒吧認識了安安,兩人一見鍾情,墜入情海不能自拔。

馬克說,上高中時他談過兩次戀愛,對象是班上的女生,都沒有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上了大學以後,他發現自己對於很帥的男生很感興趣,相反對女生沒感覺,他為此很苦惱。

「經常失眠,總覺得自己不正常,感覺很自卑和丟人,又不敢跟任何人交流!」馬克回憶,直到大二上學期,他無意中觀看了一部描述同性戀的電影《藍宇》,有一種強烈的慾望想獲取這方面的信息。通過上網搜索相關資料,他知道自己就是那種人,突然就覺得很開心。

「以前總覺得病態,對男人有那種想法覺得很恐懼,不敢想。」馬克從壓抑中走出來,發現原來有一大批這樣的男同性戀者,他突然找到了生活的動力和方向。通過男同性戀酒吧和同性戀網站,他找到了不少伴侶,直到遇到安安。

安安稱,他也有過跟馬克類似的經歷,生活比較放縱。去年3月份,他到青島的一家男同性戀酒吧喝酒,遇到了馬克,雙方一見鍾情。安安從學校宿舍搬了出來,跟馬克住到了一起,這一呆就是一年多。

希望通過婚姻約束彼此

「愛是不分對錯,只要你心裡頭喜歡著一個人,愛著一個人,無論對方是男是女……」昨日的婚禮現場,馬克動情地為安安獻上了這首情歌。馬克說,兩人志同道合,都特別喜歡音樂。為了紀念他們的愛情,安安專門為他譜了一首曲子,他為曲子填詞,這是他們發自內心和靈魂的吶喊,也是為所有同性戀者的愛情進行歌唱。

安安稱,他今年6月份大學畢業,跟著馬克來深圳打拚,發現這座城市非常現代化,大家的觀念很開放,誘惑也很多,他們希望通過公開舉行婚禮,能夠對彼此有一種約束。

馬克解釋,部分男同性戀者的生活比較放縱,這樣很容易感染艾滋病。他以前在青島當過男「同志」慈善志願者,接觸過大量案例,對此感到十分痛心。他們希望通過婚姻,能夠給對方安定和可靠的感覺。「讓整個社會重視我們的權益,希望能拿到真正的結婚證。」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