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一封寫給Amy Winehouse的信

文/路嘉怡

親愛的Amy,

想寫封信給你很久了,一直不知道該怎麼下筆,怎麼寫都好像有點矯情。

你知道我是愛你的。從第一次聽到你不羈地唱著“rehab”,從歌詞當中訴說著大家都要你去戒酒而你說no no no 開始,我就為你理直氣壯的任性而深深著迷。

你就是個瘋妞啊!而且毫不掩飾地、大剌剌的瘋了短短27年又無比精彩的一生。

說得也對,誰會用“winehouse”來當自己的名字呢?除了那種真的想整天把自己浸在酒瓶裡的人,除了你。

你是我們內心小小惡魔的放大,你用每分每秒的生命寫下了唱活了每一首歌,如此真實。你用你的成功告訴了我們,不是每個人都要當循規蹈矩的乖乖牌才能在這世界上生存,因為現實本來就是如此瘋狂。只是這過程的千辛萬苦,你也替我們經歷了太多太多。

每次看到媒體上你的報導,復古高聳的半屏山加上法拉頭、又粗又黑往上霸氣勾去的眼線、看似廉價的蕾絲洋裝、誇張的高跟鞋、迷濛又不屑的眼神,在你身上看到的,跟電視上那些造型老師教我們的是完全不ㄧ樣的事兒,但卻美極了。我相信你想說的比你唱出來得更多,透過各式各樣的表達方式,我們收到了,那種想跟世界抗議、想做真實自己的強悍魄力。

是啊,我是羨慕你的,羨慕你滿腹的才華、信手拈來就充滿靈魂悸動的嗓音,羨慕你挑戰世界的勇氣,可以不顧外人眼光、毒舌八卦的壞心揶揄,繼續按著自己的節奏、跳著自己的舞步,就算步履蹣跚也成了種獨特風格。我羨慕你從不懼怕展現你的脆弱無助,毫無遮掩地攤在鎂光燈下,即使是一攤爛泥也成了一朵鮮艷奪目的巨大牡丹。我羨慕你的誠實,不需要虛偽造作、裝模作樣,就像隻美麗孔雀ㄧ般、驕傲地展示著即使已經殘破不堪的羽毛。

但我也好心疼你。心疼著單純如你,其實也許很不快樂,這世界太過複雜、太多規則,當我們不照著大多數人的規則生活,好像就是“離經叛道”、“放浪形骸“之類的大逆不道。我心疼你必須躲進酒精、藥物裡的無法自拔,我了解逃避永遠是最簡單的方法,但你這樣一逃就逃了一輩子,令人太過傷心。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