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流浪鼠之歌

文/涵克.霍葉

不甘當一隻無所事事、坐吃等死的倉鼠,小倉鼠路易斯逃離了寵物店,住在人類心理治療師柯妮的家中展開了他的研習之旅……

我再次把注意力放在觀察人類。聽過幾次柯妮和朋友的談話之後,就了解人類比我想像的還不可思議。

最不可思議的無疑是他們的自我矛盾。人類不斷思考質疑,一直被矛盾與衝突折磨―相反的,其他動物能夠感受內在衝動而直接行動,所以能和自己保持和諧一致。

人類這種現象,從我室友早上起床開始就可以略窺一二。

早晨鬧鐘一響,她認為該起床了,但她很想繼續躺在床上;接下來,早餐該吃什麼好,要吃健康的綜合穀物還是美味的巧克醬塗麵包?解決完了早餐的矛盾,又要要考慮該穿什麼好,有時我還醒著的話,她甚至還會問我意見,在我面前晃來晃去,問我杏黃色上衣是配藍色牛仔褲好看,還是配黑色亞麻褲比較好。

我通常建議她別穿褲子,一方面這樣比較自然,再方面還可以省去複雜的決策過程。她當然聽不懂我的話,因此選擇穿什麼衣服的矛盾一直沒完沒了。等到終於滿意自己的穿著打扮,出門去別的地方繼續自己心理的矛盾之前,她偶爾還要解決一下小小的「不想去上班的矛盾」。

我一點也不意外。在動物界裡,只有人類才有心理治療師,這正好是柯妮的職業。據我所知,這類的專家專門幫助人解決一些個人無力解決的嚴重脫軌心理衝突。

我看著我室友,心裡非常納悶,要是連她自己都被這些可笑的問題折磨,她還怎麼去幫別人解決問題。答案可能很簡單:獨眼龍再怎麼說還是比瞎子強。

我室友終於下定決心結束單身生活,想找一個男人在一起。說她只下了一半的決心也許比較正確,她內心另外一半似乎還想繼續保持單身。我聽她和一些朋友討論很久,她們分析比較所有情況的優缺點。有趣的是,她的單身女友認為一定要找個男人,「因為兩個人在一起,所有的事就是會比較美好」。那些已經不是單身的女友卻反過來勸她,應該好好考慮是否真的要放棄「舒服的單身生活及寶貴的自由」。這些話當然更加強柯妮的內在矛盾,我光聽她們的討論就頭痛到不行了。我室友最後將所有新獲得的訊息做了一個總結,「我不能什麼都要―人生不是萬金油。」

我一直在想這句話,我不怎麼懂它的意思。萬金油和人類配對的難易究竟有甚麼關係?總而言之,我對她的打算決定也抱持複雜矛盾的感覺。一方面大力贊成她享受單身生活的樂趣,另一方面又也擔心她會冷落我。如果她腦子裡只有她的男人,她很有可能會忘了餵我吃飯。

根據我的觀察,圍繞在她身邊的有三位男性候選人:萊納、彼得以及史溫。史溫對心理學沒概念,所以很快就被判出局。我個人偏愛萊納,他對動物非常友善。「千萬別碰彼得,他不適合妳。」我有先見之明的警告她,「不喜歡倉鼠的男人不可靠。」彼得一開始就顯得很討厭我,我的室友初次把我介紹給他之後,他就沒再瞧過我一眼。也許出於忌妒,他可能假設只要我活著的一天,我的室友就不可能把心完全交給他。

柯妮忽略我的警告,還是選了彼得。

儘管我對他沒有多大好感,但還是清醒保持我的研究精神。一個研究員不是每次都能找自己有興趣探索的領域。彼得常常帶花來,我的室友總是表現出驚喜的樣子,把花插進花瓶,過幾天再丟進垃圾桶。人類有些行為舉動還真奇怪。

我特別感興趣的當然是他們的交配行為。彼得來過好幾次,但在這檔事上似乎不想採取主動。

「你算是什麼男人!」他第五次來訪時,我不屑地對他說:「如果是倉鼠,早就已經生了一大窩子小倉鼠了。」

我無法想像他真能聽懂我說的話,不過這天晚上,他確實表現出他征服的意圖。他從頭到尾黏著柯妮,不斷抱她,她似乎也不排斥。今天好事要成了嗎?我趕緊在腮幫子裡塞一小塊大頭菜、一些穀子,到椅子下找好藏身位置,一方面掩護自己,一方面又可以對沙發上的情勢一覽無遺。柯妮和彼得正躺在上面進行人類很奇怪的風俗:「擁抱親吻」。

Tags : 女人心事